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穿越虫族之抱紧我的小尾勾在线阅读 - 【联名举报?法兰克林的复仇局?七次蜕变与雄虫祭品】Chapter 195-196

【联名举报?法兰克林的复仇局?七次蜕变与雄虫祭品】Chapter 195-196

    Chapter 195

    乔一转移席雅的注意力就立马挂断通讯,便是怕席雅回头又想起沙利叶的事。

    亚雌在心里嘀咕:沙利叶和他有什么关系?一虫币的关系都没有!这滩烂泥甩不出去,搞不好就要替菲罗贝尔和香奈尔背黑锅,他才不要呢!这件事儿从一开始起就不是他想干的,和席雅说得越多越难收场,还不如先稳住席雅然后赶紧扔锅!

    乔今天并非和他的亚雌朋友们有约,而是大元帅又来找菲罗贝尔密谈,这段时间都第六回了!香奈尔一到这种时候就往外跑,大多去找席雅玩,偶尔也会叫上他逛街。亚雌飞快完妆就跑去找香奈尔,将方才的事一五一十说了。

    香奈尔听完沉吟片刻,“原本想去席雅虫巢蹭饭顺便告诉他亚历山大要回来的好消息,既然你已经说了,那大家就去逛商业街吧!”

    乔试探着问,“那沙利叶那事儿……?”

    香奈尔眨巴眼睛装傻,视线往菲罗贝尔的书房瞟。乔从自家雄主眼里捕捉到一丝狡黠:果然不是一家虫,不进一家门啊!他刚扔锅给香奈尔,香奈尔就马上转手给菲罗贝尔。如果席雅再追着这件事不放,就让他自己去问大魔王吧!

    至于哪里出了纰漏……席雅又不是小虫崽,如今还有暗部出身收集情报一把好手的埃菲尔,另外经常往来的以撒、亚度尼斯、库鲁西等都不是背景简单的虫,连小迷弟威廉都具有很大能量。菲罗贝尔做的时候既没做绝也没打算瞒席雅一辈子,但凡席雅起疑,用点心总归能查到的。

    其实香奈尔更偏向沙利叶自己告状,乔和沙利叶接触更多,知道沙利叶弱归弱,仍有傲气,大概率不会向席雅告状,反倒因为亚历山大快回来了,亚度尼斯很可能从中作妖,搞出这桩事让席雅冷一冷爱兰。

    亚历山大的家族非常看重亚历山大与席雅的联婚,一方面看中席雅乃杰克西的亲子、菲罗贝尔的养子身份,另一方面则是席雅卓绝的天赋,很可能与亚历山大孕育出更强大的裂空飞蝗后代。亚历山大不在期间,他们家族的两只雄虫时不时就以亚历山大的名义给席雅送礼物,包括“退休”的亚历山大一二三号、席雅用作智脑光屏背景的亚历山大各年龄段照片、还有许多好吃的好玩的等等,隔三差五就在席雅面前为亚历山大刷存在感。雄虫最了解雄虫,亚历山大一走十多年,若是夏洛特和亚度尼斯不费心,亚历山大回来席雅还乐不乐意娶他做雌君都难说。

    昨天是乔的发情期,这天早上晚起的香奈尔和乔都还没来得及浏览星网,因此错过了最新火爆贴——“五次蜕变雌侍怒踹酒店情趣套间门为哪般?是虫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帖子中有两段全然没经过剪辑的监控视频,从雌虫在酒店大堂提着一只眼眶青肿哭哭啼啼的小豆娘进门开始,到威胁前台工作虫,然后在豪华套间门口又急又怒的拍按门铃,没有声音只有画面,但清晰度很高。房门一开又关,如果暂停细看可轻易辨认出开门者是身穿浴袍的席雅,起初还一脸被打扰的不悦,然后瞬间惊慌失措的甩上门。几秒钟后雌虫暴力破门而入,接着监控画面静止。十几分钟后雌虫右手牵着明显受惊的席雅出来,半句话不说一把推开酒店经理,然后小豆娘跌跌撞撞的跟出来向经理赔礼道歉,主动提出赔偿。雌虫穿过酒店大堂冷着脸将席雅抱上悬浮车向北扬长而去,此为第一段。

    第二段则是十五分钟后雌虫单枪匹马再度折返套间,这回静止的监控画面时间更短些,没一会儿沙利叶鼻青脸肿万分狼狈的扶墙而出,艰难挪进电梯后抽出张相对干净的纸巾擦拭手中蹭到血的琥珀币,凝视了会儿慢慢放回口袋里。再三十分钟后,雌虫离开酒店,向南面大步走远。

    帖子还补充了几张现场照片,一张是特制的隔音、隔信息素金属门被破坏到如何粉身碎骨铺满一地,玄关处墙壁都是坑洞,包括厅中沙发扶手都被碎片划破真皮露出内心,可见雌虫的破坏力之强,下手之凶狠。第二、三张照片是一串飞溅的血点子,还有两张随手扔掉的已经湿透的暗红色纸巾。

    发帖虫写道:

    大家自己看,仔细品,我不多说什么了,只提几个问题。

    一、成年雄虫和心爱的未婚雌虫约会,加深身体交流,为虫族繁衍努力,什么时候区区雌侍都有资格凶神恶煞的来“捉jian”了?

