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跟我说明干什么,反正又不是跟我谈。

跟我说明干什么,反正又不是跟我谈。

      一场大雨,不但没将燕京的气温降下,反而以42度的高温,将“燕京烧烤天”送上热搜。

    姜北、谢晓楠、陈子浩、林衡趁着晚自习开始前,蹲在cao场旁的水泥路,围成一圈。

    陈子浩手拿平底锅,将信将疑地问:“这能行吗?”

    谢晓楠手指摸了下锅底,猛地缩手:“好烫。晒一下午了,应该可以。”

    姜北双手撑着下巴,问:“为什么不中午来啊?现在地面好像没中午那么烫了。”

    陈子浩、谢晓楠异口同声:“太晒了。”

    姜北“喔”了声。

    林衡取出一个鸡蛋:“可以了,把锅放上去吧。”

    陈子浩将锅放上去,姜北负责倒油,林衡负责打蛋。

    等一套流程做完,四人紧张且期待地盯着落入锅里的鸡蛋,看它会不会熟。

    云驰、顾思源等人从室内篮球场出来,刚好看到“蹲坑”姿势的四人。

    麦泽洋“cao”了一声,火速跑向谢晓楠,挤到谢晓楠和陈子浩中间,问:“你们干嘛呢?”

    谢晓楠推了推麦泽洋:“好挤,你过去点。”

    麦泽洋推开陈子浩:“听见没有,过去点。”

    陈子浩挪了挪步伐,往姜北身旁移动。

    姜北见没人应麦泽洋,答:“大家在模仿网上的地面烤鸡蛋。”

    姜北刚说完,忽觉头顶阴凉。

    她头后仰,视线上移,就见云驰正站在身后,旁边还跟着好几个人。

    云驰随意地扎着狼尾鲻鱼头,穿着短袖蓝白校服,袖子撸在肩头,露出肌rou饱满健硕的手臂,或许是因刚运动过,手臂上还盘虬着几根兴奋凸起的青筋。

    他食指灵巧从容地旋转着篮球,低头俯视蹲地的姜北,神色兴味地问:“你们这些东西哪儿来的?”

    姜北声音略显僵硬,答:“超市买的。”

    云驰睨眼看她,狭长的眼底含着笑意,头顶,金光闪闪。

    姜北被云驰后脑勺刺眼的阳光照得有些恍惚,忽听陈子浩喊她。

    “北儿,你快看,好像真能熟。”

    陈子浩兴奋的声音缓和姜北的紧张,姜北感兴趣地回头,看向锅里的鸡蛋。

    此时,摊平的蛋白已经变白,隐约有2、3分熟的样子。

    姜北忍不住惊呼:“真的能熟!”

    “北儿,你把你脚边的袋子给我。”林衡右手握着平底锅把手,向姜北探出左手。

    姜北应:“好。”

    地上有两个便利袋,一个装鸡蛋,一个装锅铲。

    姜北不知林衡要哪个,干脆解开袋子,两个都推到他脚边。

    林衡取出锅铲,翻动蛋白。

    顾思源揶揄:“家伙还挺齐,连锅铲都买了。人才啊。”

    林衡将鸡蛋翻了个面,说:“过奖。”

    顾思源:“……我不是在夸你们。”

    林衡推了下眼镜,好似没听见这句。

    傅睿旭兴致勃勃地盯着锅里的蛋,问:“这能吃吗?”

