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屏的孔雀

    云驰上车,将袋子放到姜北腿上:“到那边要1个多小时,你要无聊就吃点零食解闷。”

    姜北感到腿上沉甸甸的,她解开袋子。

    袋子里装满薯片、辣条、饼干、面包、水和果汁饮料……

    姜北侧头,偷瞄窗外。

    “放心吧。车贴了膜,他看不见。”云驰系上安全带,戴上墨镜。

    姜北一听,取出一包薯片:“辛爸最近在健身,看不了这些。”

    “你们家挺有趣的。”

    云驰发动引擎,打开音乐。

    R&B风格的音乐从改装过的音响传出,整个车厢像是一个小型影音室。

    车随着音符汇入主路。

    姜北问:“是说我有两个爸爸吗?”

    云驰看一眼姜北:“不是。是指你和你的家人,每个人都很有趣。”

    姜北知道云驰是夸她,笑容害羞又得意:“那下次你可以来我家……”

    姜北像是想到什么,打住话:“这歌真好听。”

    生硬的转折。

    云驰笑:“今天就听听歌吧,别听英语听力了。我怕我会打瞌睡。”

    听见云驰的话,姜北捂脸。

    气势羸弱:“是你说要听我平时听的。”

    “我的错。”

    一点也不诚心。

    姜北把薯片喂到云驰嘴边。

    “吃吗?”

    云驰一怔,张嘴含住:“这算贿赂吗?”

    “嗯。”姜北点头。

    “你赢了,贿赂成功。”

    “嘿嘿。”

    云驰问,“你那两大箱子是什么?”

    “一箱是吃的,一箱是用的。”姜北突然想起,“啊,我忘记抹防晒了。”

    “不急。防晒的东西放哪儿了?”云驰看着路况。

    姜北看向后备箱,注意到车后座也摆着一个露营推车和桨板。

    “在推车上。”

    “那我靠边停车,你先拿过来。”

    云驰拐出拥挤的道路段,把车停到一边。

    姜北下车,走到后备箱,翻找推车。

    云驰转过身,取下墨镜,隐约看到一颗毛绒额的脑袋在后面钻来钻去。

    云驰把墨镜挂在领口,问:“要帮忙么?”

    “不用。看到了。”

    姜北把防晒服、防晒帽、化妆袋拿出,关上后备箱,跑回车上:“今天好热,玩水刚好合适。”

    云驰调笑地“嗯”了声,像是忍着话。

    这无声的瞬间,姜北似乎懂了他的潜台词。

    姜北笑,有点耍赖:“我真不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前天谢晓楠邀她周末出去玩,她不小心透露她约了云驰,被麦泽洋听到,约会也不会变成聚会。

    “我什么时候说你故意了?”云驰拉下挡光板,“安全带。”

    姜北拉过安全带,系上:“我也没想到麦泽洋会在群里问大家去哪儿玩,更没想到大家会说要一起。”

    “宝贝儿,我没怪你。”云驰宠溺地笑。

    姜北脸微红,吃口薯片。

    川流马路,车驶上高速。

    天空海阔,山峰起伏,动感的节奏,让人心情舒畅。

    姜北哼着调子不熟悉的歌,兴奋地说:“你这些歌我知道,都是‘KK’上大神们的翻唱。”

    云驰驾车驶进隧道:“嗯。也有你最爱的千芊的。”

    “我早听出来了。我听她歌听好几年了。”姜北有点小骄傲。

    “我现在严重怀疑你那天是故意的。”

    “哈哈,不是的。高一起,我就很少玩‘KK,了。我除了学英语,还要学法语跟德语。没时间听歌。”

    姜北喝着果汁,突然,一只手搭住她的脑袋,揉了揉。

    “小学霸,想听live吗?”

    云驰的语气几分鼓励,几分夸奖,又带少许安慰。

    见姜北困惑,云驰调了下音乐,切换到《freezing》。

    切歌期间,云驰清唱,声音慵懒温柔。

    “So I, I think I,m gonna go,n and jump on in,

    Even if the water,s still freezing,

    I, I think I,m gonna go,n and freefall,

    Cannonball right into the deep end……”

    唱完一小句,云驰自恋地补充道:“一般人想听我唱歌,可不一定能听到。”

    被惊艳到的姜北“扑哧”一笑:“好听!”

