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67

分卷阅读167

    她。

“你怪我?”他问。

她不语,别过头不想回答,疼得涨痛的眼眶却暴露了她的情绪。

“还是,觉得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所以怨我?”

她依旧不答。

一只手猛地钳制住她的下颌,蛮横地让她不得不抬头。

看到她眼中闪烁着盈盈水光,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泪来,却在对上他目光的刹那紧紧皱眉,强行将那些眼泪逼了回去。

他怔了怔,随即面色一沉,稍稍俯身过去,冰冷的唇贴近她的耳畔,呼出的热气扑打在她的脖颈间,让她不由自主轻微战栗了一下。

与莫蓝鸢相识已久,但好像还是第一次靠得这样近,近到他一侧首就能与她额头对额头,鼻尖碰鼻尖。

徐九微正想与他拉开距离,就听他狠声道:“别忘了,你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她脸色一白。

他在警告她,她现在是淮阴侯府的郡主,而不是以前那个无人去管的魏府表小姐。

四周闹哄哄的,众人的谈话声和脚步声不断传来,他们之间弥漫着的却是让人窒息的安静。

动了动唇瓣,她努力想要说些什么来打破这种僵冷的气氛,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只得狠心推开他,用袖子狼狈地擦了擦眼睛后仓惶逃走。

“……”

莫蓝鸢静静看着她离去,没有追上去。

他转头望着大雄宝殿内的佛像,眼底的光芒却渐渐湮灭下来,如夜幕来临时天际最后一抹余晖终于散去,亦如满天星辉就此陨落,唯有黑暗相伴相随。

“主上。”韩冰悄无声息出现在身后,犹豫着问道:“要不要……属下去带郡主回来?”

莫蓝鸢没有回头,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不必,她自然会回来的。”她也必须回来!

***********

大殿内,一尊高大的如来佛祖佛像矗立着,法相庄严,慈眉善眼地俯视众生。底下祭台上摆着好几碟鲜花瓜果和香烛等,烛火荧荧,随风摇曳。左右两边则是一排排长椅,桌上摆着成册的佛经,看起来像是僧人们议论佛理的地方。

在门口用来跪拜的蒲团上坐下,徐九微仰望着佛像,不到片刻,背后就感觉到一阵凉意,有种无形的压迫感袭来,她赶紧低下头,双手合拢拜了拜。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她小声念了两句,火烧眉毛一般从蒲团上跃起,赶紧出了殿门。

这里叫作“清心殿”,就是一处单独的院子,除了刚刚徐九微进去的地方,左右两边的房间门都紧闭着。周围静悄悄的,看不到半个人影。

刚刚徐九微既恼怒莫蓝鸢嘲笑般的话语,又伤心魏谨言将她当做从未认识过的人,心里都快成一团乱麻,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一时冲动,慌不择路就跑了出来。等到她停下来,就发现自己到了这个僻静的地方。

该不会找不到回去的方向吧。

嘴角抽了抽,徐九微有些悔恨胡乱跑出来的行为。看起来就像是被莫蓝鸢那个毒舌戳中心事后,落荒而逃一样。

“真是难看。”她揉揉眉心。

真是的,她跟莫蓝鸢计较什么,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他说话难听。

这厮每句话都带刺,她早就应该习惯了才是。

微微叹气,徐九微转悠着走到外面。

门口是一条长长的台阶通往下方,徐九微目测了下,粗略估计有百步那么远,两边遍布着一颗颗高大的云杉树,即使是在这隆冬腊月,丛丛树叶依旧苍翠欲滴,遮云避月般挡住头顶的天空,让底下的路看起来略显阴暗。

深山老林里,无人的佛殿怎么看都觉得让人心生惶然,可要就这么一个人走下去,她又觉得害怕。

抱紧双臂站在台阶口,徐九微好半晌都不敢迈开脚步。

嘎吱——

不知哪里传来的枯枝断裂的声音,像是被人生生踩断,在这寂静的山间显得格外响亮。

徐九微吓了一跳,警觉地看向声源处。

听起来是从树林里传来的,四周光线有些暗,她一眼看去除了树木丛生,野草蔓蔓就看不到其他。

就在她弯着腰小心探究底下的情况时,她不知道,背后突然多了一个人。

那人伸出手,眼看就要将她推下去——

编辑有话要说:  把今天憋出来的一段儿更出来好了^_^

姨妈痛得很利害,我属于体寒的人,所以每次痛得有点过分,今天根本没存半个字的存稿,这周依旧裸奔,每天照样大概会更新时间晚点。

睡觉睡觉,明天上班~

第73章

“咳咳!”

一声轻咳蓦地响起。

徐九微回过头,看到有道人影自眼前匆匆闪过。

那人看上去有些奇怪。个子不高,大概与徐九微差不多,却穿着一身异常宽大的灰色男装,头上还戴了一顶帷帽,垂下的黑纱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徐九微就看到那双迅速缩回袖中的手,十指纤纤,指尖圆润秀气。

……明显是个女子。

“姑娘等等。”

好不容易看到个活人,徐九微想向她问问路,哪怕随意说两句话也好,一个人在这里感觉实在不太好。

奇怪的是,她一开口那人浑身一僵,然后像是碰到瘟疫,脚下生风越走越快,转眼就消失在转角处。

徐九微:“……”她有那么可怕么。

她都不知道,自己何时成了人见人怕的牛鬼蛇神了。

讪讪收回视线,看看背后空无一人的院子,再看看底下阴森森的长长阶梯,徐九微权衡再三,还是觉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为好。

空气中泛着一股潮湿的气息,耳边听到不知哪里传来的瀑布飞溅声,四周浓雾弥漫,烟岚云岫的景致看久了倒也觉得没那么害怕了,徐九微捂着七上八下的心赶紧顺着走下去,完全忘了方才听到的咳嗽声。

好在她刚刚走下最后一步台阶,就看到有好几名晨练的小和尚往这边来,不由得松了口气。

“郡主。”

连续问了几个人,徐九微终于回到南苑,刚关上房门就碰上了过来准备服侍她起床的怀袖和绿衣,马上又把门打开放她们进来。

“郡主你方才出去过么?”看她鞋底沾满了新鲜的泥土,绿衣问道。

这小丫头倒是敏锐得很。徐九微意外地睨她一眼,点点头:“起来得早,就出去……随意转了转。”想到魏谨言的事她就觉得一阵难受,她几番想说实话都被他毫不留情打断,还用那种完全跟陌生人一样的态度对待她。

这个该死的黑莲花!

她咬牙切齿,忿忿不平的同时,想到他那满头白发,还有他提起她时黯然伤神的语气,立马又xiele气。

移步到桌前坐下,徐九微琢磨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