    姜北迟疑道:“可以吧。”

    以姜北多年的观察,无论江丹青做的东西多黑暗,辛康盛和江如珩的身体从来都没出现过问题,所以对于这种纯天然、太阳能发热煮出来的东西,姜北自然认为只要熟了,是能吃的。

    云驰拍停手里的篮球,蹲下身,靠近姜北后侧,说:“挪点地方给我。”

    熟悉的气息夹杂着运动后汗味袭来。

    灼热、暧昧、充满荷尔蒙……

    平常的一句话,因为距离太近,惹得姜北热红耳朵,姜北强装淡定,估摸着两边的间距。

    窄得再容不下一个人。

    姜北无奈,想不通云驰为什么突然要加入进来。

    她抓着脚踝,蹲身往后退。

    “喂。”云驰带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燥热、低哑、充满痞气和戏弄,“你再退就踩我身上了。”

    湿热的气息吹动耳鬓的碎发。

    姜北耳根微痒。

    她回头。

    只见自己与云驰身距,仅差3、4厘米,她的脚跟几乎要碰上他的运动鞋尖。

    好近!

    姜北脑子一懵,登时跳到一边。

    “对、对不起,我没注意。”

    姜北紧张地抓紧裸露在外的脚踝,磕绊道歉。

    心脏犹如迷失的小鹿,慌乱不堪。

    面颊被日光晒出暗红,变得更加guntang。

    云驰转着撑在地上的篮球,视线落在别处,漫不经心地问:“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姜北一听,问:“我为什么要故意踩你?”

    云驰停下手里的篮球,视线掠过姜北的脸。

    他轻笑,语气含着些许不真切的纵容:“真够呆的。”

    说她矮,她认了,但是说她呆,她可是全校第一。

    姜北为自己辩驳:“我还行吧。”

    “自恋倒是挺行的。”云驰揶揄。

    姜北还想反驳,就听有人说。

    “感觉还挺好玩,我也试试。”

    有人开口,挤到陈子浩另一侧,陈子浩被迫朝姜北靠近。

    这样一来,姜北和陈子浩的距离再次缩短。

    偏在这时,顾思源不知为何,也蹲到姜北身边:“小学霸,也给我挪点地方。”

    姜北应声“好”,估摸了下距离。

    她和陈子浩的距离不够再加顾思源,只能朝云驰挪动。

    姜北才挪一小步,就不动了。

    突然间,多了两个高大健壮的人,空间本就不够,云驰还把篮球放中间,即使姜北再小个,也没地方挪了。

    姜北看向云驰,商量道:“你能不能再过去点?”

    云驰把篮球拨到身后:“你靠近点不就行了。”

    姜北见有多余的空间,又朝云驰挤了挤,才勉强容下顾思源。

    顾思源挤进,紧挨着姜北和陈子浩。

    姜北手臂被挤扁,别说行动,连伸个手都为难。

    姜北看向顾思源。

    顾思源没看她。

    不过姜北总觉得他好像在聚神听什么。

    姜北又转向云驰。

    云驰对上她的视线,眼底红痣鲜艳魅惑,狭长的眼型熏染着笑意和痞气:“怎么了?”

    姜北摇摇头。

    原本姜北心里犹豫要不要再往云驰那边过去,可再过去,就要挨上了,她决定算了。

    贴着顾思源,她还能淡定,贴着云驰,她怕会得心脏病。

    身体要紧。

    就在姜北放弃时,云驰忽然后撤一步,说:“再出来点。”

    姜北没想到云驰这么自觉,暗自松了口气,跟着挪出舒适的空间。

    姜北退的同时,其他人也在退。

    很快,4个人的小圈子就成了10来人的大圈子。

    谢晓楠推了下挤着自己的麦泽洋:“你们当丢手绢呢。这么闲,都围这儿干什么。”

    麦泽洋厚脸皮地说:“你要玩也行啊。”

    “这个还不能吃吗?”傅睿旭指着锅里的蛋,问“厨师”林衡。

    林衡惊讶:“你真要吃?”

    傅睿旭:“不然你们做起来干嘛?”

    林衡:“大家只是做个实验。”

    陈子浩:“为什么你也要加进来啊?”