    虽然姜北曾经在新生晚会上见过云驰弹奏贝斯,但听他唱歌却是第一次。

    云驰耳根微红:“这不废话么。”

    音乐前奏结束,云驰再次开腔。

    听着云驰缱绻的歌声,姜北仿佛能感受到那晚巧克力在舌尖融化的甜味。

    姜北定定地看着云驰。

    额前发尾洒落阳光,泛着柔和的金色,狭长温柔的眼,起伏的峰线,凌厉的下颚线、还有……

    姜北无意识地抿了下唇。

    好想接吻。

    田野农舍,溪水清澈可见底下石头,溪边碎石路上,停着几辆车,搭着数个天幕帐篷,还有2个烧烤架……

    顾思源翻转手上的rou串,望着入口,问:“阿驰怎么还没到啊?会不会找不到路啊?”

    安诺穿着运动泳衣,躺在天幕底下的户外椅上:“他说快到了。他跟姜北谈恋爱,你们怎么都不跟我说?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你不是最后一个。”谢晓楠躺在旁边,指着拿着超大水枪,较着劲打水仗的麦泽洋和傅睿旭,“至少,那两个肯定不知道。”

    安诺看眼一群男生打水仗的地方。

    陈建斌、郑永年两人站溪边,同时举起水枪,朝旁边另一个天幕开枪。

    陈建斌喊:“喂,你们俩个也一起下来玩啊。”

    郑永年紧跟其后:“一大早就黏在一起,都不知道你们跟出来干嘛来了。”

    李嫣然躺在一张垫子上,被水淋到,气骂道:“滚。”

    王俊彬帮李嫣然擦掉身上的水:“别妨碍老子。”

    柯辰站顾思源旁边烧烤架,架上的木炭溅到水,发出滋滋声,忽明忽灭。

    柯辰抬头:“要喷水,再往旁边点。还想不想吃烤rou了?”

    “记得多烤点rou。”陈建斌抬起水枪,对准一旁的傅睿旭。

    还没扣动扳机,已经被后面的人击中后背,淋了一身水。

    几个水上坐骑泳圈从上游漂流而下,张坤大嚷:“让让,让让,撞到了别怪我啊。”

    话刚说完,鳄鱼泳圈就撞上了一个女生。

    女生一气之下,推了一把,泳圈直接翻了个身。

    张坤从泳圈上翻滚下来,落进水里。

    姜北趴在车窗上,刚好看见这幕,没忍住笑出声。

    云驰将车停到一旁,问一脸迫不及待的姜北:“要换衣服吗?”

    “在车上换吗?”

    姜北看着不远处,一群人在玩闹,有些担心。

    “你想直接穿着衣服下水也可以。”

    姜北看看自己的长裤:“我在车里换。”

    “那去后面拿衣服吧。”

    云驰开门下车,打开后备箱跟后车座。

    姜北跟着下车,又是一阵翻找。

    等两人各自取来衣服,姜北这才反应过来,云驰也要换。

    云驰上车,见姜北迟迟不上来,打开右侧车窗:“上来。”

    姜北背朝云驰:“等你换好,我再换。”

    “你把眼睛闭上不就行了?还是你怕自己会忍不住偷看?”云驰调笑道。

    姜北上车。

    瞬间凉快。

    姜北闭上眼睛嘟囔:“我才不会。”

    云驰见姜北被阳光稍微一晒,额角就汗涔涔,面颊红扑扑的,可怜又可爱。

    他调侃道:“这么怕热,不会支使我去帮你拿么。”

    姜北转向云驰,眼睛用力闭紧:“你开始换了么?”

    云驰取出短款速干裤和短裤:“你这样闭着眼,我还以为你想让我亲你呢。”

    姜北赶忙转回头,面向车窗。

    耳边,云驰换衣服的簌簌声响起。

    起身,脱裤子,落下,起身,穿裤子,落下……

    随着声音的变化,他的动作一清二楚。

    姜北耳根越来越红,然后,身边的响动没了。

    姜北问:“你换好了吗?”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