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11

分卷阅读211

    对莫夫人打的什么算盘毫不知情,莫蓝鸢静静倚靠在沙发上,看着透过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怔忪出神。

在这个世界已经生存了二十多年,可是每次安静下来时,他都会忍不住怀疑这是否是在做梦。

他从未对人说起过一件事,他记得以前连续几世的记忆,该说……这应当叫作前世么。那些事情太过清晰明了,无论多细微都清晰得仿佛历历在目。

他记得自己曾经登基为王,从地狱到云端。

记得曾经坐享天下,依旧满心苍凉。

记得曾经求而不得,哪怕祈求也无法将人留下。

记得……那个狠心绝情的女人。

无力地往后倾倒下身子,莫蓝鸢阖上双眼,不想再放任自己去想那些从来都无法触及的事和人。

************

在凌城,当今能够排的上名头的商业世家,除了几年前跌破众人下巴的莫家,便是三大家族,安氏,贺家,还有一个白家。

今夜是贺家老太爷九十岁岁寿辰,寿宴举行的地方是在贺家大宅。觥筹交错香气翩然的宴会上,放眼望去都是西装革履的男士和身着各式礼服的女士,手持香槟,或低头品着美酒,或三三两两交谈着,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出上流圈子特有的良好修养。

但莫北羽和莫蓝鸢两兄弟的出现,将一切安静都打破了。

在场不少女子都是来自各个家族的千金,看到这样两位容貌出众的男子突然踏入这里,怎能不芳心大乱。

莫北羽还好,他长期在商场打滚,即便面对再难缠的人都能含笑以对,三言两语就让人为之折服,被许多人众星拱月围在中间。

至于莫蓝鸢,从他来了以后就没有开过口,面无表情往那里一站,浑身散发出寒洌如雪的气质,让那些想要贴过来的女子无不为之胆怯,不敢冒然上前。

对这种宴会总是不太喜欢,莫蓝鸢随意看向别处,瞥见莫北羽一身黑色西装悠然站在人群中,嘴角挂着绅士得体的笑容,从容而沉静地应付着来自各方的寒暄。与他相携而立的是莫北羽的夫人凌茉,她着一身烟蓝色贴身礼服站在那里,温言浅笑,落落大方。

两人站在一起,当真应了那句郎才女貌。

若不是莫夫人再三叮嘱,莫蓝鸢在这里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才过去十分钟,他已经觉得度日如年了。

“蓝鸢,你要是无聊可以随意找个千金小姐跳跳舞,聊聊天。”好不容易摆脱众人,莫北羽拥着凌茉走过来,调侃道。

“还是算了。”莫蓝鸢口气不咸不淡,眼波都不曾流转一下,看上去就知道没有太大的兴趣。

“我听说徐……”莫北羽正要说话,脚下就被凌茉给狠狠踩了一脚,低呼一声:“老婆,你踩我做什么?”

小心看了看莫蓝鸢的面色,发觉他并没有露出反感或异样,凌茉悄悄松了口气,同时不忘对莫北羽微微一笑:“没事,我看到一、只、虫、子在你的皮鞋上!”

自家婆婆可是交代了,在她来之前一定要把莫蓝鸢留下,尽可能凑合他和徐家大小姐,要是被莫蓝鸢知道了,他提前跑了那可就全完了。

莫北羽:“……”他傻了都不会信这个借口好吗。

不知道自家老婆在搞什么鬼,莫北羽也懒得去探究,恰好有位生意上的老对手在叫他,便带着凌茉过去了,走之前不忘对莫蓝鸢嘱咐道:“蓝鸢,你可别落跑,妈可说了,今晚你得等到她过来。”

莫蓝鸢扬了扬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不少人早就在等着莫蓝鸢落单,端着高脚杯想要上去搭话,却因为那俊美得近乎妖异的男子流露出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而无法靠近一步。

这里仿佛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而莫蓝鸢独成一隅。

如此格格不入。

***********

“我说,这样真的不要紧么?”

徐九微扯了扯身上的裙摆,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双手抱着肩站在角落里不肯走出去。

安欣双眼放光看着她身上的礼服,连连点头:“没问题没问题!很好看了!”

今夜徐九微穿着一身雪白的露肩曳地礼服,收腰的设计将她曼妙的身材完完全全衬托出来,下摆是鱼尾形状,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晃动着,摇曳生姿。长发松松在脑后挽起,略施薄妆,乍眼看去,整个人清雅得如同夜里绽放的白色栀子花,说不出的动人。

“我是说跟着你来宴会的事……”徐九微讪笑一声。

安欣作为安家的独生女,自然是接到邀请函过来宴会的,她却是被安欣硬拽着过来的。也不知道她突然想做什么,非要她陪着一起来。

“安啦,没什么。走吧,大家进去。”安欣穿着一件到膝盖的黄色小礼服,脚下踩着透明高跟鞋,拉着她就进入宴会间。

说是贺家老太爷办寿宴,但其实家中有子女的都一并出席了,这种场合可不就是绝好的挑选女婿或者儿媳妇的场合。徐九微被安欣拖着走进去,看到四周那些一个个做派优雅高贵的人,就觉得有点儿不妙。

这种地方她完全不适应。

“喂,那个是不是就是莫家二少的未婚妻?”一名女子捅捅身边人的胳膊,朝徐九微的方向努努嘴。

“什么未婚妻,都已经过气了,人家二少可是明说要解除婚约。”

“就是,我看长得也不怎么样啊,徐家更是上不得台面的小家族,哪里配得上莫二少!”

“诶?她该不会是知道二少在这里,故意跑进来的吧,我可没听说贺家邀请了徐家的人……”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时朝徐九微飞来一记轻视的眼刀。

眼皮跳了跳,徐九微直接当没听到,只是在心里咋舌:

果然不该来呐。

原来她那位准“前未婚夫”这会儿也在。

安欣要先去给贺家老太爷打招呼,所以便让徐九微在原地等等她,她很快回来。

对面的几个人还在对她指指点点,就算徐九微再想忽略,也不想被人一直这么评头论足,她看了看四周,一手提着裙摆往阳台的方向去。

那边是没人的角落,视野也比较宽广,正好可以注意安欣有没有回来。

背靠着栏杆,徐九微静默着看着场中热闹的情景,不少男男女女在伴随着轻柔的音乐翩翩起舞,更多的人三五成群喁喁而语,嘴角挂着矜持的微笑,连弧度深浅都带着特有的讲究。

她一直都不太喜欢参加各种晚宴,感觉还不如窝在家里看看电视,翻翻打发时间。撇撇嘴,徐九微把胳膊撑在石栏上,眼角的余光瞧见安欣正朝她过来,不大不小地唤了一声:“九微!”

与此同时,已经在这里待得受不了的莫蓝鸢正欲起身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