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不就没让你送女朋友上车吗?给我甩什么脸色。

不就没让你送女朋友上车吗?给我甩什么脸色。

    郑永年拎着外卖和一个透明塑料袋进门,后面跟着陈建斌和柯辰。

    三人一进来,诊疗室变得更加吵闹。

    姜北冲三人挥手打招呼。

    郑永年看到姜北坐在点滴椅上,穿着极不合身的校服,就猜到了手里衣服是给谁的。

    他走过去,把手里塑料袋递给姜北,说:“给,我找人借的衣服,你应该能穿。”

    姜北接过袋子,取出一看,是女生的尺码:“你怎么会带着女生的衣服?”

    郑永年走向云驰:“他让我带的。”

    姜北看向床上的云驰。

    云驰接过郑永年的外卖,解开包装纸,慢悠悠地说:“去外面厕所,把衣服换下来还我吧。我可不想半裸着去医院。”

    “喔,好。”

    姜北站起,拿着衣服往门外走。

    但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一时脑子也没反应过来。

    姜北换好衣服回去时,救护车已经到了,停在校医室门口。

    丁医生和开车的人正在抬屁股受伤的顾思源上车。

    姜北快跑两步,把衣服还给云驰。

    云驰站在车边,接过衣服。

    云驰随手把衣服套上。

    蓦地,身体一僵。

    姜北注意到云驰的反应。

    这才想起,自己穿他衣服的时候,没脱胸罩,把他衣服弄湿了。

    “对不起,我把你衣服弄湿了。”

    云驰穿好衣服:“算了。”

    “小伙子,身材挺好,平时没少健身吧?”司机将顾思源推上车,跟云驰闲聊。

    “还好,有空的时候会练。”云驰将黏在胸口的衣服往外拉了拉。

    “你们还有时间去健身呢?”

    云驰笑了笑,手掌撑着车尾,单脚一蹬,利落地翻身上车。

    云驰坐在凳子上,对郑永年说:“她没带伞,等下你们一起走。”

    郑永年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

    救护车还没出视线,雨势已经小了。

    郑永年和姜北撑一把伞,柯辰和陈建斌撑一把,四人朝教学楼走去。

    “幸好我来送伞,不然光靠丁医生那一把伞,你们三个人怎么撑?”陈建斌沾沾自喜。

    柯辰:“别卖弄了,你也就是顺便路过的事儿。”

    陈建斌:“送伞是顺便的,借衣服我可是特意去找陈橙借的。”

    姜北惊讶:“诶?陈橙?17班的陈橙吗?”

    陈建斌:“是啊。这么说来,她以前也是11班的吧?后来文理分班才分出去的。”

    姜北:“嗯,以前她坐我后桌。你们也认识她吗?”

    “哈哈。何止认识,他们俩还谈过呢。”陈建斌指向姜北身旁的郑永年。

    姜北吃惊地看向郑永年。

    陈橙跟她关系挺好的,都没听她说起过这事。

    郑永年有些不好意思:“丫的,你话怎么这么多?那都是高一时候的事了。”

    姜北想起郑永年花期般丰富短暂的恋爱,有点好奇,又不忍追问,转移话题道:“明天衣服我是给你,还是直接给陈橙?”

    “给我吧。”郑永年说。

    “好。”

    四人一路闲聊,到(12)班时,不期然,遇见从后门出来的江如珩。

    江如珩脸上出现短暂的错愕,又回归平静,朝倒水的地方走去。

    姜北看着江如珩的背影,有点担心江如珩会不高兴。

    如果江如珩不让她跟云驰他们来往,她要怎么办呢?

    郑永年注意到姜北不善掩饰的为难表情,说:“大家先进去了。”

    姜北回过神,在胸前挥挥手,说:“嗯,谢谢你们送我过来。”

    “别这么客气。你那个写检讨的方法很管用,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常常写呢。”陈建斌说笑道。

    姜北笑出声。

    等几人分开,姜北去接水的地方,看了一眼。

    见没其他人,她走过去,悄悄说:“我刚才没带伞,他们送我过来。”

    江如珩看向拐角,见没人,“嗯”了声。

    姜北:“我跟他们在一起,你会不高兴吗?”

