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13

分卷阅读213

    清局势的,刚才离得不远,他分明瞧见自家那位对任何人都淡漠得近乎残忍的小弟,看向徐九微的眼神……

摇摇头,莫北羽古怪地想着:到底蓝鸢知不知道,他整天闹着要解除婚约的对象就是让他一眼就沦陷的人。

多半是不知道的。

估计这回有好戏看了。

……

就如同莫北羽猜测的那样,莫蓝鸢确实还不知道。

乍然见到这张熟悉的脸,他对外人说了什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听到的唯有她的声音,看到的也只有她被那个不认识的男子用肆无忌惮的眼光不住打量着,胸口腾然而起的怒气都快要溢出,他未多想就脱下外套罩在她肩上……

来的时候是莫北羽的司机送过来的,看到这位难搞的二少爷出来,司机以为他要回去,忙不迭就去开车门,却听他冷声丢过来两个字:“钥匙。”

司机立即双手奉上。

副驾驶的车门打开,莫蓝鸢侧首看向站在后面的徐九微,拉着她的手往车里一塞,完全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顺着他的视线,司机这才注意到那个肩上搭着二少爷外套的女子,不免多看了两眼,结果抬头就触及莫蓝鸢森寒至极的眸光,分明在说:再乱看就挖了你的狗眼!

司机心中一个激灵,赶紧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

直到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消失在视野内,司机小心拍着吓得上蹿下跳的心脏,暗暗舒出一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谈个恋爱真是吓人呐!”

**********

敞篷跑车行驶在路上,夜风拂过脸上,周遭的高楼大厦和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徐九微一直在偷偷打量着身边仅着了白色衬衫的男人,他的外套还在她这里。

若是放在以往,说出来她自己都不信,会因为感觉似曾相识就任由一个陌生的男人把自己带走。

她也不懂是为什么,只是莫名对他有种信赖感,笃定他不会伤害她。

她正胡思乱想着,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徐九微。”他叫着她的名字,没有丝毫犹豫。

“在。”她怔怔地应道。

“被人欺辱难道你不会回嘴?傻了不成!”他突地嗤笑道。

徐九微:“……”

这厮嘴巴怎么还这么恶毒!

呃——

她一愣。还?

没等她想清楚为何会用这个奇怪的词儿,就听到莫蓝鸢又叫了她一声。

“徐九微。”

那倏然放缓的声音轻柔得不像话,听在耳中是如此的不真切,她回首看向身边人。

他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偏头凝视着她,月华如水般倾撒在他身上,和他白色的衣服相映,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沉沉夜色,一霎那竟觉得看到镜中花,水中月,虚幻得仿若置身梦中。

“莫蓝鸢。”她情不自禁唤出他的名字。

语落,就见他的手温柔地抚上她的脸颊,勾了勾唇轻轻笑了,满身的寒雾就此褪去。

“我已经……想见到你……很久很久了。”

断断续续的话语,带着怅然若失,带着小心翼翼,唯独没有犹豫,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带入怀中。

莫名其妙被抱住的徐九微下巴抵在他的肩头,模模糊糊地想着:她是不是太没警觉心了,这么容易就被人带出来,还不避开他的拥抱。

不过,这样的感觉似乎并不坏。

她撇嘴,任由他将自己抱得更紧。

手抚着怀中人的背,莫蓝鸢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那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妻他回去就彻底解决掉,他已经寻到想找的人了!

至于第二天当他带着徐九微去见莫家二老,还有莫北羽夫妇时,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件事,徐九微狂抽的嘴角,还有众人瞬间呆滞的表情就暂且不提了。

编辑有话要说:  这章依旧可爱的莫蓝鸢奉上~

写着写着有点儿感慨,有种他终于等到自己想要的……的感慨~哈哈哈=-=

写这个番外我一直在听,非常有感觉-0-晚上继续更新

第91章现世篇:幻缘(4)

第二天,徐九微是在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中醒来的,眼睛勉强撑开一丝缝隙,她迷迷糊糊看到床头柜的花瓶里插了一大束百合花,好像还是昨天出院时安欣送的。淡淡的阳光穿过半透明的白色窗帘照进来,将整个房间都照亮。

鼻息间突然嗅到一股似有若无的陌生香气,有些像迷迭香的味道,同时手边碰到温热的触感,徐九微陡然一惊,唰地转过头,正好就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褐色瞳眸。

“啊——”

她惊叫着从床上弹坐起来,指着斜倚在床头的男人:“你怎么在这儿?!”

倒不是忘了是谁。

而是,对方怎么会出现在她房间里!

他还穿着昨夜那件白衬衫,一看便知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外套随意搭在对面的沙发上,皱巴巴的简直惨不忍睹,俊美绝伦的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正双手抱胸静静凝视着她。

“昨晚你拽着我不肯松手,我只好带你回来了。”莫蓝鸢挑了下眉。

徐九微狐疑地看着他,旋即,羞得脸上爆红。

她想起来了。

还真是他说的那样。

昨天被莫蓝鸢从宴会上带出去,两人在路边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他本身就不是多话的人,她坐再旁边不知不觉就觉得困倦得慌,靠着他的肩膀就睡了过去,后来在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他问她住在哪里,就这么毫无警觉性地由着他带她回来……

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徐九微没错过身上的礼服都还未换下,因着穿在身上睡了一夜起了褶皱,她窘迫地瞪他一眼:“那你怎么还一直留在这里?”

他斜眼看过来,狭长的凤眸里带着那么点儿似笑非笑的意味:“你这就是所谓的‘用完就扔’?可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徐九微被他堵得哑口无言。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梗着脖子粗声粗气地道:“你先出去!”

他淡然盯视着她,没动。

徐九微更不好意思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跟陌生男人在一个房间过一整夜,而且还是个长相算得上极品的男人,就算对他再觉得似曾相识,都会不自在。

可是,被他那寒雾笼罩般的目光瞧着,她所有的气势都弱了下来,她无奈地拥紧薄被:“我要换衣服,你先去客厅。”

莫蓝鸢似乎愣了愣,随即一手掩在唇边别开脸出去了。

他怎么了?

徐九微奇怪地看着已经关上的门,没有多想,下床从衣橱里翻出灰色的家居服,抱着就冲进卧室里的浴室。

说来也怪,她对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有这种听之任之的心理,偏偏对莫蓝鸢会这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