    二、暴力破门时,某只五次蜕变雌虫可有想过或许会伤到门后的殿下?还是故意想要伤害甚至杀害殿下?这是打算无法独占便强制殉情吗?呵呵!

    三、全程被吓到一句话都不敢说,大家席雅殿下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要遭这份罪?就因为是被纱奈上将领养的,而某只五次蜕变雌虫是纱奈上将的亲生雌子?

    四、电梯里,沙利叶手上的琥珀币很特殊。当年席雅殿下和亚历山大订婚时给过亚历山大一枚作为信物,后来在和某只五次蜕变雌虫的结婚仪式上也给过一枚,代表什么意义不用再猜了吧?沙利叶是被殿下认可的!那席雅殿下与沙利叶轰轰烈烈恋爱至今多年,为何还没有结婚?

    五、席雅殿下坐上悬浮车后朝北回虫巢,某只五次蜕变雌虫却朝南离开。雄主回家,犯大错的雌侍不跟着回家伺候、请罪、领罚,这是打算去哪里继续逍遥?大家可还记得曾经五次蜕变罪雌路易斯圈养雄虫荒yin无度的世纪惨案,难不成某只五次蜕变雌虫也想效仿?在他心里犯错的不是他,而是“婚内出轨”的席雅殿下?需要反省受罚的不是他,而是连和恋虫约会都不行的席雅殿下?

    六、作为一只顶级世家豪门出身的五次蜕变雌虫,强大的战斗天赋是这么使用的?只会以暴力手段威胁、恐吓雌虫,以铁血手段独霸、圈禁雄虫!请问,顶级世家豪门的教养在哪里?难道如此欺压雄主,只要说一句“我雄父是纱奈上将”就可以轻飘飘的揭过了?要我说,今日之事,当属雌虫之耻!敢问雌父从小究竟是怎么教育的?

    七、各位还记得幼崽期殿下甜美的笑容吗?还记得少年期殿下温暖的笑容吗?大家的暖雄虫席雅殿下,婚后真的幸福快乐吗?

    八、星网传言某只五次蜕变雌虫是特战部门成员,所以学历、军衔、履历成迷,我有可靠消息来源,网传的都是假的!根本没这回事!那只五次蜕变雌虫患有严重的基因缺陷症,时不时就要进治疗舱,因此自幼待在虫巢根本没上过学,也没参军、没工作、没收入,除了五次蜕变带来的暴力属性,他根本什么都不会!席雅殿下婚后独宠四年还没传出过好消息,是不是还无法生蛋?敢不敢将婚前体检亮出来让大家看看?!

    九、可怜大家席雅殿下为了报纱奈上将与其雌君的养育之恩,以及看在年少情意的份上娶了他,如今瞧来,很可能史无前例的选择“雌虫全科”医学专业苦读也是为了他。各位,席雅殿下情深意重、心软虫善,日日受欺负还屡次在公众面前示恩爱以为某只五次蜕变雌虫撑腰,回到虫巢后还不知道过的是什么猪狗不如的生活,难道大家还要继续保持沉默吗?

    我在此倡议,联名举报@雄保会,对这样的雌虫必须严惩重判,大家要求强制离婚!还殿下恋爱自由!还殿下幸福生活!将其驱逐出母星!既然是五次蜕变雌虫,就去战斗!去探索新资源!去做一只五次蜕变雌虫真正该做的事!而不是留在母星做一只靠雄虫养还嚣张跋扈的无耻蛀虫!

    ——此贴一问世便激起千层浪,访问量和转载量疯狂上升。菲罗贝尔的死忠胖查理不过晚了十来分钟发现,已经势不可挡难做手脚。胖查理火急火燎的联络菲罗贝尔,却被菲罗贝尔拒接,因为大元帅正说到,“我已进入衰弱期,菲罗贝尔,虫巢筑完快些七次蜕变吧,虫族未来的两百年就靠你了……”

    Chapter 196

    临近中午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乔愉快的搂住香奈尔的胳膊准备出门,“都这个时间点了,午餐也在商业街吃咯?”

    香奈尔扬起下巴哼唧一声,点开智脑的个性美食推荐给亚雌看,“我找到一家非常有趣的新店,去尝尝!”

