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我屁事

    姜北回过头,微微后仰,刚好将白眼对上头顶云驰那张俊脸。

    云驰的脸压在她脸上,姜北产生落荒而逃的冲动,但“正义”让她坚持下来。

    姜北火速转头,面如火烧,四肢僵化。

    “兄弟,江湖救急。”麦泽洋收起手机,嬉皮笑脸。

    “你说你被人拦了,就她?”云驰的声音从头顶压下来。

    没错,是我!姜北心里暗应。

    麦泽洋曲起手肘,指了指小臂:“看到没?她抓的。”

    麦泽洋长得细皮嫩rou的,这小臂一露,上面的红手印格外显眼。

    没错,是我。

    姜北心虚地瞥了眼红印子。

    “帮不帮?”傅睿旭摆手打发人去盯梢,跟另外2人靠一旁看戏。

    他们这帮人都知道麦泽洋口中的买糖吃是怎么回事,这下好了,夜路走多了,见鬼了。

    云驰没应傅睿旭。

    他弯腰,凑到姜北肩膀处:“喂,他怎么你了?”

    姜北敏感地感觉到云驰的呼吸就在她耳后,他冷冷痞痞的嗓音一落地,她后脊椎就酥酥麻麻的,然后她不争气的膀胱便有些忍不住了。

    姜北欲哭无泪,又只能强装镇定:“他偷拍。”

    云驰懒懒地抬起眼皮,觑了麦泽洋一眼:“那你想他怎么给你交待?要不,我把他手机砸了?”

    “他还发给了别人。”姜北瞪向罪魁祸首。

    “我让他们删了。”云驰保证。

    姜北一听,敢情这变态发的不止一个人,而这些人里还包含了云驰。

    所以,他们是共犯?

    姜北不说话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云驰竟会是共犯。

    云驰同样没想到,自己在姜北心中的高光形象会败坏在一场误会里。

    “不满意?”云驰声音带笑,“挺轴啊。那你说个法子,要怎么才能放他出来?”

    云驰是不喜欢跟这种轴的人打交道的,这会让他想起他们班那位班长,不过这呆呆傻傻的小女生,倒也没那么讨厌。

    不然他们各个都比她高一个头,随便一个,都能把她拎开,还跟她费这劲儿干嘛。

    “他拍得不是我,是别人,我要问问她的意思。”姜北说。

    她和他,同一个音,其他人都默认了这个他,是指照片里的江如珩。

    只有厕所里的谢晓楠早就知道麦泽洋和姜北两人的脑回路,压根没碰到一块儿,但她现在也不敢出去。

    她跟麦泽洋在厕所里偷亲嘴,麦泽洋还做了更过分的事儿,她现在出去,姜北不会想歪,其他人肯定一眼看穿。

    她丢不起这个人,可又不放心姜北一个人面对那群臭男生,偏偏她手机又没带。

    谢晓楠将此时的窘况全怪罪于麦泽洋那个大色狼,却也只能在隔板间暗自着急。

    外面,几人仍在对峙。

    云驰视线偏开女生蛋白般滑嫩的肌肤,直起身:“行啊,但不能继续耗这儿,等下其他人来了,大家都玩完。换个地儿,怎么样?”

    姜北犹豫几秒,决定还是信下云驰:“他先把手机给我,你们其他人照片也要先删掉。”

    “不行!”麦泽洋一改嬉皮笑脸,甚至有点羞窘。

    而他这纯情的羞窘落在姜北的眼里,就成了做贼心虚、死性不改。

    “给她,你手机里那点儿事儿,谁不知道。”云驰边说,边往群里发了条信息。

    群里的人收到信息,瞬间炸了。

    短短数秒就已经十多条。

    12班 陈建斌:驰爷,搞什么?这照片可是你制衡江如珩那贼孙的杀手锏,就这么删了,太可惜了吧?

    12班 顾思源:苦主找上门了,驰爷对人还挺客气。

    9班 张坤:那D杯小妞吗?哪儿,我去要个微信。

    12班 柯辰:不是妹纸还能是江如珩吗?你见大家驰爷对那贼孙有过好脸色吗?

    9班 宋义:兄弟,我删了,下回撸串可得你请。

    12班 郑永年:11班旁边那女厕,速来,麦泽洋被围住了,不让走呢。

    2班 王俊彬:真删?能不能备个份?

    9班 张坤:拦着,马上到。@12班 郑永年

    2班 李嫣然:@2班 王俊彬 你还说你没保存,你死定了!!!

    7班 刘汪洋:@12班 郑永年 啥情况,你们11班和12班搞什么?怎么天天有事故?这让大家7班显得很岁月静好啊。

    12班 云驰:废什么话,删掉。

    9班 张坤:行行,卖您一个面子,波野泽一那片记得传我。

    9班 宋义:OK

    12班 陈建斌:删了

    7班 刘汪洋:??

    2班 王俊彬:我就是开个玩笑,我压根没存。@2班 李嫣然

    2班 李嫣然:晚了 @2班 王俊彬

    被sb讨厌 安诺:我不删。

    ……

    “cao!”云驰低咒一声。

    忘了这主了。

    姜北听云驰冷不丁骂了句,又见麦泽洋迟迟不肯交出手机,便以为谈判失败。

    她维持姿势,偏头看了眼身后。

    云驰扒着额前刘海,单手打字,有些不耐烦地皱着眉,见姜北望他,他放下手机:“他们都删了。”

    “那他呢?”姜北不疑有他,用头点点还在死犟的麦泽洋。

    “给不给?不给你就自己解决。”云驰语气不善。

    “我是给自己搬救兵,不是给她啊,你还是不是我兄弟?”麦泽洋无语。

    云驰靠向走廊围墙,单手插兜,无所谓地玩着手机:“(9)班的张坤可是把你被围女厕的事儿宣扬出去了,估计大伙正赶来看热闹,你要不给,可得让人早点出来。”

    姜北听见旁边两个男生暧昧的笑,视线在几人身上绕了一圈,还是没明白他们笑什么。

    她困惑地看向麦泽洋。

    麦泽洋刚才没看群聊,现在点开,群聊还在增加,他连翻到前面的功夫都没,就被正在赶来的人的消息淹没。

    麦泽洋想起还在里间的谢晓楠,凑到姜北面前,一脸恶相。

    姜北见状,挡牢门口,仰着头,摆出与恶势力抗争到底的姿态。

    两人一高一低,用眼神激烈交锋。

    可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姿势就成了男女主的经典暧昧桥段,还挺配。

    顾思源用手肘撞了下回信息的云驰,下巴一点。

    云驰抬头,刚好将一男一女对视的这幕看在眼里,他冷淡地盯了几秒,轻声说了句:“关我屁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