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酸

    打发走张坤和其他人后,走廊只剩3人。

    “诶,你说她是真不会,还是给大家解围呢?”麦泽洋问。

    云驰睨了眼扎个马尾、黑框眼镜快掉卷子上的姜北:“我怎么知道。”

    “应该是真不会。”傅睿旭搭腔。

    麦泽洋:“你怎么知道?”

    傅睿旭:“我找她问过题。”

    云驰、麦泽洋:……

    有关系?

    “她关注点只在题上。”傅睿旭又说。

    跟傅睿旭呆久了,云驰觉得自己脑回路也不太正常了,他竟然抓到了奇怪的点:“你喜欢她?”

    “不是,喜欢她身高。”傅睿旭坦言,“165以下的都喜欢,很可爱。”

    “看不出你挺博爱。”麦泽洋捧哏。

    “重点是她。”傅睿旭指向姜北,“好像只喜欢学习。”

    云驰“啧”了声,就见只喜欢学习的那位正朝他们走来。

    姜北视线不敢乱瞟,怕又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她快进门时,云驰突然唤道:“喂。”

    “叫我吗?”姜北望向侧后方的云驰。

    “你手机看完了吗?”

    姜北摇摇头:“还没。”她没看。

    “那你不去篮球场?怕大家对你干嘛吗?”云驰指指一边麦泽洋和傅睿旭。

    被指两人一脸懵圈。

    傅睿旭:他在干嘛?约架么?

    麦泽洋:我手机,他这么关心干啥?

    “不是的。”姜北有点慌乱,跟云驰这样闲聊,还是第二次,第一次发生在一个多小时前。

    姜北说明:“我物理竞赛题没做完。我要在今天之内写好,这样计划才不会耽误。”

    姜北讲完,麦泽洋勾着傅睿旭的肩,笑得直不起腰:“哈哈哈……得,我信你刚才的话了,这妹儿只喜欢学习。”

    姜北视线轮流从三人脸上划过,最后定在云驰脸上,迷茫困惑。

    云驰看着姜北:“你不是要做题,还不进去?”

    是你唤住我的。姜北腹诽,但也不敢多呆,怕过快的心速会跳停。

    姜北正想往里走,麦泽洋忽然大惊小怪地激动嚷嚷:“驰爷,那贼孙!”

    麦泽洋用力拍打云驰肌rou发达的胳膊:“安诺怎么也来学校了?他们高二的不是1号才开学吗?”

    云驰睇了眼还没走的姜北,背过身,往楼下看去,神色乍冷。

    一楼花园角落,穿着白T短裙、长发飘飘的安诺拦住江如珩的去路,在说些什么。

    那模样,犹如人间仙子,我见犹怜,任谁看了都觉得是江如珩的不是。

    姜北趴在走廊,忍不住感慨:“好漂亮。”

    她就是那个校花吧,听说她跟云驰是订了娃娃亲的,但是她好像又在追她的弟弟。

    姜北抬头,看向云驰侧脸,似炭笔勾画的线条,锋利冰冷。

    姜北:他们的关系好复杂啊。

    姜北原本想走的,但是看到云驰的神情,又有些好奇是谁让他那么在意,不知不觉就走过来了。

    谢晓楠从小卖铺买完辣条回来时,看到姜北、云驰、麦泽洋、傅睿旭依次趴在二楼往同一方向看。

    她探出头,往他们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精彩的一幕。

    他们的校花正亲上校草江如珩的嘴,然后被江如珩一把推开,似乎还挺嫌弃。

    谢晓楠维持姿势,慢慢挪向受惊呆住的姜北,递上手里的辣条。

    姜北一看手腕上的魔法手链,就知道是谢晓楠。

    姜北抽了一根辣条,说:“谢谢。”

    “这也太大胆了,狠人。”谢晓楠拍拍姜北的肩,带点安慰的意思。

    姜北点点头,“嗯嗯”两声,咬住辣条。

    辣条刚塞嘴里,姜北就察觉一道视线斜斜射来。

    姜北猛地抬头,嘴里含住半根的辣条,吐也不是,咬也不是。

    视线的主人正盯着她嘴里的辣条,似乎是想吃。

    姜北果断咬断,夺过谢晓楠手里的半包辣条,递上:“吃吗?”

    姜北问完,发现气氛好像更奇怪了。

    云驰峰利狭长的眼睛眯了眯,像要咬她嘴里的那根。

    在云驰的注目下,姜北来不及细嚼,嘴里那根就滑下了喉。

    姜北被辣得呛咳起来,手里的辣条包也被人抽走。

    麦泽洋津津有味地吃着辣条:“他不吃垃圾食品。”

    姜北点着头继续咳。

    谢晓楠见状,大喊:“麦泽洋,谁准你吃了,还回来。”

    “干嘛?我吃一口不行吗?小元,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谢晓楠伸手去抢:“还我啦。”

    “不要。有本事,你来抢啊。”麦泽洋躲开,往扇形走廊跑。

    谢晓楠追上:“快点还我。”

    吵闹的两人离开后,云驰看了眼楼下不欢而散的两人,问:“辣条什么味儿?”