    乔看了几眼宣传图片,是一家以“花卉”为主题的私虫餐厅,绿萝缠绕的吊椅,老花藤制作的餐桌,以花朵为盘,香木做刀叉,每一道菜都是精致养眼的花卉艺术,这家店简直完全合着花螳螂香奈尔的喜好来开的!

    到了店里正是午餐时间段,奇怪的是这家店位置十分偏僻,也没有沿街打出醒目的广告牌指引。老板是只上了年纪的亚雌,笑吟吟的道他们店只接待“有缘虫”。

    店铺面积很迷你,只放了一张长条花藤桌,菜单也是没有的。亚雌老板说明当天能采摘到什么优质食材花朵,就做什么菜肴,即使提前预约也很难满足客虫的所有需求,因此索性随缘,然后给香奈尔端上一杯用花盏盛放的餐前饮料。

    香奈尔浅尝一口,眯起眼睛,然后捧起花盏小口小口饮用,看起来相当享受。

    雄虫喜欢的,雌虫肯定不喜欢了。

    即使知道或许难以入口,乔依旧优雅的端起来抿了抿:甜中带酸,酸后回甘,色如澄金,醇如蜂浆……乔差点没一口喷出来!这是故意模仿“黄金蜜露”口味调制的饮品啊摔!

    香奈尔坏笑着揶揄,“好喝吗?嘻嘻,这家店的老板和厨师可都是妙虫呀!”

    乔娇嗔他一眼,心想:草草草,您开心就好!

    一墙之隔,小艾伦视为虫生导师、席雅有意聘为虫巢顾问的兰克——或者叫法兰克林的雌虫正在厨房忙碌,边上站着一只容貌与他有几分相似的褐发雌虫,褐发雌虫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看起来头脑灵活相当机灵,时不时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厨房有一面单向可视晶体幕墙,能直接看到外面捧着花盏满脸愉悦的香奈尔。褐发雌虫看看法兰克林,再看看香奈尔,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啧啧”声。

    色泽艳丽、芬芳扑鼻、口感清爽的三道开胃凉菜由亚雌端上桌,香奈尔马上矜持的赞美几句,然后眼睛发亮的点击手环狂拍一通,用照片连番轰炸席雅。

    法兰克林耐心的等着油锅升温,静静看了会儿墙外,嘴角微微上扬,片刻后试了试油温,将一把淡绿色蔬菜汁卷面拢成一束,一端蘸过调制好的面糊,往温度正恰当的油锅里放,几秒钟后面糊成型,便随手一抛。这一抛颇有技巧,卷面一端并拢,一端呈扇面展开。他看着大油锅里被炸得金黄酥脆的扇面,从腌制过的花瓣里捻起一把就要往扇面上撒,却被边上的褐发雌虫叫停。

    “小表哥,换个花,你以前做过桃花扇。哎,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我想想……是纱奈的16岁生日宴会,你当点心做了很大一把桃花扇给大家分食,纱奈的那份还蘸了野梅果酱,他开心极了。”

    于是法兰克林换成梨花瓣。

    待炸物沥干油装盘,便是一幅绿草地上白云点点的悠然扇面。再取一片船型的大花瓣盛上甜辣口味的酱汁,第一道热菜制作完成。

    法兰克林换平底锅准备下一道菜,边上的褐发雌虫被馋得不行,偷偷拿了块食物切下的边角料往嘴里塞,“哇,这什么rou,真鲜嫩!对了表哥,你让我发的那帖子你看过回复了吗?已经好几万了!如你所料,那群闲着没事干的家伙都快冲到雄保会门口去静坐抗议了,才一个多小时,联名破万,真是神了!席雅殿下魅力无穷啊,挑雌虫也不看实力、家世和个虫资产,那些蠢货们就以为自己也能被看中,仿佛爱兰的独霸行为已经毁了他们可以和席雅殿下卿卿我我的幸福生活……不过你写的那些都是真的吗?你才回母星没几年,我猜是瞎掰的吧。哧哧,蠢虫子们居然都信了,我知道酒店监控视频是二叔提供的,那照片哪里来的,你还雇了虫?”

    有些是真的,因为席雅虫巢的家具内装满监视监听仪器,用的是路易斯的地狱蝶生物技术,母星上的雌虫即使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埃菲尔都无法发现。于是法兰克林花了四年时间收集信息并布局,再通过小艾伦进行微调,导致席雅虫巢里的几只年轻小虫尽在他掌控之中。而有些纯粹是他胡说八道为了引起公愤的,只为让爱兰去死。

    平底锅在熬酱汁,法兰克林将某种外星生物粉色的嫩rou片成透光薄片,整整齐齐铺在百合花瓣上做刺生绘图,低垂着眼眸轻声道,“我拍的,我就住在二叔的酒店里。”

    “咦!你今早不是约了纽曼医生检查身体?你没去啊?”

