询问

    闹得这么大,店家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云驰刚扔掉手上的项圈,人就推门进来了。

    最先进门的是一个眼睛很媚,下巴削瘦,穿着深色花衬衫、黑西裤的男人,像极得道多年的狐狸,化成了人。

    他身后那个男人,倒比他像人,一身休闲装扮,气质斯文儒雅,戴着副金细框眼镜,五官深邃立体,眼神略显忧郁。

    云驰觉得后面那个有些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

    安保人员紧跟进来,倒也没有立马动手,只是把住门口,不让人离开。

    “花衬衫”男人快速扫眼现场,视线落向王哥,对身边人说:“小八,报警。”

    小八应:“好嘞。”

    男人唤住准备开门出去的小八:“该怎么说,知道吧?”

    小八停住:“知道,晟哥。我就说发现这里有人聚众吸毒,要举报,并且大家愿意积极配合调查。”

    江希晟略微点头:“有进步,去吧。”

    得到表扬的小八喜滋滋地跑了出去。

    云驰早知道这事要去次警局,没想到这人处理得这么快,像是早知道这些人在这儿吸毒似的。

    云驰不动声色地打量江希晟。

    江希晟只看了云驰一眼,走向捂着肚子的王哥,蹲下,掀开他的衣摆,查看伤口。

    下手很重,但还算有分寸,只有十多粒红色印痕,没有捅出窟窿。

    江希晟瞟了眼台几上的项圈,眯眼微笑:“王志,来我场子,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

    王志本想着让陈科吸毒,再举报。

    陈科家里有人是上面的,如果陈科在这里出事,那人一定会找江希晟麻烦。

    没想到中途来了云驰这群人。

    原以为顺便再加件打架斗殴,让麻烦更大些,谁知搞砸了。

    王志捂着肚子,强撑起上身,假笑道:“晟哥,大家都是一条道上的,这种事很平常,没必要喊警察吧。”

    江希晟像是听了一个笑话:“谁跟你一条道的,你走黑道,我走的,可是社会主义道路。”

    江希晟话一出,云驰等人忍不住笑出声,丝毫没有因为报警而惶恐。

    江希晟捡起王志口袋掉出的白粉:“你把这玩意带我店里,也是给我惹了不少麻烦啊。幸好,有这些小伙儿见义勇为,大家坚决抵制,积极报警。行了,你就在这儿等警察来吧。”

    “晟、晟哥……”

    王志还想再说,江希晟完全不听他的,径自起身。

    倏地,江希晟瞥见身旁的陈建斌,视线落在他裤子和鞋上,说:“新来的?我不是说过,上班要穿企业发的制服和鞋子么。”

    麦泽洋再也忍不住,扶着沙发爆笑,陈建斌窘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不是为了方便监视,谁没事去员工更衣室“借”衣服啊。

    领班打扮的男人不好意思地开口:“晟哥,他不是大家店的。这衣服,估计是他自己拿去穿上的。”

    沈聿修轻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小孩应该还是学生。”

    “你认识?”江希晟问。

    “见过。那个,云家的独孙。其他几个,顾家、傅家……”沈聿修声音不大,仅让江希晟听见。

    “那我这警还报对了,不然我一个正经商人,可惹不起这么多人。”江希晟坐到沙发,对云驰等人说,“坐吧,等警察来了再说。很快,最多5分钟。”

    云驰看了眼时间,还早,便坐到傅睿旭身旁。

    云驰取出烟盒,刚想取出一根,想起自己没火,又塞了回去,转而加大包厢里的通风力度。

    “抱歉了,打坏的东西,我会照价赔偿。”

    江希晟靠向沙发:“业务很熟练啊。”

    云驰想起姜北上次的话,低笑:“还行吧。”

    也不知道她又约了谁,真够忙的。

    cao!他在想什么?!

    云驰猛地一惊,为脑子一闪而过的念头感到荒谬。

    “进过警局么?”江希晟不动声色地观察走神的云驰。

    云驰注意到男人的视线,收回神,虚晃道:“今天第一次。”

    “之前没进过?”江希晟略微惊讶,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云驰多敏锐的人,立马听出话里的意思:“之前也就是‘你情我愿’,不至于惊动警察。”

    江希晟觉得云驰讲话有趣,说:“看你们现在还挺淡定啊。”

    云驰轻描淡写地说:“见义勇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见云驰听懂自己的暗示,江希晟嘴角上扬,便没再说话。

    5分钟没到,警察就来了。

    江希晟上前,给为首的警察递了根烟,警察摆手拒绝。

    两人又到旁边聊了会儿,回来后,在场的数人都被带去了警局。

    傅沐司从律所赶到警局时,云驰等人排排坐在警局的客椅上,模样还算端正规矩。

    傅沐司向警察出示律师证,朝他们走去。

    傅睿旭像是有心灵感应,一睁眼,就见着了自己的亲哥,他站起,喊:“哥。”

    其他人也跟喊:“沐司哥。”

    傅沐司例行公事地问:“警察询问时,都有按我教的说吧?”

