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吃醋

    云驰坐在露天抽烟区,抽完烟,驱散身上的烟味,又去厕所洗了好几把脸,让自己沉着下来后,才往回走。

    路上,一女人从身边路过,对身旁的男人骂道:“你们男人就爱那种绿茶婊,装得清纯无辜,也就你们吃这一套。那么多硬币,还不是让男人给她买的。活该出不来一个子,我看她那样儿,就是倒了八辈子霉,出不来一个子。”

    男人做小伏低地说:“好了,别气了,那种女人,我怎么会喜欢。”

    女人声音尖锐:“不喜欢?不喜欢,你眼珠子盯她腿上。还有,刚才那俩女的,那么骂我,你为什么不帮我?”

    “我怎么帮啊?他们那么多人,我难道去跟他们打吗?”

    “你是我男朋友,我被欺负了,你当然要帮我!”

    两人还在大声争执,云驰觉得烦,快走两步。

    云驰到娱乐厅时,跳舞机上已经换人。

    云驰环顾一圈。

    没见着姜北,倒是看到了顾思源几人围在推币机前。

    云驰透过缝隙,隐隐约约,看见推币机前,坐着一抹“白”。

    云驰走近。

    姜北坐在推币机前,一左一右,围着谢晓楠和李嫣然,身后站着顾思源、麦泽洋等人。

    云驰刚到顾思源身后,就听到意料中的吵嚷。

    李嫣然:“继续投!我就不信了,投了好几百枚了,还出不来一个币。”

    谢晓楠拿起游戏币,放手心,吹了一口“幸运”气,递给姜北:“北儿,继续。打爆这只吞金兽。”

    姜北拿着币,说:“要不,还是算了吧,都投好多了。”

    “不行,那臭女人讲话那么难听,非要气气她不可。”李嫣然霸气外露,“投!今天不把币投出来,大家就不离开这台机子。”

    姜北点点头,继续往“吞金兽”嘴巴里投币。

    云驰听了点大概,问:“怎么回事?”

    一直绕在李嫣然身边的王俊彬说明:“还能为什么,争风吃醋呗。”

    云驰眉头一皱:“吃醋?”

    王俊彬说:“刚才这俩跳舞,有个女的,她男朋友多看了两眼,那女的估计不高兴了。后来那女的跟男朋友在隔壁那台机上玩,小然带姜北过来,本来玩得挺开心的,那女的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骂了姜北,挺难听的。小然就跟那女的吵起来了,现在赌气,非要把这三台机器打爆,这不,才一台呢,连个币都没出来。这运气,啧啧,真不是一般的差。”

    李嫣然转过头,凶道:“王俊彬,你闭嘴!”

    王俊彬收声。

    云驰问:“人呢?”

    王俊彬反问:“谁?”

    云驰:“那个女的。”

    王俊彬:“早走了。她哪吵得过小然啊,后面又加了个谢晓楠。就这俩?那嘴巴,是吃不了一点儿亏。要不是大家在,估计她男朋友已经动手了。”

    姜北听见后面的对话,耳朵微红。

    她不擅长跟人有冲突,所以当刚才的事被提起,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要是哪天她也能像李嫣然那么利害,随便怼人,而不是只会骂“你怎么骂人”就好了。

    姜北又投进一币。

    结果,还是石沉大海,毫无水花。

    “继续。”

    李嫣然极有耐心地说。

    姜北手探进水桶。

    原本几乎全满、厚厚的一堆,现在只剩底部薄薄一层。

    姜北拿起数枚,抓在手上,继续投。

    十多分钟后,桶里仅剩最后三枚。

    推币机慢吞吞地推着硬币。

    一个子也没掉下来。

    谢晓楠已经不知道“施法”多少次,拿起最后三枚搓了搓后,放到姜北手中:“没事,等下我再去买。”

    姜北说:“不用了吧。这三个要是投进去还不行,大家就算了吧。我运气本来就不太好。那个人的话,不用放心上。”

    顾思源开口:“别呀,都几百个进去了,可能再投几个就出来了。”

    郑永年也说:“是啊。再说,肯定不是你运气差。老天爷是不会让美女运气差的。”

    郑永年话刚说完,最后三个币已经给了他答案。

    姜北运气是真的差。

    姜北刚想起身,就听麦泽洋说:“坐着,我去买,不然谢小元后面几天,肯定要天天掐我。”

    谢晓楠羞恼:“谁有空理你,还不快去。”

    感受到大家的好意,姜北心口有股暖流淌过,眼睛不自觉湿润微红。

    就在此时,姜北听见有人喊了声。

    “币来了。”

    姜北朝服务台方向看去。

    张坤推着一个推车,上面装着一个小腿高、泳圈宽的水桶,半透明白色桶里装满了游戏币。

    “这、是不是太多了。”姜北愕然。

    就算她一次投好几个,她手也会断吧?