    “去了。”然后知道今天大元帅又要去找菲罗贝尔,所以赶紧布置下一步。

    褐发雌虫舔着手指,眼睛瞄着锅,兴致勃勃的说,“小表哥是不是很讨厌纱奈的小雌子,想把他赶出母星呀?那大雌子呢,准备怎么搞?”

    法兰克林一刀剁在砧板上,差点斩断两根偷食的手指,等专心做完这道美丽的刺生才回答,“罗伦是只好虫崽。”

    褐发雌虫握着自己的手指心有余悸,他这位小表哥经历特殊,性格乖僻,他是惹不起的,于是讪笑道,“别不是因为罗伦的基因随了纱奈是螳螂,那爱兰的基因随了菲罗贝尔是大黄蜂你才逮住一只往死里整的吧?不过当年你走以后,罗伦满一岁就被纱奈的雄父抱走抚养,爱兰是菲罗贝尔自己带大的。我看视频里爱兰的那一脚已经颇有菲罗贝尔当年的气势了,若非是只短命鬼,军团一定要抢。话说最近大元帅总是往纱奈虫巢跑你知道吗?大表哥作为护卫跟着去了好几趟,说菲罗贝尔看起来越来越弱,这是怎么回事?”

    法兰克林心里咯噔一下,手一抖将昂贵食材切坏了。他用刀尖一挑,食材飞到聒噪的褐发雌虫嘴里,权当他是只湿垃圾桶。

    法兰克林看起来更忧郁了。

    他和路易斯私下交易已久,路易斯又是个爱说话爱炫耀的,所以虽然法兰克林只有四次蜕变,却知道许多六次蜕变雌虫的秘密。

    法兰克林有时候会卖一些落单的军团小队、或者补给舰的消息给路易斯,也不敢过于频繁,仅十多年一次,几年前的远征军是最大手笔的一回。路易斯非常需要虫族军舰上的各种零件,而他需要路易斯手里一些在母星上严禁的技术。好在路易斯实力强劲又贪婪成性,落到他手里的雄虫全部被圈养,成为他和他手下雌虫们的玩物以及内部繁衍工具,而雌虫们则会被吃得一干二净!

    路易斯手里有一项被称为虫族禁忌的远古传承,可以通过吞噬同类积蓄能量从而快速蜕变,因此路易斯年纪轻轻时就六次蜕变,跟着他叛变的雌虫们能活到如今的基本都是四次到五次蜕变的强者。

    雌虫到六次蜕变中后期必然会开始建造属于自己的王台,俗称王巢,其实路易斯早已筑巢成功,他的王虫巢xue便是那艘已经被军部淘汰的旧式战舰。

    路易斯叛逃出母星的前期不停被追杀,根本没机会找个理想的地方落脚筑巢养伤,最后只能选择损毁严重的战舰,并以他自身的能量勉强维持战舰运行。其实这对他的伤害极大,远不如大元帅和菲罗贝尔那种在生命之树的帮助下筑巢进化来得稳妥。幸运的是路易斯九死一生,筑巢成功了,也率领他的嫡系部队顽强活下来,成为星际一大祸害。

    筑巢一旦完成,无法更换新址,所以路易斯不得不从其他军舰上拆零件下来给自己的巢xue拼拼补补,不然他在宇宙中漂泊那么多年,经历无数次激战,战舰早就散架了。

    而宇宙中各种族的科技树很不同,至少他没发现其他种族生产的零件可以往虫族战舰上安顿并且适用的,所以只能在虫族星系边缘徘徊。

    路易斯筑巢完毕多年,实力也是反常的越来越弱,和菲罗贝尔如今的状态差不多,都是即将进入七次蜕变。路易斯在这个阶段已经停滞很久,因为缺少一份关键祭品——一只至少五次蜕变的雄虫,或者大量三、四次蜕变雄虫。

    雄虫成年蜕变时,会与雌虫长时间交尾并且汲取能量和精神力;当雌虫七次蜕变,也需要一只、甚至多只雄虫交尾并汲取能量和精神力。过程和结局都很残酷,就算是一只五次蜕变雄虫,经历七天七夜的交尾也必死无疑。

    路易斯将自己拥有的技术和少许母星虫脉借给法兰克林报仇,要求就是要法兰克林给他弄几只很有潜力的三次蜕变雄虫。路易斯生长在母星,知道母星的四次蜕变雄虫有多宝贵——最近两三百年唯有寥寥五只雄虫四次蜕变成功,现存的只有三只,包括大元帅家的雄崽,都被虫族最强力量层层保护,以法兰克林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拐走这几只雄虫。所以路易斯退而求其次,准备亲自驯养,以吞噬传承配合他自身的六次蜕变蜜露,再怎么着也能把小雄虫的等级给补益上来,然后他就可以进行七次蜕变再杀回母星与大元帅一战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