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拨

    云驰拿的是一个全黑磨砂质感的水壶,形状有点像短脖子啤酒瓶,简约大气。

    他慢悠悠地拧开瓶盖,接了水,又拧上。

    姜北以为云驰要让开,便往前一步,没曾想,云驰又定了住。

    姜北没注意,一脚踩在了云驰的球鞋鞋跟,她慌忙后退:“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要走。”

    刚接完水的顾思源注意到这幕,靠到墙上,等着看好戏。

    云驰平时最讨厌两件事,别人碰他头发和踩他鞋,这妹儿竟然踩他最心爱的鞋子,她死定了。

    但很快顾思源就傻眼了。

    云驰只看了眼姜北的脚,单手漫不经心地耍着水壶,像调酒里的转瓶,语气微冷地问:“我洗杯子,不行?”

    “可以,你先洗。”姜北站在身后,慌乱地抓紧手里的杯子。

    原本她想说,你慢慢来,我不急,但实际她挺急的,所以就省略了后面那句话,希冀着云驰能快点。

    只是云驰一点儿没如她所愿。

    3分钟后,其他队伍的人来来回回换了好几个,云驰却还在接水。

    姜北见旁边又走了一个,犹豫着要不要换个队伍。

    要不,还是换一个吧。

    姜北看向云驰。

    云驰灌了冷水,侧着身,举起水杯喝水,见姜北看他,嘴角轻扬:“很急?”

    姜北如实说:“2分钟后要考试。”

    云驰没想到姜北会这么实诚,又觉得她好像就是这样的,突然很想笑。

    “阿驰,你好了没?你那水杯不就喝喝水吗,至于洗那么多次。”没好戏看的顾思源等得不耐烦。

    云驰往水杯里加水:“你先回。”

    “快点。”顾思源催促,但没走。

    姜北盯着水漫过云驰的手,提醒道:“水满了。”

    云驰关掉开关,倒掉过满的水,拧紧瓶盖,将水杯放在水池边,开始洗手。

    姜北微微叹息,视线从云驰的侧脸移向水下那双手。

    清澈的水流划过手背凸起的骨节和青筋,手背宽厚,五指修长,充满安全感和攻击性。

    姜北看得愣神的功夫,云驰忽然抬起手,指尖弹了下。

    水花溅在姜北脸上,像走廊飘进来的潮湿水汽,冰爽清凉。

    姜北回过神,看向云驰下眼睑那颗似褪色的浅淡红痣,然后往上,对上他闪着光点的漆黑眸子。

    “抹那么多发胶干嘛?”云驰笑,痞痞的,有几分纨绔。

    姜北窘迫:“昨晚洗头,把头(发)洗坏了。”

    话一出口,姜北愣了下,随即补充道:“碎发太多,发胶抹少了没用。”

    云驰眼底藏着显而易见的笑意,说:“走了。”

    他说话时,不是对着姜北,而是对着顾思源,所以姜北没搭腔。

    顾思源跟上:“这不是昨天堵阿洋那女的吗?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云驰:“昨天。”

    顾思源:“扯吧你。什么时候见你关心女的了。”

    云驰:“你管这叫关心?”

    “不然是什么?”

    “好奇,随便问问。”

    “那你刚才甩她水也随便甩甩的?”

    “手贱呗。”

    顾思源:“……???”

    别说顾思源,就连姜北也是懵的,但她来不及多想,接了水就跑进了教室。

    还好,还剩30秒。

    高三第一场考试以抱怨声结束,怨声在早cao里加剧。

    因为下雨,早cao场地从室外转为室内,郑主任以优秀教师的身份,在台上发表老生常谈的演讲。

    姜北身披绶带,站在郑主任身后,时不时侧头,仰望身旁江如珩看似随意、实则暗藏玄机的帅气发型。

    江如珩直视前方,对姜北的目光视而不见。

    “双双,你下次给我换个发胶吧。刚才排队,已经好几个人问我是不是没洗头了。”姜北嘴唇不动,话含在嘴里小声说。

    江如珩姿势不变:“……”

    见江如珩不答,姜北继续:“双双,你有听见吗?双双?双……”

    江如珩:“别跟我说话。”

    姜北微微仰头:“你看,我嘴巴没动,他们不知道的。”

    江如珩看都不看:“你那头发,换其他的也一样。”

    姜北语塞,耷拉下肩。

    江如珩不动声色地睨了眼姜北,说:“下次我多买几种,你自己试。”

    姜北刚想冲江如珩笑,就听他说:“忍着。”

    姜北收起嘴角,看向台下密密麻麻的人头。

    (11)和(12)班几个高个子男生排在队伍最后,无精打采,昏昏欲睡,还有一个已经睡沉。

    顾思源问身边的麦泽洋:“他们怎么看起来一点儿不熟?不是说在谈恋爱吗?”