    刚要离开的麦泽洋惊叹:“坤哥大气啊,竟然一下子送这么多。”

    张坤回:“小意思,我请客,驰爷买单。”

    众人望向云驰。

    “你这出币速度,有待提高啊。”云驰双手环胸,淡然地说。

    张坤挤开人,将币推到姜北身边:“大哥,10000个币啊,你下次能不能早点说。连人带机器,已经最快给你上了。我告诉你,这儿可是一个币不多一个币不少的。”

    云驰笑了笑,没回张坤。

    他低头,看向昂着头,睁着湿漉漉大眼的姜北,说:“不是运气不好吗?”

    姜北迟缓地点了点头。

    云驰浅笑,流露出不可一世的桀骜:“那就玩到转运为止。”

    姜北看着云驰眼角令人心动的红痣,微微愣神。

    这要玩到什么时候啊?

    两人视线相对,眼间流波暗动,说不出的青涩暧昧。

    郑永年忍不住插话:“不得不说,sao还是他最sao。”

    柯辰拍了下郑永年的胸口:“学着点,你要有这功力,也不会各个处成好姐妹了。”

    郑永年踹开柯辰:“滚!莫挨老子。”

    顾思源口无遮拦地说:“就这还嘴硬呢,你是没……”

    话还没说完,顾思源嘴就被云驰从身后捂住嘴。

    云驰耳根微红,眼神犀利地警告道:“少说一句,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顾思源心里暗自补完:你是没追她,你就宠她吧。

    几名男生在旁打闹。

    姜北仰着后颈,因很少体会到这种热闹,笑得很开心。

    李嫣然说了句:“幼稚。”

    谢晓楠一点儿不客气,拿起小水桶,捞起一桶游戏币,放到推币机上,说:“北儿,来,别理他们,大家继续。”

    姜北看着又满了大半的游戏币,深吸一口气。

    她挺起胸,精神一振,给自己打气:“我会投出币来的。”

    在众人怂恿下,姜北“挥金如土”。

    约过了20多分钟,那只一毛不拔的“吞金兽”终于有了松动,蹿稀般,断断续续,吐出了200枚游戏币。

    姜北看着硬币从窗口掉落,兴奋地从座椅跳起,拉着谢晓楠和李嫣然,高兴地原地蹦跳。

    姜北今天披散着头发,乌黑卷起的头发垂在肩头,后脑别着个红色蝴蝶结发夹,穿着一身连衣白裙,跳起来的时候,发尾和裙摆轻轻晃动,纯情又灵动。

    云驰忍不住勾起嘴角。

    姜北抱住谢晓楠,又转身抱李嫣然,嘴里念着:“中了,我中了……”

    柯辰摇摇头:“我算是知道范进中举,为什么那么高兴了。”

    其余人乐笑。

    顾思源玩笑道:“小学霸,大家也陪了你这么久,你怎么不抱抱大家啊?”

    姜北松开李嫣然,将顾思源的提议当成朋友间正常的交际拥抱,毫无男女设防地说:“那我也抱一下你。”

    姜北转过身,敞开双手,朝顾思源走去,作势要抱他。

    蓦地,气氛变得尴尬又好笑。

    其余人没想到姜北说抱就抱,有几人兴致盎然地,等着看顾思源怎么收场,某人会不会破防。

    云驰知其他人正等着看他反应,正僵着面子,不肯开口阻止。

    帮她买币是一回事,他向来在钱上不计较,但如果他出声阻止,还不知道这些人要怎么编排他。

    最近这段时间,他闹得笑话可不少。

    眼见姜北要抱上顾思源,自若淡定的云驰突然急了。

    他脑子还没反应回来,身体已先一步抬脚。

    于此同时,一旁的顾思源像是被一双无形的鬼手往后扯,猛地后退,顺势“不小心”将身旁的云驰往前推了一把。

    被顾思源这么一推,云驰猝不及防,脚上往前一绊。

    胸膛扎进一颗小巧、毛绒绒的脑袋。

    云驰眼疾手快,张开两臂,护在姜北身侧。

    姜北脑门撞上一堵结实饱满、还带有弹性的“墙”。

    与之前皂香不同的浓郁香味扑鼻而来,姜北猛地抬头。

    火烧云瞬间铺满雪白的面颊。

    姜北忙推开云驰,后撤小半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抱你的。”

