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75

分卷阅读175

    只手死死掐住了,连一个音节都无法发出,疼得几欲窒息。

她以为,只要与他说明清楚,她和他就能如同过去一样。

她以为,只要让他相信她的身份,他们就什么隔阂都没有了。

她以为,她没有变,他同样也没有变化。

可是,她忘了……

对她而言不过短短半月不足的时日,在他眼里却是长长久久的三年,这些时间就如同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深深横亘在他们之间。

这三年来,他是如何度过的,发生了什么事,认识了什么人,平安喜乐,悲伤忧愁,她……统统不知道。

这样自私的她,有什么资格跑来找他?又有什么立场跟他在一起?

“我……”

良久,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去,她慢慢垂下眼帘,艰难地开口:“……是我错了,我回去就收拾东西,以后一定不会……”

每说一个字,心头就如同凌迟般疼痛着,她慢慢掰开他的手指,瑟缩着身子往后退开。

“你想去哪里!”

他猛地将她扯了过去,恶狠狠地说:“你又想去哪里?”

眼前越来越模糊,她泪眼朦胧地望着他,有些舍不得移开视线,但想到他刚才的话,心中又是一阵钝痛,深吸口气,继续道:“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你敢!”

话音未落,就被魏谨言大力按在怀中,他的下颌抵在她的肩上,声音比十二月的霜雪还要冷,语气阴森:“你要是敢跑,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让你哪里也去不了。”

而徐九微,愣愣地靠在他怀中,听着他恐吓般的话语,迟疑着问道:“你……你不是不想看到我么?”

“你真是——”

他埋首在她的颈间,既好气又好笑。

“你都在想什么。”稍稍放开她,他用力敲了敲她的额头。

“痛……”她眼泪汪汪抱着脑袋,委屈地看着他。

看到她这幅模样,他僵硬的脸色慢慢缓和下来,抓住她双臂的手也渐渐放开,低眸瞧着她,所有复杂的情绪最后都化作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见状,她心里悄然冒出一丝希翼,犹豫着道:“你不是赶我走?”

魏谨言瞥她一眼,不语。

他的沉默让她再次慌了起来,结结巴巴地道:“我……我说错了么?”

“真是迟早会被你给气死。”

闭了闭眼,他扯下束在眼睛上的白纱,有些无力地往后靠去,只拿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满是无奈地凝视着她,见她始终一脸忐忑望着他,手指紧张得把衣袖都揪得皱在了一起,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这种模样取悦了他,他好心情地冲她勾勾手指:“过来。”

莫名觉得危险,她不敢动。

“阿九。”他眸光一凛,放冷了声音。

徐九微立即乖乖过去,正纠结着在他身边寻个位置坐下,腰上就多了一只手,他轻轻松松将她揽入怀中。

烛光轻轻摇曳着,她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微弱的光映落在他的眼瞳中,她清晰地看到里面盛满了自己的倒影,心中一动,双手抱住他的脖子,温顺地枕着他的肩膀靠在他怀中。

见此情形,魏谨言怔了怔,随即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两人就这样靠在一起,彼此不言不语。

须臾,徐九微的视线落在他银白如雪的发丝上,手指勾起一缕,在指间缠绕了几圈。

她其实很想问为什么会变这样,但想到他方才那种悲恸得无法言语的神情,便不忍再提。

也罢,暂且就这样吧。

一时间,殿中静悄悄的,只有他和她的呼吸声清晰可闻,隐隐还能听到外面雪花坠落的轻响。

最后,还是魏谨言率先打破沉默:“阿九。”

他轻轻唤道。

“嗯?”她应道。

他不知是何意味的沉默了片刻,接着喊她的名字:“阿九……”

“嗯。”她乖顺地答,同时往后退了退,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他却不说话,只是低笑着垂下眼睫,无法告诉她,那种盈满心底的满足感终于回来了。

徐九微被他那两声叫得迷迷糊糊的,抬眼直视着他,朦胧的光晕中,他微微低着头,侧颜勾勒出绝美的弧线,不经意间看过来时,仿佛有华光流溢在眉宇间。他的衣服和长发几乎融为一色,乍眼看去比霜更白,比雪更粲然。

此情此景,令人怦然心动。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她羞赧的抿抿唇,想把这遐思赶紧撇开。

注意到她脸上晕开的一抹绯色,如同喝醉了酒,带着微醺的浅浅诱惑。

手指勾起她的下巴,他禁不住笑了,故作正经地问:“怎么了,突然间脸变得这么红?”

被抓了个正着的徐九微别开脸,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什么……”

他勾唇,眼底逐渐变得幽深,静静注视了她半晌,看到她已经忍不住快要躲开时,蓦地倾身下去,薄凉的唇印上她的……

她始料未及,惊诧地瞪大双眼。

“傻瓜,闭上眼。”抵在她唇间的人低声说着。

长长的银发顺着他俯身的动作落下,她望着上方那张清隽俊逸的容颜,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缓缓闭上眼睛,任由他的吻落了下来……

编辑有话要说:  唔,撒糖~最近在思考怎么到结局,所以老卡文,每天写得很慢

第77章

闭上眼睛的刹那,徐九微最后看到的是高高在上,矗立于莲花宝座上的白玉观音,她心里一阵不自在。

佛门清净地,总觉得不要乱来才是。

忍不住别过脸,她挣扎着避开了魏谨言即将落下的唇,手上用力推了推他:“等一等!”

动作微滞,魏谨言挑眉看着她。

长长的睫毛轻颤着垂下,遮去眼中的羞怯,徐九微不好意思地道:“这里是佛堂,大家不要……”

下一瞬,魏谨言已经欺身过来,未说完的话就这样湮没在彼此的唇齿间。

“佛祖不会怪罪的。”

他闷笑着一手扣住她的腰身,将她牢牢禁锢在自己怀中,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勺,绵长而缠绵地吻着她。

“魏谨言……”

察觉到他虽然霸道动作却很温柔,始终小心顾及着她的感受,徐九微心中的抗拒也就逐渐放下。

只不过……

在这种地方,总有一种背德的感觉。

就像是在跟人暗中幽会一样,让人更觉羞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辗转着吻着她的唇,鼻尖,眉心,最后在白皙的耳垂上咬了一下,轻轻笑道:“你以前这里有一颗红痣。”

她被他吻得都快要窒息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好半晌终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