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大家还是纯洁的关系2(快穿)在线阅读 - 653:热掌按摩玉体,大jiba自然也要给saoxue按一按(HHH)

653:热掌按摩玉体,大jiba自然也要给saoxue按一按(HHH)

    掌rou的热力把香脂化为流动性更强的流体,随着脊椎至上而下回旋揉开,散入肌肤。嫩骨玉体,香香软软,如刚出炉的软糯糕点一般,可口诱人。

    向外伸展的手指随着女人柔媚的呻吟声,慢慢收紧,从侧乳磨到侧腰,那力度比蜻蜓点水重一点,但又比掌心开背的轻上多许,按到腰窝时,双掌已经彻底沿着女体的腰线合拢,握着嫩豆腐一样的肌肤揉搓,心在酥颤。

    颤的还有白蔻的身体,觉得口中分外干渴,不自觉吞咽一下,润了喉咙,那刚到臀线上的按压感和热度,挤得xue中起了反应,双脚勾在一起,来回地伸展或蜷缩。

    推背的手又从底部慢慢回推,“嗯~,这力道加重的,嗯~,月牙按摩的技巧越来越娴熟了。”

    绸衣紧贴身体,已成透明,毫无遮掩作用,当加重的力道慢慢抓住大量侧乳时,白蔻只是紧了紧肩膀,并未阻止,反而口中的娇吟越发暧昧,这便鼓舞了按摩的手。

    又挖一块香脂,在手中打转彻底热开,然后压在肩胛骨,揉着揉着,从腋下经过,揉向了前方最为嫩滑的酥胸,趴在那儿,本就被压得圆扁的嫩乳,此时一双手分别从侧边挤进来,从根部推向了乳沟。

    “嗯哈~”,这样的行为,白蔻很是享受,手臂撑起一点空间,更方便这热掌给自己的胸脯抹香。

    掌心在酥胸上打转,没有系腰带的衣服被揉着搓着拉开,那略微粗糙的手掌直接揉上来时,酥麻的摩擦感,一下麻痹了神经,也麻痹了双腿中的嫩xue。

    微微颤颤的反应,让在女子乳rou上揉弄的手指,掐住乳尖,来回抿搓,把它搓成硬挺的小樱桃。

    “嗯~~月牙,抹其他地方嗯~”,她勾着小腿,身子在竹榻上扭动,发sao了!

    继续逗弄几下小樱桃后,按摩的地方终于换了位置,这双手自作主张,慢慢掀开了衣裳的下摆,叠在白蔻的腿根,往细长的双腿堆了香脂,按摩的力道如法炮制,从女子的脚腕开始用力推挤,沿着优美的曲线,掌心的热度一点点蔓延上来,热得素了半个月的嫩xue流出汁。

    香脂推抹到腿根,又往两旁磨去,食指的侧面不可避免擦碰已经酥软的花唇边缘,白蔻扭转小屁股躲开,只是这掌并不放过她,依旧勤勤恳恳地将香膏抹遍每一寸肌肤。

    起初是食指边缘,后整根食指擦过嫩粉的花唇,这儿长久未被外人触碰,花xue羞涩地缩了缩,只是衣摆被撩了起来,这样的动静皆被按摩人,瞧在眼中。

    一手掌着一腿,从膝盖后窝不断反复推向女子臀线处,大拇指明确地压过湿漉的花唇,掰开花缝,露出里面嫣红的媚rou,继而再把香脂抹上娇嫩的浑圆屁股。

    衣裳自是堆到了腰窝,这会儿白蔻下半身完全暴露在狼一般的视野里,又挖一大块香脂,搓热后,盖在娇俏的玉臀上,向两边揉转按摩,后庭的风景一览无遗,再按到臀线的顶端,不仅后庭,连嫩户的罅隙也再次被掰开。

    这种时候,两节大拇指再次上阵,推着花缝转着小圈,从菊xue转到了前后,把香气四溢的软膏都抹了一遍,甚至连幽幽的洞口边缘也要仔细涂抹。

    “嗯~”,白蔻睁开双眼,右手向前伸开,抓住竹榻的边缘,身体如水里的泥鳅,左右扭摆,“下头别揉了。”

    按摩之人上了榻,撑在媚体之上,那人轻轻脱掉了湿漉的单薄绸衣,用身体的重力,掌心按住女子的后腰,上推到肩胛骨,再抓着饱满的rufang重捏,捏得她发抖了,掌力再从颈部一直下推,推到小屁股上,盘旋几圈,继而螺旋向下,揉到脚背。

