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90

分卷阅读190

    眼。

柳意这一去,恐怕……不管凌安王到最后与皇上有没有关系,都绝不会是好的结果!

让他们更加心惊的是,天启帝闻得此言竟十分认同地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此事便交由柳相负责,三日内,我要得到结果!”

“皇上!”

“皇上……”

无视他人的阻拦声,柳意恰到好处弯起一抹笑容,躬身道:“臣领旨。”

夏太傅不甘心就此让这件事落到柳意手上,还欲说什么,就听天启帝道:“朕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一句话,阻止了所有人开口。

见座上的天启帝已经疲倦地阖上眼,众人无奈,一个个心思各异走出御书房。

偌大的殿中空了下来,黄公公弯着腰,小心擦擦额头沁出的细密汗珠,大气都不敢出。只因,天启帝在几个人走后立即就沉下了脸色。

没有人比天启帝更加惶然,爆出魏谨言身世这件事其实是他授意的,他要在魏谨言的名声壮大到空前的境地前将他斩草除根,然而……这个念头他前些日子才起,消息昨夜里就传遍了帝都。

知道当年真相的人并不多,除了朝中几个年纪较长的元老级人物,不可能有任何人知悉才对!

“黄公公。”

天启帝静静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地开口道。

浑身僵硬都都快失去知觉的黄公公马上应道:“皇上,奴才在。”

“将庞统找来,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掌管整个王城的禁卫营统领庞统?

黄公公惊惶不定地眯了眯眼,嘴上倒是没忘记回答:“奴才领命。”

从御书房出去的时候,看着天空,黄公公脚步微滞,这个时辰分明该是天色大亮,却因为漫天乌云涌动,外面比那暮色四合时还要昏暗。

看样子快要变天了。黄公公暗想。

**********

威严耸立的凌安王府门前,两扇朱红色大门紧闭,数十名身穿盔甲的禁卫军将门口重重包围,一个个面色严肃,禁止任何人出入王府半步。台阶下,聚集了不少前来看热闹的百姓,但看看守卫森严,没有人敢轻易上前。

徐九微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混迹在人群中央,看到一名首领模样的黑面男子走上前,冲底下的群众高声喊道:“诸位,近日有人恶意中伤王爷,我等特奉皇上的命令前来保护王爷安全,大家还请不要继续聚在这里,否则刀剑无眼,伤到哪里可就不太好了。”

保护……

这么明显的软禁外加监视,恐怕傻子都看得出来。

但,眼下没人敢明目张胆说什么。

守卫已经开始赶人,围观的人三三两两离去,王府门前很快就空了下来。

徐九微在守卫清场时已经自觉后退,站到一处不易被人发觉的巷子口,不断思忖着该怎么进去见到魏谨言。

硬闯必然是不行,看前面这模样,想趁着他们不注意从后门溜出去估计也不太行得通,既然要软禁魏谨言,这些禁卫军不可能疏忽大意专程留下生路。

该怎么做,她一时没了主意。

“姑娘可是侯府的人?”

身后忽然有道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

刚才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过来了,徐九微一惊,蓦地转身。

看到来人时,她诧异地挑高了眉头:“你?”

她实在无法不惊讶,叫她的人赫然是三年不见的湛清。

相比较于她,湛清看到她后……直接呆若木鸡。

“你——”

湛清惊异地盯着眼前与那位魏府表小姐相似的白衣女子,仔细看两个人还是多少有些细微的差别,但那双眼睛却一模一样!

电光火石间,湛清想到这几日魏谨言的变化,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原来如此。

清晨的时候,他就奉了魏谨言的命令在这里等一位姑娘,但那人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魏谨言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多说,只说是淮阴侯府的人。而且告诉他,若他见到了必然一眼就能认出。

来不及细细思量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与表小姐又是什么关系,湛清仔细环顾一眼周遭,确定没有多余的人后方才对徐九微开口道:“王爷命我前来接你。”

徐九微没吭声。

看到湛清她自然明白了是魏谨言的意思,现下她比较关心魏谨言的安危,所以没心思与湛清多说,再者说也不是方便叙旧的时候,所以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带着她东绕西绕,穿过巷子和一条弄堂,湛清最后将徐九微带进了隔了凌安王府好一段距离的一户人家,连门都没敲一下,就将她推了进去,尔后飞快关上大门,全程就在眨眼之间,

徐九微连半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搞什么鬼!”

不满地嘟囔一声,回身的刹那,徐九微方才看清,这里是座单独的别苑。

四周筑起了足有几人高的围墙,上面攀爬着葱葱郁郁的荆棘花丛,无形中就多设了一道安全的屏障。从门口通往大厅的路是用鹅卵石铺就的,两边栽种着雪颜花,挨挨挤挤开满了整个庭院,与地上的雪几乎融为一色。

顺着路进了大厅,徐九微一眼就看到了靠在窗下躺椅上的魏谨言,银发披散在肩头,手里拿着本翻开的书,那样子要多悠闲有多悠闲。

“……”

被禁卫军软禁起来的人出现在这里,还是这幅优哉游哉的模样……徐九微额头满是黑线。

“阿九。”侧眸看到她进来,魏谨言冲她扬了扬手。

她乖乖挪步过去,快要走到他身前时,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太没骨气了,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琢磨着是不是该给这朵黑莲花一点儿颜色看看,就感觉到眼前的一切都晃了晃。

腰上一紧,她人已经落入他怀中。

手忙脚乱攀上他的肩,徐九微幽幽瞅了瞅他,轻哼道:“我还以为你成了阶下囚了呢,原来你这么逍遥自在。”亏她担心了一路,原来都是自作多情。

抚了抚她的发丝,魏谨言无奈地勾起唇角:“我若不是早有准备,过不了多久就当真会成为阶下囚。”

徐九微一怔:“这么严重?”

魏谨言但笑不语,一手揽住她的腰让她在怀中坐好,一手捏紧了书卷。

徐九微不禁蹙眉。

徐九微问:“你准备怎么办?”既然魏谨言早已预料会发生这件事,想来已经有所打算。

魏谨言依旧没有作答。

徐九微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胸膛:“你别打哑语行不行!”

魏谨言却只是笑。

她有些气恼。都这种时候了,这人还这么淡定自如,真是感觉皇帝不急太监急!

看她就要发作,魏谨言一手扣住她的脖颈,让她倾身压下来,在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