    顾思源“嘿嘿”两声:“凑个热闹。”

    陈子浩拍了拍顾思源肩:“人才啊。”

    顾思源挥开手:“滚。”

    一时间,围着10来人的cao场旁热闹异常。

    有人等不及,直接取了鸡蛋,砸在地上,还有人在地面滚着一整颗鸡蛋……

    姜北也从林衡那儿接了个鸡蛋,手心撑着,放地面滚。

    云驰双手搭在分开的膝盖,视线落在姜北脸上。

    她的额角被晒出一层薄薄的汗,浸湿耳际蜷曲的碎发,有几根碎发贴在白净细滑的面颊。

    蓦地,有股躁热冲向云驰的鼠蹊部,防不胜防。

    云驰揉揉额前的刘海,挥散夜晚旖旎的梦境,声音微哑:“我的伞呢?又忘拿了?”

    姜北侧头,樱桃般水嫩的唇张合:“拿了。”

    “那怎么不还我?想霸占啊。”云驰清咳一声,不自觉带上明显的调戏。

    姜北没听出,焦急说明:“不是的。我前两天去你们教室找过你,他们说你请假了,所以我才没还。要么,我现在回去拿给你。”

    “你不烤你的鸡蛋了?”云驰眼珠下瞥,看向姜北掌心下的鸡蛋。

    姜北滚着鸡蛋,说:“没关系啊,我鸡蛋放这儿,你帮我看一下。”

    云驰:“……”

    “麻烦你了。”姜北以为云驰默认,便想起身,刚起一半,就被人按回原地。

    云驰松开姜北背后的衣角,说:“晚自习后,拿着伞,在cao场等我。”

    姜北“喔”了声,看向用力扯她、差点把她后颈衣服扯掉的云驰,问:“你感冒了吗?”

    云驰眼睛染笑,锋利的眼型多了几分皎皎明月般的柔和:“我还以为你这么迟钝,发现不了呢。”

    “是那天淋雨了?”姜北问。

    “不然呢。”云驰倾身,单手撑着后侧的篮球,靠近姜北,故意压低声线逗她,“要不我传给你,说不定,我就好了。”

    两人的距离猛然拉近,姜北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样只会两个人都感冒吧。”

    听墙角听得津津有味的顾思源猝不及防,脚踝被摔倒的姜北踢了下。

    姜北心里羞窘,快速撑立起来,同顾思源道歉:“对不起,我踢到你了。”

    顾思源拍拍裤脚,极为大度地说:“没事,你别管我,你们继续聊。”

    姜北“喔”了声,但也不知道继续聊什么,脑子仍在极速思考。

    云驰是不是跟阿吉、小米一样,有贴人的习惯,不然怎么每次都不声不响就靠近她,吓她好几次。

    “嫌弃我?怕我传染给你啊。”

    发呆被打断,姜北回神,就见云驰眉头微皱,嘴角下沉,可眼底似乎又隐忍着笑意。

    姜北分不清他是生气还是高兴,拍拍手上的灰,澄清道:“不、不是,是你靠太近了。”

    云驰黑亮幽深的眸子在姜北脸上逗留,逐渐漫上几分轻佻与风流:“更近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过。”

    姜北脸上颜色二次加深:“那天是你看不清才要近点,今天不用,所以不用靠这么近。”

    云驰嘴角上扬,浪荡不羁地笑:“有跟别人更近过吗?”

    姜北不敢看云驰勾魂的笑,低下头,耳根浸满红,应:“有。”

    mama、小时候的双双,都亲过她的脸。

    姜北感觉云驰身体怔了下,她不确定地偏头。

    云驰脸上依然在笑,只是不知为何,姜北感觉他这笑不像刚才,并不开心,似乎还有些生气。

    “姜北,挺能耐啊,成年了吗,就学人谈恋爱。”云驰痞笑着,声音轻浮又佻达,还带着一丝喑哑。

    “我没有谈恋爱。”姜北说。

    “跟我说明干什么,反正又不是跟我谈。”云驰似笑非笑。

    姜北不知道该怎么接,心想。

    难道云驰不支撑早恋?