    轻轻分开她的双腿,手掌又从脚腕直推嫩xue,粗糙的掌深入腿心,明晃晃地摩擦花口,从菊xue磨到阴蒂,白蔻受不了,胡乱地yin啼,膝盖跪了起来,把小屁股摇在热掌中。

    “啊啊哈~,xiaoxue好痒,嗯哈~,里头痒。”

    掌rou压着yin口,重重揉按,saoxue潮湿,不停煽动着,手掌才离开,换上了一根硬如铁杵的大jiba,堵在saoxue口,半月未见,guitou不过挤入少许,立即被里头鱼嘴一般的媚rou咬住,极力往里吸吮。

    “啊~,月牙,为什么拿这么粗的东西捅我?”白蔻在踏入浴室的那一刻,便知道了叶将离这个男人在偷窥,洗了那么久的澡,居然不为所动。

    等到自己躺下来,这才伸出了色爪子,百般抚摸揩油。

    这时guitou插入,啊~,媚rou又裹到了熟悉的大东西,十足sao气地蠕动,但嘴上还是要故意问上一问。

    “哼~”,男人低沉的笑声响在她耳边,挺动腰腹,徐徐插入性器,道:“帮小姐的saoxue也抹一抹香。”

    白蔻反手抓住叶将离的脖子,转头一瞧人,黑了点,视线转下腰腹,似乎更加强壮了,宽肩窄腰,黑绒绒的耻骨那儿正翘着一根粗滚长壮的大jiba,这jiba顶端已经插入她的身体,她翘起屁股热情地欢迎它的深入探索。

    只是嘴上疑惑地问:“月牙什么时候变成男儿身了?嗯~,下面这根好大啊~!”

    “小姐发sao,我就成男儿了,这是阳具,大些才好捅到小姐体内,把你插到yin叫。”叶将离绷出结实的肌rou,由她任意打量。瞧人看自己rou躯,看到发浪,憋了许久的yin欲一顶,把炽热的性器狠狠插了个全根,小zigong也顶了个彻底。

    “啊~~~”,她转回头,倒在榻上,后背一僵,双腿呈分开姿态颤抖,又sao又羞地呻吟:“这香脂不好抹里面,月牙把阳具拔出来可好?”

    “香脂不抹里面,那月牙用别的东西给小姐抹saoxue好不好?”月牙一听就是丫鬟的名字,叶将离带入身份,带得丝滑。

    “嗯~嗯~,用什么?”

    “男人的jingye,用这根阳具在里面进出,能把小姐saoxue抹得妥妥帖帖。”roubang入了半月未见的小rou壶,品尝着媚rou紧致的包裹感和小zigong吸盘的吸附力,爽得全身舒畅,腰身往前一挺一挺,cao得身下的小姐,前后摇摆。

    “嗯嗯~嗯~嗯~,月牙成了男子,也有这种东西吗?”guitou刮黏宫壁的酥爽,rou柱挤压甬道的酸胀和热痒,实在美妙,嫣红的小嘴微张,里头猩红的小舌头,sao乱地转动。

    “有且很多,能射许多精水到小姐的zigong里。小姐,要不要尝一尝半月未射的阳具里头的jingye,会不会很浓?”叶将离覆上身来,把人压在结实的躯体下,手掌握住肥玉兔,声音性感且喘息着。

    男人的声音像个勾人堕落的恶魔,白蔻被一个个yin词刺激得体热,已深到zigong的大jiba,还在话语间摇弄敏感的身子,痒意爬满了骨头,腰肢带着小屁股扭转,与雄壮有力的rou柱,发生全面的摩擦,“那就让月牙射一射,看看是不是很浓?”

    “啊~,要是精水不浓的话……”,白蔻转头咬住男人的唇,“我把你跺了喂狗。”

    又娇又凶,叶将离碰了这样的白蔻,哪儿还能把持,guitou被激得抖动,吻住人,便开始大兴cao干。

    “呜呜~呜呜~”,舌头和唇与人肆意撕磨,下身的rouxue也跟这禽兽一般的男人大肆yin干,yin叫声被堵,声调变得似在哭泣,又像是在求饶,但那乱扭的屁股才是女人最真的表现。

    啊~,她求着被大jiba干呢!

    干得越重越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