    江如珩停下倒水的动作,面向姜北:“要是我不高兴,你会怎么办?会跟他们保持距离吗?”

    姜北没说话。

    “你上次说的新朋友就是云驰,所以才不跟我说,是吗?”江如珩问。

    姜北点点头:“我怕你不喜欢。”

    “我是不喜欢。”江如珩开门见山。

    又说:“但你交什么朋友,跟谁交朋友,我不会干涉。”

    两人是龙凤胎,姜北瞬间明白江如珩的意思。

    不喜欢,但也不会阻止,这已经是他的默许。

    姜北舒了口气。

    如果江如珩反对,她或许会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这种事情。

    她很贪心。

    既不想要弟弟不高兴,也不想放弃跟云驰他们来往。

    江如珩倒好水,拿起水杯:“下次别在学校跟我搭讪,没人也不行。”

    姜北微微一笑:“知道了。”

    看着弟弟善解人意的背影,姜北忍不住唤住他:“双双。”

    江如珩停下。

    “你真好。”

    江如珩看姜北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姜北原本以为云驰他们受伤,晚自习是不会来了。

    没想到她离开教室,拎着衣服,走到楼道口时,竟遇到了云驰。

    云驰站在半层楼梯间,背靠着墙,身旁放着根腋下拐,伤势看起来,好像比下午还要严重。

    云驰见到姜北,抬头,看着她。

    模样一如既往。

    带着疏离内敛的狂和那股不可一世的拽劲儿。

    姜北取下耳机塞进口袋,小碎步跑下楼梯,站到他身前:“你需不需要帮忙?”

    “没事。你先走吧。”

    姜北想,或许云驰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下楼不方便的样子,于是打算离开。

    她刚走没几步,就听见拐杖落地的声音。

    姜北回头,捡起地上的拐杖,递给云驰:“你有人来接吗?”

    云驰将拐杖放在腋下:“嗯,在校门口。”

    “那要不我去找他,让他进来。”

    “……”

    姜北以为云驰是担心门卫不让进,说:“跟门卫好好说,他会让人进来的。”

    一声细不可察的轻叹,云驰缓缓说:“你搭把手,陪我走到校门口。”

    “好。”

    姜北把装衣服的袋子套在手腕,扶住云驰的手臂:“你当心点,别摔倒了。”

    云驰撑着拐杖:“把那个给我。”

    云驰指的,是姜北手上的袋子。

    姜北说:“不用,我拿着就行。”

    “打到我手了。”

    姜北一看,还真是。

    她取下袋子,交给云驰:“那你先帮我拿着。”

    两人朝楼梯走。

    下台阶时,姜北感觉到云驰身上的热度,和略微急促的喘息,侧仰起头。

    云驰额头出了层薄汗,柱拐杖下楼梯时,似乎还有些不习惯。

    姜北不自觉用力,想帮他分担下楼压力。

    但无论她怎么扶云驰,云驰下楼好像都很吃力。

    姜北忍不住问:“你要不要搭着我,我这样扶,使不上劲。”

    “怎么搭?”

    云驰声音磁性沙哑。

    姜北拍拍自己的肩。

    “你把手放我肩上,这样可能好走点。”

    云驰缄默几秒,将袋子换只手拿,另一只手落在姜北肩上。

    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闷热潮湿的体温透过布料,熨贴皮肤。

    姜北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寻了个方便支撑的角度,抓住云驰搭着她的手臂,撑着云驰下楼。

    “姜北。”云驰突然停住脚步。

    “什么?”姜北也跟着停下。

    “你放松点,我手要被你拽脱臼了。你再这么使劲拽我,别到时候,我脚还没好,手也搭上了。”

    经云驰一说,姜北这才发觉,自己拽得太紧,云驰整个人都被迫往她身上倾斜。

    她赶紧松了松手劲。

    “我、我有点紧张。”姜北如实地说。

    云驰喉咙滚了下:“紧张什么?”

    拐杖柱在地面,哒、哒……

    跟着单脚落地的声音在楼道回荡。

    以前姜北没觉得学校台阶多,今天才发现,他们学校台阶是比一般楼梯多些。

    见姜北不说话,云驰走下最后一层台阶,问:“你对别人也这样吗?”