    “当然啦。麻烦你跑一趟,已经够不好意思,怎么还能给你添堵呢。”顾思源油腔滑调地说。

    傅沐司肃正道:“那就好,你们在这儿等我。”

    他又转向傅睿旭:“还有你,等下跟我回家。”

    傅沐司跟一名警员离开后,顾思源感慨道:“沐司哥还是这么严肃啊。”

    麦泽洋摸摸锅盖头,蔫巴地说:“从小,我最怕他了,等下你们在我前面挡着点啊。”

    没多久,手续就办完了。

    傅沐司领着云驰等人,走在江希晟身边,朝警局外走:“故意伤害罪、企图诱导教唆未成年吸毒、吸毒、涉黑,加上陈科父母的协助,这些人根据情节轻重,会被判处3到7年有期徒刑,这段时间,是没办法出来惹麻烦了。”

    江希晟商业吹捧:“傅律师不愧是大律师,能力和效率果然出众。”

    傅沐司伸出手,客气道:“家弟的事,这次还得感谢你们的帮忙。要不是你们,他们就不是简单询问这么好处理了。”

    江希晟握了下,松开:“客气了。我也不过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而已。”

    “当然。以后有事,需要我帮忙,我一定尽力。”说着,傅沐司对沈聿修略微点头,“下次有时间再约。我先带他们回去了。”

    沈聿修礼节性微笑:“等你电话。”

    送江希晟、沈聿修离开后,傅沐司带着云驰等人朝自己的车走去。

    “这次,陈科父母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算你走运。但你要再这么混不吝,迟早惹上大麻烦。”傅沐司对云驰说。

    云驰表面看似听进去了,实则不放心上:“下不为例。”

    顾思源说:“就是便宜陈科那小子了,还要帮他作证,说他是被那群人威胁的。”

    傅沐司假装没听见,继续说:“把那个没用的视频删了,别给自己留麻烦。不是对方先动手,就叫正当防卫,下次至少先挨上几拳再还手。”

    傅沐司神情严肃,看不出是不是玩笑话。

    麦泽洋跟在身后嘀咕:“这酒瓶子都往头上招呼了,还不是正当防卫啊。”

    傅沐司听见,回头瞪麦泽洋一眼,说:“挡住,算正当防卫,后面你们把人打成那样,就叫互殴。”

    麦泽洋被傅沐司一瞪,也不说话了。

    “知道了,大家下次注意。”云驰说。

    “下次?”

    傅沐司意犹未尽地看云驰一眼,心灰意冷地截断了话。

    自己亲弟弟都不听他的,还指望云驰听么。

    等走到车旁,傅沐司打开车门,说:“今晚的事,除了还没成年的小源和小旭,其他人父母都还不知道,我也不打算说。”

    陈建斌有种劫后重生的摆脱:“沐司哥,我就知道你上道。”

    傅沐司公事公办地说:“别高兴太早。律师费,除了小源,我已经发你们每个人邮箱,今晚11点前转我账上,不然就别怪我去找你们家长要了。”

    他又转向傅睿旭:“你也一样。还有,下次再惹事,别说我是你监护人,大家爸妈还没死。”

    傅睿旭很自然地说:“我没钱,要不你还是去找我监护人吧。”

    傅沐司:“……”

    云驰见傅沐司嘴角绷紧,说:“他那份,我会一起转过去。”

    傅沐司睇眼云驰,上车,探出头说:“少惹点事。这次你们运气好,前后有人打点,那群人也不敢多说话,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傅睿旭朝云驰咕哝:“大家不是见义勇为么?”

    傅沐司面无表情地盯着立在原地的傅睿旭,命令式地说:“还不上车。”

    见傅沐司还没走,麦泽洋推着傅睿旭,送他上车:“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架都打完了,你早点回去补觉。”

    傅睿旭坐上副驾驶座,别上安全带,心不甘情不愿:“我可以自己骑车回去。”

    傅沐司懒得搭话,一踩油门,开车离开。

    郑永年轻吁一口气:“这比我见亲大哥还紧张,也难怪阿旭需要偶尔发下疯了,一家子都这样的,闷都闷坏了。”

    电话响起。

    云驰看了眼郑坤的来电,问:“还有心情玩吗?”

    其他人:那还用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