    云驰似没趣,弹了下舌,托起篮球,起身。

    他从姜北身后,踢了脚顾思源,冷声说:“走了。”

    正听得上头的顾思源揉揉蹲麻的腿,问:“什么情况,刚不聊sao还聊挺高兴的么?你这家伙,最近肯定哪里……”

    云驰将篮球扔向顾思源:“废什么话,不走就继续留这烤鸡蛋。”

    “不对劲。”

    顾思源接住球,将没说完的补充完,见云驰径自走人,跟上:“得,走走走。驰爷,你最近火气这么大,是不是该找个妹子排……”

    话还没说完,顾思源就被云驰投来的眼神震慑住。

    姜北从没见过云驰露出那么吓人的眼神。

    云驰眼型本就锋利狭长,生气时,上眼皮下压,就显得更加凶狠,加上极黑的瞳色,即使是夏日,日头正盛,也让人无端觉得寒森森的。

    姜北双目睖睁,思绪恍惚。

    云驰眼神骤然扫向她。

    两人四目相对。

    姜北慌乱避开,低头滚着鸡蛋。

    这一举动落在云驰眼里,云驰不耐烦地“啧”了声。

    随后轻飘飘、略微沙哑的嗓音降进姜北耳朵:“胆小鬼。”

    姜北不敢立马回头,等脚步声离远,才悄悄转头,望向云驰的背影。

    云驰被男生围绕,即使在北方众多高俏挺拔的男高生中,依然卓然不群。

    几个男生勾肩搭背,说说笑笑。

    姜北隐约还能听见几声“刚他们俩说什么悄悄话”、“驰爷对人那么凶干什么”、“我还以为驰爷动春心了”之类的话。

    姜北担心又撞上云驰回头,看了一眼,便匆匆转回来,继续烤鸡蛋,心里有点失落。

    原本还想着,这个鸡蛋要是能烤熟,就送他吃。

    实验证明带壳的鸡蛋是考不熟的,所以姜北决定将鸡蛋改为感冒药。

    晚饭时间,姜北顺路到医务室。

    校医不在,却遇见了徐研。

    徐研戴着口罩,见到姜北,问:“你身体不舒服吗?”

    姜北说:“不是,我是来买感冒药送人的。”

    徐研笑出声,坐到休息椅上:“没见过有人送感冒药的。校医不在,一起等下吧。”

    姜北坐到徐研旁边:“你感冒了?”

    徐研缓缓咳嗽,嗓子全哑地说:“嗯,昨天想着撑一撑就好,没想到今天反而严重了,只好来医务室看下。”

    姜北看徐研面部发红,问:“我能摸下你额头么?你可能发热了。”

    徐研笑了笑,略微倾身:“可以。”

    徐研的刘海是偏长的,垂落在额头两侧,有时候从别人的角度来看,是有些挡眼睛的,但自高一起,徐研就一直是这个发型,所以姜北觉得她应该是习惯了。

    姜北轻轻拨开徐研额前过长的刘海,手背贴住她的额头,另一手背贴着自己的:“你额头好烫,那个,要不打个电话给校医吧,我偷偷带了手机。”

    徐研锐利的眼底盈着暖意:“不用了,我来蛮久了,校医应该快回来了。”

    姜北点点头,收回手,撑在椅子两边,双脚伸直,轻轻碰着脚尖。

    “那个人,杯子还你了吗?”徐研问。

    姜北侧头:“没有,可能忘记了。”

    “搞不好,他不想还了。”徐研说。

    姜北微怔:“这我没想过。不过也没事,我最近都在用你的杯子喝水,猫咪很可爱,用它喝水,心情都会变好。”

    “噗~咳咳……”徐研忍俊不禁。

    姜北懵懂,不知徐研笑什么。

    徐研没说明,说:“校医来了。”

    姜北听见开门声,校医从门外走来。

    “你们俩,哪里不舒服吗?”校医取来门口的白大褂套上。

    姜北站起:“丁医生,徐研可能发热了,我是来买感冒药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