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01

分卷阅读201

    并非皇上亲生子的凌安王魏谨言带兵攻入帝都,兵临城下,莫蓝鸢不得不出城迎战……

国丧还未正式举行,就面临着重重纷乱,热闹繁华的王城之外转瞬间成了战场,一时间,帝都人人自危。

对于莫蓝鸢掌握了部分兵权的事徐九微倒是不惊讶,只是,魏谨言的兵力从何而来?

她思索了好半天,终于想起应当是原本的镇南王苏放鹤助他,还有几年前他就将冀州交给了当时的通判林冲,并且让他要在几年内掌控相邻几座城池。做这些时他并未让她回避,所以她记得得很清楚。

徐九微所住的地方临水而筑,花台楼阁,假山环绕,虽比不上皇宫的富丽堂皇,倒也另有一番清新雅致,尤其是黄昏时站在回廊下,脚下是一池碧波湖水,波光潋滟间水天相映,仿佛整个世界的喧嚣就此远去,所能看到的只有眼前的景致。

沐夫人提步踏入回廊时,就看到徐九微倚栏而立,衣袖在风中飘扬,她眯着眼睛遥望远方,眸中却一动不动,不知神思飘向了哪里。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沐夫人敛去眼中的复杂,缓步走到她身边。

听到声音,徐九微回过头,低低唤了她一声。

“阿锦是担心今日的战事?”尽管她已经努力作出若无其事的表情,但沐夫人怎会不知道她的心思。

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说出来,徐九微怔了怔,随即点点头。

顺势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沐夫人微微一笑:“那……你是担心哪一边更多?”

徐九微跟着坐下,听到她这个问题并不显惊讶,面上却明显闪过一丝犹豫。于情于理,她必然是担心魏谨言更多,可是……想到几日前莫蓝鸢临行前的样子,那个答案就这样堵在了喉头,无法轻易吐出。

“真不知道回帝都是对是错。”见她好半晌都未回答,沐夫人也不介意,而是长长吐出一声叹息。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离开漠北,那样可能就不会有今日这样为难的局面。

“或许,回不回来都会这样吧。”徐九微放软身子趴在栏杆上,喃喃道。

沐夫人一惊,蓦地转过头看向她。

“说得也是。”过了片刻,沐夫人喟叹道。

不论有没有徐九微的出现,莫蓝鸢和魏谨言注定会对立,并且不死不休。

徐九微没作声,想的是别的事情,自从开战前莫蓝鸢来见过她一次后,就将侯府外的守卫统统撤去了,如今没有人会阻止府中人的出入,但是因为近几日发生的大事接踵而来,倒是没人敢随意出去乱晃,生怕惹上麻烦。

“其实……有件事不知该不该告诉你。”沐夫人突然说道。

“什么事?”徐九微问。

“前几日夜里怀光王见过你之后,临走前特意见了老爷和我。”回想起那夜的事情,沐夫人蹙了蹙眉。

这位怀光王行我素惯了,看似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所以对于他近乎漠然的态度沐夫人和沐秦天倒是见怪不怪,但,那一夜的莫蓝鸢却少见的对他们行了大礼。

婢女奉上热茶后就退了出去,管家也早在莫蓝鸢进去时就自行回避,一时间,大厅里就剩下他们三人。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莫蓝鸢,沐夫人和沐秦天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方才由沐秦天开口:“不知王爷有何事相商?”

“侯爷,我来仅是为了说一件事。”未去看旁边放着的热茶,莫蓝鸢沉声道:“不论我是否为王,我与郡主的婚事……定不会作废。”

此言一出,沐秦天难得怔愣了一瞬。

莫蓝鸢这话的意思……

他在十日后就将登基为新帝,选在这种时候特意与他们说明婚事的问题,就是说他必定会迎娶作为未婚妻的锦荣郡主!

“……”沐夫人讶然看向他,继而秀眉微蹙。

若是没有魏谨言的出现,其实沐夫人一直是打算履行这桩婚事,不管莫蓝鸢是荣是败,只要莫蓝鸢能真心待她,冒天下之大不韪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今得知自家女儿与魏谨言有情,沐夫人便不知该如何处理了。

微微凛神,沐夫人换了个比较婉转的说法:“王爷,你有没有想过,阿锦并不适合入宫,她的性子在那种地方……”

她没说完,但她相信莫蓝鸢会懂。

沐秦天颇为意外地瞥一眼自己的夫人,对她会直言不讳说出这种话有些诧异。当然,他也有这个意思就是了。

“夫人是担心以后我会娶其他人?”莫蓝鸢抬头直视沐夫人,褐色的眸底隐隐流露着让人心惊的深沉。

沐夫人喉头一哽,莫名有种被他看穿的危机感。

她担心的是自家女儿与魏谨言的事,担心强行让她和莫蓝鸢在一起会成就一桩孽缘,另一方面她也的确有莫蓝鸢问的那个意思了,若是阿锦入宫,必是会与无数女子争宠,这样的日子她想都不愿想。

最后,沐夫人没有多说什么,模棱两可地应了声“是”。

莫蓝鸢闻言垂下眼帘,良久没有言语,几缕发丝被穿堂而过的风拂动着,似在认真思量着。

沐夫人见状暗暗松了口气。

只要莫蓝鸢在犹豫,这件事或许就还可以有转圜之地。

让她没想到的是,莫蓝鸢很快就抬起头,回眸时面上淡淡的看不出情绪,眼底甚至都没有一丝波澜,宛如常年不化的积雪般寒洌,可那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无比坚定。

“侯爷和夫人大可放心,我发誓……终此一生……再不会迎娶别的女子。除了她。”

最后三个字轻得宛如呓语。

沐秦天古怪地瞅了瞅莫蓝鸢,对他即将继承大统还要坚持履行婚约本就觉得惊奇了,此刻听得他这样说,惊得送到嘴边的茶都洒满了衣襟。

“咳~!”片刻后,沐秦天佯装镇定把茶杯放下,庆幸方才还好没来得及喝进口中,不然这会儿铁定会出丑人前。

未去管沐秦天满脸尴尬,沐夫人心头暗惊。

看来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轻易了结!

……

“……怎么了?”耳边突然听到徐九微的声音,沐夫人方才惊觉刚才不知不觉发起了呆。

她回神看向一脸关切的徐九微,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他说一切事都等过了这个冬天再说。”

徐九微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好。”

沐夫人因为有别的事情要忙很快就出去了,独留徐九微继续倚着栏杆怔忪出神。

“郡主。”

一名小丫鬟突然快步走了进来,双手承上一样东西:“这是有人给您的信。”

徐九微莫名其妙地盯着她手里的信封:“信?”

随手接过,徐九微便扬手让小丫鬟退下,展开一看,雪白的信纸上开头就写了一句让她皱眉的话:魏谨言有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