    姜北误以为云驰指的是帮他下楼梯的事,说:“同学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吗?如果是换成林衡他们受伤,我也会帮的。”

    云驰声音染上一丝不悦:“我不是指这个。”

    “什么?”姜北问。

    “你刚刚说你紧张。”

    姜北摇了摇头,低着头不敢看云驰。

    云驰有些无奈:“真不知道该说你段位高,还是天然呆。”

    姜北扶了下滑落的眼镜,迷茫地看向云驰。

    太过单纯的眼神,云驰一时无言。

    姜北问:“这里没有楼梯,你能自己走吗?”

    云驰松开姜北,拄着拐走。

    姜北走在云驰身侧:“你把袋子给我吧,我自己拿。”

    “到门口给你。”

    “你是病人,还是我拿吧。”

    “只是腿瘸了,又不是手断了,一件衣服还拿得住。”

    见云驰坚持,姜北也不争了。

    两人走到半路,云驰突然问:“你真的是因为学习,才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姜北愣神,说:“嗯,我想去M国的A大,所以现在,除了学习,没想过其他的。”

    “跟我在一起就不能去A大了?”云驰感到好气又好笑。

    姜北认真想了下:“不都说早恋会影响成绩么。”

    “要不影响,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云驰问。

    姜北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心脏却越跳越有力:“我、我不知道。你不是说,当你没说过么?”

    姜北的逃避,令云驰有些不爽。

    “因为你看上去胆子很小。”

    云驰看着姜北低垂的发顶:“我要不那么说,你今天还会主动来找我吗?”

    姜北几乎没有迟疑:“会的。我担心你们。”

    以前听到云驰的消息,她只是倾听者,但现在,他们是朋友了,她关心他,担心他,是可以的。

    云驰脚步一顿,轻笑:“那看来是我还不够了解你。”

    “嗯?”

    见姜北困惑,云驰说:“我以为以你的性格,拒绝别人后,会因为愧疚躲远远的。”

    “我没觉得愧疚。”姜北咕哝,“我……”

    姜北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合适不合适,但又很想让云驰知道。

    她没有觉得愧疚,但是她有点难过。

    云驰似乎知道姜北想说什么,心里升起期待雀跃:“你什么?”

    两人走出校门。

    姜北刚想回答,就见一男人探出车窗,冲他们喊。

    “你脚怎么了?”

    男人从路边那辆迈巴赫下来,一路快跑向他们。

    云驰看向跑近的男人:“小叔。”

    男人跑到云驰身前,抓着云驰,心急如焚,上下打量:“怎么还用上拐杖了,你们学校老师不是说……”

    “小叔。”见云震要说漏嘴,云驰打断他,“有什么事,上车再说。”

    云震以为云驰自尊心强,才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便没继续。

    他看向云驰身旁的小女生,有些吃惊。

    “这小女孩是谁?没见过啊。”

    “叔叔好,我是姜北,是云驰隔壁班的同学。大家刚刚遇见,就一起出来了。”姜北浅浅一笑。

    云震先是不相信地看了眼云驰,见他竟然没反驳,客套地说:“这样啊,那谢谢你陪他了。对了,你家住哪儿?需不需要大家送你回去?”

    “不麻烦了,接我的人已经到了。”姜北指向刘姨停车的地方。

    “行,那我送你过去。”云震又对云驰说,“你上车等我。”

    云驰不肯:“我送她过去。”

    云震微怒:“腿都这样了,还不赶紧上车。”

    “没事的,我自己过去就行。”

    姜北又转向云驰:“我的衣服。”

    云驰语塞,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他把衣服还给姜北。

    姜北拎着衣服:“那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姜北跑回车上。

    “你……”云震还没从云驰帮女人拿衣服这事里回过神。

    见姜北的车离开,云驰给云震甩了个脸色,径自走到车旁,开了车门,把拐杖横放车座下,坐上车。

    云震是过来人,在大吃两惊后,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跟着上车,坐到云驰旁边,比起刚才的担忧,放松很多:“原来你脚没事啊。”

    “嗯。”云驰头靠向座椅,闭上眼睛,散发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场。

    “臭小子,不就没让你送女朋友上车吗?给我甩什么脸色。”

    云驰牙根咬紧:“小叔,现在先别跟我讲话,我怕会忍不住把你踹出去。”

    云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