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15

分卷阅读215

    眉头:“你眼睛抽筋?”

徐九微:“……”

这厮真是有毒!

徐九微努力平息呼吸,无法,只得就这么被莫蓝鸢抓着手冲莫夫人他们行礼:“莫叔叔,阿姨。”

“我就说今日的天气怎么这样好,原来是有稀客上门。”自是没错过自家儿子拽着人家手不肯放,莫夫人含笑道。

“徐小姐。”莫北羽温文尔雅地笑了笑。

凌茉倒是注意力放在了徐九微手里的花束上。

香槟玫瑰。花语是……

——我只钟情你一人。

不用说都知道肯定是莫蓝鸢送她的,就是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选这种花的。

“爸,妈。大哥大嫂。”莫蓝鸢淡淡打着招呼。

“过来坐,别站着说话,都是一家人。”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莫夫人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莫蓝鸢。

看莫蓝鸢铁了心就是一幅死不放手的样子,徐九微颇有些自暴自弃地随了他去了,跟着他在旁边的沙发坐下。

“爸,妈,我之前说过,我不会娶徐家的女儿。”刚刚坐定,莫蓝鸢就开了口。

几个人的视线同时对准了他牵着徐九微的手上。

莫夫人慢吞吞在原位坐下,有些不明所以:“那你这是……”她是指他带徐九微回家这件事。

莫远天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就被莫北羽快速打断:“蓝鸢,你该不会是想娶眼前这位吧?”他笑得意味深长。

凌茉起初不懂他这话的含义,待到看到莫蓝鸢毫不犹豫应下后,马上反应过来了。

至于莫家二老,已经被他们家二儿子弄糊涂了。

徐九微诧异地转过头,看着莫蓝鸢一瞬不瞬注视着她,道:“我只会娶她。”

大厅内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

莫夫人错愕地看看徐九微,又看看莫蓝鸢。

莫远天则完全是一幅“你在搞什么鬼”的表情。

“噗嗤。”这是最终忍不住笑出声来的凌茉。

莫北羽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两声,尔后玩味地道:“可是……蓝鸢,你确定你要解除婚约?”

“是。”

徐九微已经想捂脸了,不忍直视。

先不论为什么莫蓝鸢仅是见了她一次就说想娶她,而且她意外的不反感这件事,目前怎么看都觉得很好笑。

“你确定——?”凌茉拖长了声音,不忘与莫北羽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戏谑。

莫蓝鸢抓着徐九微的手紧了紧,无比坚定地道:“自然。”

在旁边细心观察了半晌的莫夫人大概也看出问题了,她忍着笑,状似沉重地道:“你非要坚持的话,那便随你吧。”

说罢走上前看似轻巧地分开他与徐九微紧握的手,笑盈盈地道:“既然解除了婚约,蓝鸢,你也不要拉着人家女孩子不放了,传出去不好听。”

“就是就是,徐小姐,你不用介意,就算解除了婚约大家也可以正常往来。”凌茉走过去抱着徐九微的胳膊,与莫夫人一唱一和。

莫北羽努力忍笑,好整以暇地看着瞬间愣住的莫蓝鸢。

一直没说话的莫远天此刻也反应过来,挑眉看着这一切,无奈地摇摇头。

“徐小姐,北羽认识不少青年才俊,随便让他给你先容一个都好,不用顾忌蓝鸢。”凌茉瞅着莫蓝鸢微微拧起的眉宇,故意拍着徐九微的肩膀说道。

“是的,我很乐意效劳。”已经调整好表情的莫北羽温雅一笑。

平素里总是冷着脸的莫家二少,那一刻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眸中闪过一丝恼意,霍地起身,大手一拉,就把徐九微揽到他身边:“不行!”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纷纷忍不住笑出声来,尤其莫北羽,难得看到自己小弟这般难堪的场面,笑得前仰后伏。

莫蓝鸢黑着脸看着笑开的一群人,凤眸微微眯起,扫向身边人:“你早就发觉了?”

徐九微无辜地眨巴着眼睛:“哪有,我也刚刚知道。对了,既然要解除婚约,你快放开我,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莫蓝鸢的脸登时变得更黑,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不准!”

徐九微耸耸双肩:“二少爷可是当着我的面说要解除婚约,我这是好心成全你。”

这次轮到莫蓝鸢被噎得哑口无言:“……”

瞥一眼他变得愈发难看的脸色,徐九微故意甩了甩他的手:“二少爷,还不放?我可没有和前未婚夫纠缠不清的习惯。”她刻意强调那个“前”字儿。

这个可恶的女人!

成功被惹恼的莫蓝鸢薄唇紧抿,看着她翕动着的唇瓣,霸道地将她扯了过来,低头,狠狠堵住她的嘴。

霎时,大厅里一片死寂。

“你想都不准想!”猝不及防被吻住的徐九微听到他这样说着。

“哦~年轻人真是利害啊。”这是旁观的莫北羽夫妇。

“原来大家家蓝鸢是这种性子?”这是表示大开眼界的莫夫人。

“咳!”这是面色尴尬的莫远天。

待到终于想起这是大厅,父母和哥哥大嫂都在后,莫蓝鸢抓着徐九微肩膀的手抖了抖,铁青着脸放开了她……

总之,今天的莫家大宅里很欢乐。

编辑有话要说:  哎呀,今天照样可爱(傻子)的莫蓝鸢~二更放上。

其实这个现世篇就是打算写小甜文。

第92章现世篇:幻缘(5)

解除婚约一事在莫家众人的哄然大笑中结束,高冷得能上天,淡漠得能入地的莫二少脸都快被打肿了,后面谁若提起这件事立即就会释放出低气压,直到没人再笑得出来。

偏偏徐九微老喜欢拿这件事去揶揄他,相较于其他人,莫蓝鸢对她的忍耐力明显较高,要么是置若罔闻,要么是冷不丁打断她。可是,被嘲笑得多了以后,他二话不说,直接将人拉入怀中,用力吻住她,直吻得她气喘吁吁瘫软在他怀中,不住地开口讨饶……

对于两人突然就走到一起,还相处得无比和谐,仿佛天生就该是这样,徐九微的死党安欣充分表达了她的惊讶,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对面的两人,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鸭蛋。

徐九微不会剥虾,尊贵的二少爷就用那双堪比冰雕玉琢般的手轻轻松松给她剥开,然后放在她的盘子里,虽然嘴上还在冷嘲热讽:“连这种东西都不会”云云。

口嫌体直的莫二少,似乎连他有洁癖都忘了吧。

还是说,他的洁癖只是对其他人?

又被强行塞了一嘴狗粮的安欣很郁卒。

安欣咬着吸管,幽幽叹了口气,努力反思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两个人出来玩。

看看对面那两个家伙,哪儿像是认识才半个月,说是半个世纪还差不多!

这几天莫氏旗下的一家高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