    傅睿旭抢答:“辣的。”

    云驰眼皮跳了下:“没问你。”

    傅睿旭看了眼姜北:“?”

    原来是因为云驰没吃过辣条啊,怪不得刚才盯着她嘴里的辣条。

    姜北努力形容着:“辣辣的,还会越吃越辣,吃多了很上头,会越吃越想吃。一般会分甜辣和麻辣,甜辣会有点甜;麻辣不甜,吃了舌头会麻麻的。”

    姜北说话时,嘴里的舌头忽隐忽现,云驰漆黑的眸子更深:“你刚才吃的甜吗?”

    “有一点点甜。”

    姜北脸蛋咳得通红,红晕从雪白的肌肤里透出来,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把。

    云驰朝争夺辣条的两人喊了声:“阿洋!”

    麦泽洋举着辣条,任由谢晓楠扒拉他手,就是不放下:“咋?”

    云驰手心朝下,四指弯了弯。

    麦泽洋一边往回走,一边躲谢晓楠的争抢,嘴里还叼着根辣条。

    他走到云驰面前,吊儿郎当:“咋了?”

    “给我。”云驰说完,索性自己从麦泽洋手里拿过辣条。

    其余几人呆愣地看着云驰吃了他人生的第一根辣条,然后被辣条辣得狂呛。

    云驰吐掉嘴里的辣条:“cao!这么辣?”

    “大老爷们儿,谁不用受点辣,吃吃就习惯了。”谢晓楠捏着麦泽洋的胳膊,麦泽洋笑得龇牙咧嘴。

    云驰将辣条还回:“爷什么时候委屈过自己。”

    麦泽洋:“也对。”

    麦泽洋接过辣条,刚想拿一根,谢晓楠一把夺过:“这我买的,搞得是你们的一样。”

    麦泽洋:“有什么关系嘛。”

    谢晓楠:“就不乐意给你吃。”

    麦泽洋:“别这么小气嘛,小元元。”

    谢晓楠:“你恶心死了。”

    ……

    云驰懒得理又闹起来的“小学鸡”,刚想回(12)班,就看到方才跑回教室的姜北又跑了出来。

    姜北拿着一个超大容量粉盖玻璃水杯。

    她拧开瓶盖,双手捧上水杯:“我平时是用吸管喝的,这水刚倒的,我还……”

    话还没说完,云驰就单手接过水杯,饮了起来。

    咕噜、咕噜……

    水顺着滚动的喉咙滑下。

    姜北看着空荡荡的手,嚅嚅补了句:“没喝过。”

    2000CC的水,去了1/3,透明水杯里还漂浮着两片柠檬。

    云驰将水杯放到姜北脸庞,比划:“这壶都比你脸大了。”

    水杯里,姜北的眼睛被柠檬挡住,云驰晃了晃,她的脸通过水的折射穿透过来,在波光里微微荡漾。

    濡湿的碎发,红扑扑的脸蛋,和粉嘟嘟的小翘唇……

    姜北视线上移,越过水杯:“我脸大,比过的。”

    傅睿旭仔细比较了下:“她脸比那壶宽1.5cm,短12(cm),误差最多0.5(cm)。”

    姜北常年霸占大小考试各科第一,唯有数学,时常跟傅睿旭并列。

    姜北侧头,估摸傅睿旭脸的长宽,心里暗叹他对尺寸的敏感。

    傅睿旭低头:在动物界,眼神对视意味着挑衅,她在挑衅我?

    姜北看着傅睿旭斜扬的眼神逐渐犀利,突觉脸上一凉。

    云驰品着嘴里的酸甜,用水杯贴了下姜北的面颊:“这个我喝过了,你要怎么办?”

    “没关系的。”姜北回正视线,伸手去接水杯。

    “你要喝我喝过的?”云驰将水杯从她脸旁移开,摆出震惊脸。

    诶?刚才姜北是没意识到这是他喝过的,现在却犯了难:“那我倒掉。”

    云驰:“……”

    姜北以为他不信:“我会倒掉的。”不会偷喝。

    一旁打闹的谢晓楠:“就是,谁稀罕。”

    傅睿旭插嘴:“要不给我喝吧。”

    云驰无视他人:“你泡的什么?还挺好喝。”

    “就是放了点柠檬。”姜北像是悟到什么,又不太确定,“要不,你喝完再还我?”

    云驰掌心摊开,曲曲四指。

    姜北看向他手,又抬头看他不像说笑的眼神,愣神一秒后,红着脸将手里的瓶盖放到云驰手上。

    “我洗完后还你。”云驰拧上瓶盖,往(12)班走。

    傅睿旭、麦泽洋:?

    你喝我水杯的时候怎么不洗?

    “记得还,你要不还,我就去你们班拿了。”谢晓楠大喊。

    姜北看向身后几人,又看看手心,最后看向(12)班门口,小声喃喃:“原来是喜欢酸的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