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97

分卷阅读197

    完,柳丞相的面色已经冷了下来,眼神凌厉得仿佛要在他身上活活戳出两个洞来才甘心。

“我倒要看看,今夜谁敢怪罪我!”

须臾,他狂傲地扬起下巴,看莫蓝鸢的眼神轻蔑得仿佛在看一只蝼蚁,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他。

殿外的人皆低垂着头,没有人敢动。

“我看谋害皇上的人是你才对。”柳丞相更加得意:“身为王爷,其身不正,我等才该清君侧,除掉你这等小人!”

莫蓝鸢在看他,又仿佛眼神根本未曾落在他身上,继续道:“今日本王便代替皇上铲除佞臣。”

柳丞相对此不屑一顾。

他转身正对着众多大臣,道:“来人,还不将毒害皇上的莫蓝鸢拿下!”

说罢他嘲弄地闭上眼睛,双手负在背后,等着莫蓝鸢被侍卫拿下,跪倒在他脚下痛哭流涕求饶的画面。

如同他所设想的,刀剑出鞘的声音马上响起,但,同时他的脖子上感觉到一丝沁凉,他不解地睁开眼睛。

这一看,让他整张脸都黑了下去。

两名侍卫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手中雪亮的刀就架在他的脖颈间。

“混账!我让你们拿下莫蓝鸢,谁让你们动本相了!”

没有人回答他。

见此,柳丞相胸口的怒火烧得更旺,他没好气地吼道:“都聋了吗?还不快滚开去捉拿莫蓝鸢!”

回应他的,只有敲打下的雨声。

此刻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柳丞相蓦地转头,阴测测地瞪着莫蓝鸢:“你做了什么?!”

语音还未消散在雨中,在场的所有侍卫都将迅速站到了莫蓝鸢身边,包括一直以来都以为被自己收服的禁卫营统领庞统。

换言之,几乎在场的守卫都站在了莫蓝鸢那边,而且还都是柳丞相自己带来的人。

面对这一切,莫蓝鸢面上瞧不出什么情绪,漠然道:“把这个佞臣给本王拿下!”

“奴才遵旨。”

庞统应声而出,朝身边的禁卫军挥了挥手,后者马上把柳丞相包围起来。

柳丞相气得浑身直抖。

“岂有此理!”他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把视线调转到平日里拥护他的朝臣身上:“你们都瞎了是不是,还不快把莫蓝鸢给我擒拿住!”

刚才跪在地上不敢开口的太史何大人抬起头,颤巍巍地道:“柳相,认……认输吧,莫蓝……咳,王爷他早就已经……”

他未说下去,点到即止。

柳丞相岂会不明白,这就是说在场的人除了他应当都已经被莫蓝鸢收服。

“你、你们——”

柳丞相气极,花白的胡子不断颤抖着,死死瞪着围拢在莫蓝鸢身边的守卫们:“不可能……这些分明都是我的亲卫军……”

莫蓝鸢终于不再一直无视他了,堪堪侧眸瞥他一眼,讥诮地道:“柳丞相,难道不知良禽择木而栖,他们不过是选择合适的主子罢了。”

“你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一开始就假意答应与我合作?!”

此时柳丞相终于反应过来,莫蓝鸢不可能在短短一夜间就让他身边的人全部倒戈,唯一的说明,就是莫蓝鸢早已经动手,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不过是掩人耳目,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他身上……

“好一个釜底抽薪啊。”柳丞相把牙齿都快咬碎,指着他怒骂道:“当初我一手扶持你,想不到你居然恩将仇报,莫蓝鸢,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莫蓝鸢,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一下,我要让你悔恨终生,就算死了也要化作厉鬼报复你!”

“莫蓝鸢,你……你该死!你活该永世不得超生!”

“莫蓝鸢……”

莫蓝鸢冷冷看着他,侧首朝庞统比了个手势。

后者得令,朝还在叫嚣着的柳丞相走去,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干脆利落地将刀尖送进柳丞相的胸膛。

“唔……”

身中刀伤的刹那,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柳丞相突然挣开了几名侍卫的束缚,连连倒退好几步,不敢置信地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刀,尔后,眼神极其缓慢地移到冷眼注视着他的庞统身上,再然后,是隔着好一段距离的莫蓝鸢……

“噗——”

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柳丞相踉跄着倒在地上。

身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丞相,柳意从未想过,他最后的下场会是这样。

在他看来,他今夜逼宫成功后,整个大凌朝都将从此臣服在他的脚下,至于莫蓝鸢这个傀儡,他若心情好就让他当上皇帝,若是他心情不好,随时都可以将他拉下马!

他至死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何时出了错。

临死前,他的眼珠转动着死盯着那个一身红衣的人,艰难地喊道:“莫蓝鸢……你……不……得好死……”

说完就咽了气。

今夜亲眼看着天启帝被烧死在火海里,丞相柳意被庞统杀死,在场的人饶是心理素质再好,都控制不住惊惧得发抖。

尤其是看到柳丞相的凄惨死状。

大雨不断冲刷着他的尸身,他的整张脸惨淡得看不出颜色,双眼凸出,一动不动瞪着莫蓝鸢,仿佛死不瞑目。

有承受能力的倒还好,顶多被这情景给吓得别开眼不敢多看,而承受力较差的几个大臣,已经忍不住卡着和喉咙呕吐起来。

夜色越来越沉,连绵不绝的雨落下,不断敲打着廷苑中的花木和屋顶,奏起一曲哀歌。

莫蓝鸢面色平静看着柳丞相死去,耳边犹自回响着他死前的话。

化作厉鬼也不放过他?

真是可笑!

彼时,有人不经意看向上方,傲然绽放的山茶花开满枝头,远远看去,宛如被血染成的红色。莫蓝鸢遗世独立于高高的台阶上,一身红衣比血还要艳丽,比火还要灿然,他的面上带着从未有过的诡异笑容。

仿如子夜时分勾魂夺魄的艳鬼。

被那短短一刹的绮丽所震慑,那人惶然垂目,将所有的惊惧都压在了心底。

短暂的寂静后,敛了敛眸,莫蓝鸢沉声喝道:“今夜丞相柳意大胆逼宫,害死皇上,我身为皇室中人,定不会轻易饶恕这等佞臣。传令下去,五日后举行国丧,同时,将柳意满门抄斩!”

紧滞的空气仿佛找不到流动的出口,所有人低低压着脑袋。

最后,不知道是谁先带头喊道:“臣定当全力辅佐王爷为新帝!”

见此情形后,其余人终于回过神来,双手和头紧贴地面,高呼道:“臣等全力辅佐王爷!”

……

天启二十四年,十二月,当朝丞相柳意深夜带人进宫逼迫皇上退位,意图谋反,更放火烧了皇上的寝宫承宁宫,让皇上葬身火海。怀光王莫蓝鸢联合众臣极力镇压,当场将逆臣拿下。

同时,因为朝中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