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79

分卷阅读179

    边多年,虽然觉得自家主子这种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的地方很强悍,但联想到这次涉及到了魏谨言最忌讳的一件事,红樱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他还能保持沉着,完全看不出焦急的样子。

魏谨言的房间被人一把火烧了。准确来说,是烧了旁边的院子,火势蔓延得太快,结果就是连带着他那边一并被火海吞没。

花木早已枯萎,残留在枝头的唯有雪留下的痕迹,白色的鞋履在雪地里踏过,留下一连串脚印,魏谨言闲庭信步般走进别苑,看到陈管家正在带人救火。幸亏起火的时候房间里都没有人,否则还不知道要造成怎样的大祸。

“王爷。”

眼尖地瞥见魏谨言回来了,陈管家躬了躬身,看到后面站着的红樱时朝她点头致意。

红樱全部注意力都在魏谨言身上,所以并未注意到陈管家的动作。

不止是她,陈管家和在场的护卫下人都战战兢兢僵在了原地,垂首等候魏谨言的发落。

整个王府谁人不知,魏谨言最珍惜的就是原本徐九微居住的院子,平日里从不让外人踏入一步,如今不止被烧了个精光,连带着他的寝居也着了火,绝对会引来雷霆震怒。

打量着已经毁得面目全非的院子,里面的东西恐怕也都不能用了,魏谨言往前走了两步,轻轻叹息一声。

“起火的原因是什么?”他问。

他的语气绝对算得上是淡然无波了,但越是这样风平浪静,众人就越害怕。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最后,还是陈管家硬着头皮上前:“回王爷,是……苏小姐……”

话音刚落,陈管家就觑见魏谨言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他心中更加惶恐。

“她人呢?”

陈管家还没开口,就被刚踏入庭院的湛清打断:“主子,她在这里。”

魏谨言侧身看过去,湛清一把将苏九凰推了出来,她浑身僵硬,面露惊惧,无声张嘴说着什么。

看样子是被点了哑xue。

魏谨言朝湛清看了一眼。

湛清马上会意,在苏九凰的身上xue道点了两下。

“王,王爷……”

望着眼前风清月白般的白衣男子,苏九凰双手紧紧攥着衣袖,再抬头时眼中已经泛着水光,抽泣着低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本就生得柔弱,这样小脸苍白,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显楚楚可怜,看得让人心都要揪起来。

可惜,那些下人根本不敢抬头,陈管家对她由最开始的怜悯早已变成厌烦,湛清和红樱不必说,从来就对她没什么好感,所以没有一人去关注她。

“哦?你是说你不是有意放火烧阿九的房间?”魏谨言挑眉看着她。

这三年来,魏谨言基本不会刻意去提起徐九微的名字,王府中人更是将那几个字当作禁忌,谁也不敢说出口,此刻听得他自然而然说出来,纷纷忍不住抬头看向他。

泪眼朦胧地望着这个看似温和,实则冷漠绝情的男人,苏九凰疑惑的同时,心中不可抑制地升腾起一丝希冀。

魏谨言这般态度,是否说明他已经将徐九微的事情放下了?

而且,他看起来并不像想象中那般盛怒难当。

螓首微垂,苏九凰小心翼翼看着他,试探地道:“我原本是想来找王爷,谁知道不小心打翻了灯笼,所以……”

她这话说得实在是错漏百出,这里谁不知道院子门口常年都有守卫把守,她如何进得去,况且就算灯笼烧起来,短时间内火势怎么可能变得那样大,以至于以燎原之势把整间屋子都烧光了。

魏谨言静静听着,看不出喜怒,待到苏九凰说完后,他转头看向湛清:“看守这里的两个人任你处置了,王府不养没用的闲人。”

他说得云淡风轻,却教在场的人忍不住浑身一颤。

“是!”湛清领命。

红樱没长骨头似的倚着后面一株腊梅树,手中把玩着刚刚折下的花枝,目光一直不曾离开魏谨言。

她怎么看都觉得魏谨言今天很不对劲。

万般珍惜的地方被毁,他怎么能这样无动于衷?

一瞬间,红樱甚至觉得这个魏谨言是别人假扮的。

感到奇怪的人不止是红樱,湛清亦是难得表情松动了几分,诧异地看了魏谨言好几眼。

更让他们惊奇的还在后面,魏谨言淡淡地道:“将这里好好收拾一下,两日内,我要看到恢复原状。”

众人暗自庆幸逃过一劫的同时,又忍不住疑惑,魏谨言居然没有要责罚他们的意思,这可别是天上要下红雨了。还是说,那位姑娘已经无关紧要了,所以自家主子才这幅事不关己的态度……

“……老奴知道了。”呆滞片刻,陈管家唯唯诺诺应道。

苏九凰心中却越来越欣喜,若不是大家都还在,她已经快要忍不住笑起来了。

未去看其他人反应如何,魏谨言转身面对着苏九凰,他的表情很淡,甚至有几分无悲无喜的感觉,然而,就是这样的平静让苏九凰的心直直坠到了深渊。

“苏小姐,既然你是无意的,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魏谨言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皆是一惊。

陈管家愕然望着魏谨言,一张沧桑的脸上满是震动,几次张嘴想说什么,最终都欲言又止。

湛清眼神奇怪地看了看前方一身白衣的人,同样没有说什么。

“你……”

苏九凰不可置信地动了动唇,心中一阵绞痛。

最残忍的,不是愤怒以对,不是疾言厉色,而是这种如水的淡漠。

她这时候宁愿他对她严辞责难,这样至少证明……

他将她放在了眼里!

这件事就在魏谨言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里结束,他拂了拂袖转身离去,留下一院子的人呆若木鸡。

懒得去管失魂落魄的苏九凰,红樱看魏谨言一走,折身几步追上湛清,问道:“湛清,你说主子这是什么意思?”边说边用脚踢了踢地上的雪,看着那些柳絮般的雪花在空中高高扬起,嘻嘻哈哈地笑出了声。

被她溅了满身的雪花,湛清冷冷扫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道:“不知道。”

红樱“啧”了声:“我本来以为今天都逃不过责罚了,谁知道他看起来居然不生气。”生气应当多少还是有的,不过完全没有到勃然大怒的地步,所以更让人疑惑。

湛清皱了皱眉。

三日之前,魏谨言前去天龙寺前还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这次回来明显能感觉到他变了,眉宇间郁结的悲苦悉数褪去,再也没有那种毫无生气的死寂……

陈管家带着下人们尽快收拾残局,湛清和红樱早就走了,没有人去管还呆立在原地的苏九凰。

她的身上落满了雪花,衬得那张脸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