    “又不是你的错,有什么好道歉的。”云驰没想到会出“意外”,双手伸进口袋。

    姜北反应过来:“也是。”

    “下次别乱信别人。这家伙的话,也就你会信。”云驰扫了脚在身后笑弯腰的顾思源,似笑非笑。

    姜北微微一笑,没有接话。

    李嫣然问谢晓楠:“你这同桌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谢晓楠不以为然:“就抱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嫣然轻笑:“差点忘了,物以类聚。你也是个缺心眼的。”

    玩闹过后,大家各自散开。

    水桶里的币被其他人瓜分了些。

    姜北跟谢晓楠、李嫣然继续坐在三台推币上,边聊天,边玩推币机。

    最后三人断断续续,总计赚了1000多个币回来,连着剩余的7000多个币,一起存进了卡里。

    姜北这才知道。

    原来游戏币不能退,但能存。

    从娱乐厅出来后,其他人要去吃夜宵,姜北因为太晚,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谢晓楠因为要减肥,也没去。

    麦泽洋送谢晓楠回去后,姜北站在商场门口,等姜尚来接。

    云驰站在身边,说:“都多大了,你们家还有门禁呢。”

    姜北说明:“没有门禁。但是我太晚回去,我mama会担心。”

    “又不是小孩子。”云驰低喃。

    姜北没说话。

    两人一时无言。

    姜北打破沉默,说:“今天谢谢你。本来,我真觉得自己运气不好,但现在,感觉运气有好起来一点点。”

    云驰睨她一眼,问:“你眼镜呢?今天怎么没见你戴。”

    云驰思维跳跃太快,姜北摸了下眼角:“我戴了隐形啊。”

    “我能看下吗?”云驰表情好奇,还带点纯情。

    “啊?”姜北先是一懵,答:“可以。”

    反正都要回家了,摘下来也没什么。

    想着,姜北已经撑开眼皮,当场要表演一个手摘“眼珠子”。

    云驰抓住姜北要去摘眼镜的手,说:“不用摘,我直接看就行。”

    他又补道:“你刚才没洗手,直接碰眼球,容易感染。”

    姜北想起自己摸完游戏币,的确没洗手,点点头,面向云驰,心想。

    云驰还挺讲卫生的。

    云驰松开姜北的手,插进口袋,身体朝前,仅侧过头,与姜北对视。

    姜北虽然知道云驰只是想看下隐形眼镜,但一对视,面颊不禁发烫起来。

    姜北微仰着头,双手撑着眼皮,说:“看到了吗?这款比较自然,可能不容易看出来。”

    云驰声音微哑:“看到了。”

    姜北以为结束了,松开眼皮,想起云驰没吃过辣条的事,说:“你也没看过隐形眼镜啊?”

    云驰维持原来的姿势,看着姜北发际线上的碎发,笑:“我也不戴眼镜啊。”

    姜北胸口像是被插了一箭,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云驰突然问:“想好要我做什么了么?”

    姜北咕哝:“才过一天。”

    “那要不要试试跟我在一起?”

    云驰问的突然,姜北担心自己误会了:“什么?”

    “大家处处看。”

    姜北脑子短暂空白,僵硬地看向云驰。

    处、处什么?

    处对象?

    她跟云驰?

    云驰表情认真,不像说笑,声线低沉。

    “想好了么?”

    理智占据上风。

    姜北面红耳赤,却没有避开云驰的眼睛。

    “对不起。”

    姜北短暂停顿:“我、我不能跟你处对象。”

    云驰身体一僵,用着惯有不急不缓、懒散的语调。

    “为什么?你有对象了?”

    姜北摇头,手指纠结地绞在一起。

    他也喜欢她,可她却拒绝了她。

    姜北心里五味杂粮。

    既有点高兴又有点难过。

    她说:“不是,我没有对象。我、我现在只想学习,没想谈恋爱。”

    姜北声音越讲越轻。

    姜北讲完后。

    沉默在空气蔓延。

    两人并排站着。

    一个转过头,看着前面,一个低下头,看着地面。

    半响,云驰揉揉额前的刘海,低笑一声,状若无事地说:“那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姜北点点头,心里的难过盖住喜悦:“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