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会让你比接吻还舒服。让我摸摸,好不好

会让你比接吻还舒服。让我摸摸,好不好

    一通电话下来,不善撒谎又仓促拨打电话的姜北只争取到45分钟的时间。

    姜北收起手机,透过眼镜上沿,心虚地看向云驰。

    云驰被气笑:“笨,撒谎都不会。”

    说着,云驰单手撑桌,翻转个身,往门口走。

    姜北没跟上去,走到窗边关窗。

    云驰听到响动,回过头:“姜北。”

    “不是要走吗?门窗要关好。”姜北关好窗,指着靠近云驰的窗户,“那个窗,你能帮忙关下吗?”

    姜北指挥云驰关窗,跑去关另一扇窗:“晚上风大,说不定会下雨。”

    云驰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走去关窗。

    云驰关好窗,冷着脸,咬牙看着姜北。

    姜北确定门窗都锁好后,一脸高兴地走到云驰身边:“可以了。”

    云驰无言,盯着姜北。

    姜北眼波灿烂,笑意盈盈,依旧开朗而又没心肺。

    云驰被她脸上的情绪感染,倏地,有些绷不住脸。

    他捏住姜北的脸,看似威胁,语气却充满束手无策和妥协:“要是再耽误我时间,就别怪我不守信用了。”

    姜北抿紧双唇,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懵懂又惊怕的模样。

    云驰极力控制嘴角的弧度,在冲动化成行动前,拽着姜北快速离开。

    学校有个情侣约会圣地,就在明德楼后面的那片小树林里。

    小树林没监控,没路灯,小路错综复杂,路边设有休息的座椅。

    当时学校设计小树林,本意是给学生散心用的,没想到却成了情侣约会的地方。

    夜里,本校学生,除了情侣,大多都很默契地不会从这儿走。

    蝉虫鸣叫的小树林里,发出缠绵的暧昧喘息音和唇舌交缠的吮吸水声。

    姜北被云驰抱坐在腿上,圈在怀中,承受着过于激烈的热吻。

    云驰的舌头像条灵活的游蛇,在姜北嘴里四处舔舐,含弄,缠绕。

    “唔嗯……”

    姜北闷着声,鼻子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声被吻软的吟哦。

    听着姜北无法控制的娇喘,云驰圈在姜北后脑的手收紧,像是要把她揉碎,含进嘴里。

    他舔着姜北的下舌,牙齿在她丰嫩的唇上轻咬,一下又一下,色情又缱绻。

    姜北侧坐着,双手环着云驰的脖子,后脊背像是过电般,一阵阵轻颤,舒服得脚趾张开又蜷缩。

    云驰吻着姜北,另一只手沿着她的后背往下,指尖隔着校服,滑过凹陷的脊椎,延至后腰。

    姜北脑子昏昏沉沉,迷迷糊糊。

    云驰的手绕着腰,掀开姜北的衣摆,触摸她细滑的腰际肌肤。

    姜北骨架纤细,皮rou却很饱满,肌肤娇嫩细腻……

    美好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云驰指尖在她的腰上打转,缓缓上移。

    后背酥麻的感觉,令姜北身体悸颤。

    云驰的抚摸,姜北不是完全不知道。

    云驰想做什么,她也隐约清楚。

    但沉沦在快感下的身体,除了紧张,并不抗拒。

    因为紧张,姜北浑身紧绷,脊背挺直,被缠住的舌被动地承受着云驰的侵占,脑子捡回一丝清醒,却也不多。

    云驰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手指停留在姜北后背的胸罩上,舌轻舔姜北的唇瓣,哑声,征求道:“宝贝儿,让我摸摸。”

    姜北羞的不敢回答。

    云驰亲吻姜北的耳朵,气息吹进耳廓,灼热、急促、惑人心神:“会让你比接吻还舒服。让我摸摸,好不好?”

    敏感的耳朵酥痒不已,姜北浑身发麻,嘴像是粘住了,怎么也说不出好。

    云驰耐心地亲吻姜北,安抚姜北。

    姜北这才突破心理防线,细不可察地点了下头。

    得到同意后,云驰手指缓缓绕到前面,隔着胸罩,在饱满的rufang下沿轻轻摩挲,摸索着姜北胸罩的样式和rufang形状。

    出乎意料的,不是他想象的素净的那种,而是刻着浮雕花纹的,比想象复杂。

    如果不是这里太暗,他都想掀开她的衣服看一下。

    云驰轻吻姜北的耳朵、面颊、唇,纾缓她的紧张和害怕。

    被手指触碰的胸口,一点、一点的痒,断断续续,云驰碰一下就痒一下。

    姜北鼻子发出一声“嗯”,声音像是被摸舒服了,又像是被吓哭了,坐在云驰腿上的身体抖的更加利害。

    云驰手掌托住姜北的右乳,捏在手心,温柔地揉着。

    舌头探入姜北嘴里,再次舔弄她的舌面、舌尖、舌颚。

    云驰用着最大的耐心,最轻的力度,探索姜北诱人的身体。

    酥麻麻的快感,从被揉弄的胸口,像水似的,一点点漫上来。

    姜北身体渐渐放松下来,身心信任地圈住云驰,闭上眼睛,感受被爱护、被取悦的愉悦感。

    感觉到姜北的放松,云驰变得更加大胆,手指越过3/4胸罩,直接抚摸浑圆的上半球。

    软绵绵的,像是摸不破的水球,水嫩Q弹。

    云驰忍不住,用力捏了捏乳rou。

    “啊嗯……”一声姜北都没听过的软糯嗓音从口中溢出。

    “舒服吗?”云驰声音像从沙砾滚过,沙哑干涩。

    晚风吹起,树林里的叶子簌簌作响,掩盖了细若蚊蚋的“嗯”。

    但云驰听见了。

    云驰喉结滚动,两手绕到姜北背后,试着解她的文胸,却怎么也解不开。

    在尝试数次后,云驰胸口染上一丝火气:“这东西怎么这么难解?”

    姜北憋不住,趴在云驰身上,笑到颤抖。

    云驰不甘心,又尝试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解开的地方。

    云驰恼羞成怒,拉住文胸后面的肩带往外扯。

    姜北背过手,抓住云驰手腕,阻止道:“别这样,扣子不在那儿。”

    云驰手指在胸扣处摸了摸。

    除了布,就是布,还是连着的,难怪他解不开。

    “要脱衣服?”云驰声音沙哑。

    见姜北不说话,云驰压低音调耳语:“不说,我可直接动手脱了。”

    姜北觉得手心里的肌rou烫的吓人,她不敢放开,怕云驰真的会脱她衣服。

    姜北小声地呢喃:“在前面。”

    云驰:“……”

    姜北:“……”

    两人都尴尬着沉默,只有夏蝉叫个不停。

    云驰狠狠吻住姜北的唇,两只手握住姜北的左右rufang挑逗揉捏。

    姜北不再像刚才那样紧张,反而笑着躲闪云驰的攻击。

    云驰咬了下姜北的下唇,揉着手中的软绵,恶狠狠地说:“为什么不早说?”

    “没机会。”姜北嗫嚅。

    云驰秒懂。

    云驰放过姜北的唇,改为温柔的舔弄,手在姜北胸前摸了半圈,果然找到了一个金属扣子。

    金属扣子松开,rufang失去束缚,沉甸甸地落在炽热的手心里。

    姜北耳根发热,比起刚才,还有胸罩的遮掩,这样直接的触摸更令人害羞。

    “好软。”云驰大拇指摩挲rufang边缘,忍不住夸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