    “肯定搞地下情啊,难道光明正大给你看么。”麦泽洋一副了如指掌的模样。

    顾思源认同:“像那贼孙风格。对了,你手机拿回来了吗?”

    麦泽洋眉尾轻挑:“废话,昨晚就给我恭恭敬敬送回来了。”

    顾思源调侃:“还有脸说,被一女的堵厕所,还要大家去救。”

    麦泽洋臭屁:“我那是好男不跟女斗。不然对付她,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顾思源“呵”了声:“得了吧,是怕谢晓楠找你算帐吧。”

    麦泽洋脸上挂不住,嘴犟道:“老子怕她?只有她被我欺负的份儿。”

    顾思源“啧啧”两声,一脸不信。

    麦泽洋为了留住面子,转移话题道:“阿驰,看啥呢。”

    云驰看着瘦猴身后,带着几分玩味:“看地下情。”

    顾思源:“???”

    麦泽洋粗神经地说:“你这招够狠啊。”

    云驰眉头微皱:“什么招?”

    麦泽洋说:“你不是想去揭露那贼孙道貌岸然的丑恶嘴脸?”

    云驰不屑地勾了下嘴角:“想多了。”

    麦泽洋问:“那你盯着他们看干嘛?”

    “他早上还主动找那女的聊天,你什么时候见他主动找女的搭话了。还有那女的踩他宝贝鞋子,他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看上那女的了。”顾思源插嘴。

    麦泽洋诧异:“什么时候?昨天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你不会真想挖墙脚吧?”

    云驰食指叩叩脑袋,潜台词“脑子是个好东西”。

    身后的陈瑄忍无可忍,规劝道:“你们几个,别再讲话了,一天到晚,什么话这么多。下次得让女生排这边,省得你们几个天天凑一块儿。”

    麦泽洋嬉皮笑脸地卖乖:“别呀,大家这就闭嘴。”

    “要真能做到才好。”陈瑄司空见惯,自然不信,她拍了拍傅睿旭的背:“还有你,站着都能睡着,我可真羡慕你。为了你们几个少惹点事,我都不知道失眠多少晚了。”

    傅睿旭眼皮翻动两下,努力睁眼。

    陈瑄问:“晚上没睡觉吗?天天一有时间就打盹。”

    傅睿旭声音还带着困意:“睡了,没睡够。”

    陈瑄摇摇头,无奈地说:“都别讲了啊,再坚持会儿就结束了。”

    没一会儿,嘴巴刚停的人,又闲不住了。

    陈瑄在提醒3次后,也懒得再提醒。

    她摸摸自己气闷的胸口,不再看那群气人的小鬼,转而撇向台上的姜北。

    台上,姜北作为优秀学生代表继续演讲道:“放弃很容易。一句睡不够,记不住,基础太差,学不进去,压力太大……都能作为大家的借口。但这是不是因为大家达不到自己或他人的预期,所以选择对自己说谎?我曾看到一句话,说,借口就是谎言。我希翼在座的每一位,都能尊从本心,不要对自己撒谎。如果你的内心有渴望,有理想,有目标,那就去奋斗,去努力,去实现。哪怕前方险阻重重,哪怕大家在奔跑的路上,哭得撕心裂肺,也请不要轻言放弃。大家,要哭着坚持,不要哭着退缩,要勇往直前,要努力奔跑,要跑得够快。然后,让风,替大家擦干眼泪。”

    姜北停顿,做最后的结语:“我相信,在做题的日复一日里,大家都泛着光;在努力拼搏的高中岁月里,大家的能力,可以超越想象;在往后星光璀璨的未来里,大家虽生而平凡,亦可伟大结束。”

    姜北声音不大,也没有激昂澎湃,但语气坚定有力,给人一种欣欣向荣,永不言败的固执与希翼。

    台下静声一片,随后有人带头鼓掌,其他人开始跟着鼓掌。

    姜北致谢下台。

    起初姜北还似波澜不惊、镇定自若,等到了台下,马上拔腿,小跑进队伍,排到了第一位谢晓楠身后。

    谢晓楠转过头,双手搓揉姜北细滑的脸蛋,夸赞道:“北儿,你好棒啊。”

    姜北眼睛弯起:“幸好没有忘词。”

    谢晓楠放下手:“你准备了一晚,肯定不会出错的。”

    姜北笑着“嗯”了声。

    队伍后排。

    麦泽洋看着姜北惊慌的搞笑跑姿,笑道:“不是,她怎么还两幅面孔呢?刚不还壮志凌云的样子么,怎么一下台就怂了。亏老子差点被她打动,打算回去做他个十张试卷。”

    顾思源:“她这发型,适合放网上吗?别误会大家学校都忙得没空洗头。”

    睁开眼睛的傅睿旭:“说的挺好的。”

    云驰深邃的眼盯着姜北娇小的背影,倏地撑掌挡住嘴角的笑:“挺逗。”

    麦泽洋、顾思源、傅睿旭齐齐看向云驰:?

    他什么情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