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C相异偏好

    王俊彬一离开就退群了。

    李嫣然单独叫云驰出来,是想让云驰把王俊彬拉进群,她离开。

    云驰不以为意:“没必要。他想退就退。等过段时间他想明白了,自然会喊人拉他进来。”

    “只要大家关系不缓解,以后出来玩,大家难免尴尬。与其这样,不如一个人先避开。是我先提的分手,要避也应该是我。”

    云驰下巴点点对岸吵闹的那群人:“你觉得他们会在意吗?就算你们打起来,他们也不会尴尬。别想那么多,慢慢来,给他点时间。你要真担心他,过几天等他沉着下来,我去找他。”

    有了云驰的保证,李嫣然放下心:“他有时候脾气上来就没脑子,什么话都说,刚才不是有意在姜北面前那样说的。”

    “都要分手了,还以女朋友身份为他说话。”云驰揶揄。

    李嫣然露出苦涩:“我跟他在一起3年多,哪那么快变过来。”

    “不能再试试?”云驰问。

    “你知道我问姜北能不能跟你单独谈谈,姜北怎么说吗?”

    云驰懒在椅子里,捡起一块小石头抛着:“还能怎么说,要是她不同意,大家也不会在这儿。”

    ”她说‘可以啊,你们不是朋友吗?’”李嫣然忍不住发笑,“他对我的信任,还没姜北多。”

    云驰短暂沉默:“你们的事,我不好评判。”

    “我知道。我那手机里没什么,早被我删了。”李嫣然说明。

    “那怎么不告诉他?嘴巴长出来是光吃饭的么?”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毒?”李嫣然气笑,“你跟她说话也这样?”

    云驰既不承认也不反驳:“你说呢?”

    “八成不是。”

    云驰没说话。

    李嫣然笑了笑,继续说:“不告诉他,一开始是因为喜欢他为我吃醋的样子,后来是因为赌气。他手机里总有各种各样的女生,我气不过,也想他难受。如果知道结局会这样,我当时一定好好写过程。”

    “现在也来得及。”

    李嫣然摇头:“来不及了。感情一旦出现裂缝,就算勉强黏起来,也会看到那道痕迹。再说我又要怎么分清,他加那些女生,是为了让我在意他,还是真的动了心。我跟他现在结束,说不定还能留下十多年的友谊。”

    理智的人总是会选择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苦苦抓着不放,最后连一点美好都不剩。

    “他从小学一年级见你第一眼,就跟大家说要娶你。”云驰点到为止。

    “我最初接受他,也心思不纯。初二的时候,你明知我喜欢你,却假装不知道。我误以为你是为了阿彬才不肯接受我,所以当时很气,就去骂他,他被我骂哭了。”

    想起以前的事,李嫣然觉得好笑:“也是那天,我发现他哭起来的样子很可爱,一时嘴快,就问他想不想做我男朋友。我问完,他哭得更利害,连话都说不出来。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也很幼稚。你要是喜欢我,又怎么会管其他人的想法。”

    风吹树影,溪水潺潺。

    两人半响没讲话。

    李嫣然看着姜北被谢晓楠拉走,放松气氛,笑问:“她怎么那么迟钝。万一我对你还有意思,趁机勾引你,她都没想过吗?”

    “这点是笨,不过其他地方还是很聪明的。”云驰声音有些rou麻。

    李嫣然问:“你很喜欢她?”

    云驰没说话,视线投向姜北离去的方向,黑眸幽深探究,似乎自己也搞不明白。

    李嫣然踩了踩鞋底的石头:“我以前一直好奇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甚至怀疑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我没喜欢男人,让你失望了?”云驰勾起一抹讥笑。

    “哈哈,有点。”

    “你跟谢晓楠以前写我跟男人的黄段子,别以为我不知道。”

    “还是小元写得好。没想到现在你把她宝贝同桌拐了。难怪她前段时间突然跑你评论区底下发疯,大骂你是渣男、负心汉,搞得你那群粉丝以为塌房,到处打听情况。”

    云驰:“……”

    “追你的人里,像她那样的也有,为什么就是她?你喜欢她什么?”李嫣然勾起二郎腿,手肘撑在腿上,搭着脸,兴致盎然。

    云驰扔出手里的石头,打出一个水镖。

    溪水溅起数个水花。

    云驰说:“不知道。就是看对眼了。”

    “就这样?”李嫣然愕然。

    “不然呢?”云驰反问。

    “所以是你的基因选择了她?”李嫣然煽情道。

    云驰差点没坐稳:“你说话能别搞笑吗?”

    "‘MHC相异偏好’,人类会对拥有不同MHC基因的异性的气味产生偏好,它会直接引起大脑的反应,使人产生恋爱的冲动。"

    “前面那段我信,后面那段,你自己编的吧?”云驰嗤之以鼻。

    李嫣然大笑:“不信你去问你家学霸,看看她有没有听过。”

    云驰轻笑:“一个连歌都没时间听的人,怎么有时间研究这些。”

    李嫣然调侃:“我怎么听出怨夫的感觉?”

    云驰反嘲:“那可能是你听力出问题了。”

    ……

    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正当云驰准备离开时,忽然眼睛一暗,猛地碰倒椅子,蹿起:“淦!谢晓楠在搞什么鬼?!”

    说着,云驰穿过溪水,紧张地朝对岸跑去。

    李嫣然看向姜北。

    姜北从溪边一个汽车尾帐出来,一身爱丽儿美人鱼COS装扮,步履艰难地朝溪边一块光滑的石头走去。

    李嫣然哭笑不得:“谢晓楠竟然用这种蠢办法,也不知道遭殃的是谁。”

    谢晓楠拿着数码相机跟在姜北身后,指挥安诺扶稳穿着绿色鱼尾裙、行动不便的姜北:“你扶稳点,别让人摔了。”

    “你带COS装来溪边,没事吧你?”安诺推了下挡住视线的遮阳帽抱怨道,“还有你们拍照就拍照,拉上我干嘛?”

    “不是你自己凑进来,非要帮北儿化妆吗?”谢晓楠说。

    安诺帮姜北扫开一块大点的石头:“我只是看不过去你化妆技术那么差。你化的那是美人鱼吗?丑人鱼还差不多。”

    谢晓楠狡辩:“上镜吃妆,我是故意化重一点的。”

    “你那哪是重一点,看见这腮红没?要没我,就成猴屁股了。”安诺点点姜北的脸蛋,“不过说真的,你皮肤真挺好的,平时用什么护肤品?推我试试?”

    姜北看着地上,小心翼翼地走着,分出心神,说:“我mama买的,我回去问问她。”

    安诺:“那说定了,你回家后加我vx,把牌子发我。”

    姜北点点头:“好。”

    刚说完,就见云驰站在距离最近的溪水里,短裤全湿,贴在健壮的大腿上,面色煞青地问:“你们在搞什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