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郁金香

    时间飞逝,转眼开学。

    正式开学后,艺体课被安排进高三课表,比起八月的补习,多了些艺体娱乐,但姜北却比八月更忙了。

    一个星期以来,姜北除了上课、约会,还要准备成人礼的酒会。

    虽然大部分事情都是姜尚、辛康盛和江丹青筹办,但像妆照礼服还有场地设计,三人都会征询她和江如珩的意见,因此两人一有空就会被拉去参与筹办。

    周日放假,姜北和江如珩前往私人山庄酒店。

    一是为酒会挑选配花,二是试妆造。

    酒会的主题花是白山茶花,是贴合姜北礼服上的山茶花早早就定的,但搭配江如珩的花,姜尚和江丹青却持不同意见。

    虽然江如珩对此并不在意,但两人都不肯让步。

    酒店接待厅内,策划拿出之前准备的五份策划方案,摆到江如珩面前:“这份是姜先生喜欢的,用的兰花‘无尘’,寓意‘君子无尘’。这份是江女士喜欢的,用的是万寿竹,寓意‘花开富贵,竹报平安’。您看下。”

    江如珩将方案推到姜北面前:“你决定吧。”

    姜北在姜尚和江丹青默不作声又饱含期待的眼神下,接过策划方案翻看,表情认真地比较许久,问:“我能看看其他的吗?”

    策划微笑道:“当然,请看。”

    在看了另外三份后,姜北取出其中一份,看向策划,问:“这款黄色郁金香能不能换成紫色的那种?蓝紫调的,颜色不要太亮,要带点灰调。”

    策划一点就通:“可以的。”

    姜北又说:“到时候会场上选的郁金香要开花的,不要这种花苞。两种花这些地方要分开,这里用白山茶花,这里麻烦改成紫调郁金香,这里按原来的搭配在一起,可以吗?”

    策划诧异,她很少接触到能给出这么明确要求的客户,她看眼身旁的设计,设计认可地点头。

    策划说:“当然可以。如果您确定选用紫色郁金香,大家会在今晚赶出方案,发到几位的邮箱。没问题的话,大家便联系花卉企业安排。”

    姜北看向江如珩:“双双,行吗?”

    江如珩心领神会地微笑:“我觉得很好。”

    姜北转向姜尚和江丹青:“爸爸,mama。”

    姜尚喝口香槟:“就这样吧。”

    江丹青温柔地笑了笑:“大家双双和小北喜欢,那就听你们的。”

    矛盾解决,策划欣然:“化妆师和造型师已经在房间了,要不两位主角先去试妆,我跟您二位再确认下其他细节。”

    姜尚点头,对姜北、江如珩说:“你们去吧,剩下的交给大家大人商量。”

    两人跟工作人员离开接待室。

    乘电梯时,江如珩说:“演技很差。”

    姜北仰头。

    江如珩说:“一个导演,一个影后,亏你敢在他们面前演戏。那两个方案,不管哪个,你都不会选吧。看那么久,不过是想让他们觉得你有认真考虑。”

    被看穿的姜北:“那他们都看出来了吗?”

    “连我都看出来了,你说呢。”江如珩面无表情。

    姜北能感觉到他隐藏在冷漠下的笑,她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你怎么不提醒我,要知道能看出来,我就不看那么久了。”

    一旁的工作人员偷笑。

    姜北看他一眼,也笑了笑,对江如珩说:“其实也不是怕他们难过,是真心觉得紫色郁金香更适合你。大家双双不是高风亮节的竹兰,是高贵优雅的紫色郁金香。”

    说着,姜北踮起脚,举起手,摸摸江如珩的头,像小时候一样。

    早已高出姜北一个头的某人,微微低下头,一言不发。

    两人试妆的房间在隔壁。

    比起姜北的,江如珩简单多了,早早定完妆,换好衣服到隔壁敲门。

    做完妆造闲的无事的姜北穿着一件小吊带,跑去开门,在看到江如珩时,眼前一亮:“双双,你好帅。”

    江如珩穿着一身白色金线重工刺绣,表情不为所动:“衣服还没好吗?”

    姜北笑:“嗯。礼服的腰围大了,设计师正在改。你进来啊。”

    江如珩进屋。

    化妆师和造型师在收拾,设计师和助手正在改衣。

    几人都没注意到江如珩进酒店房间的一幕,会变成照片,传到云驰的手机上。

    一家高档娱乐厅台球室内,数人正在打斯诺克比赛。

    顾思源用滑石粉涂抹杆头,问:“今天怎么没约小学霸出来玩?”

    云驰一个高塞,白球向前旋转,撞向洞前的黑球,黑球入洞。

    云驰抬眸,冷淡地睨顾思源一眼:“同一个招数,用多就没用了。”

    顾思源“嘿嘿”两声:“我就是关心关心。”

    坐高脚椅喝水的郑永年吐槽:“放弃吧。刚才让你嘴炮侥幸赢了十几分,他要再上当,还是云驰么。”

    云驰取出黑球,放到台面,又进两组。

    第三组时,母球贴着红球,云驰推杆,母球滚到一个让人头疼的位置。

    顾思源看着被彩球团团包围的母球:“……”

    云驰退到一旁用滑石粉擦杆:“该你了。放心,托你的福,这局到不了147。”

    “驰爷,我这局是不是哪儿得罪您了?我跟你打,到现在可一杆没进。”顾思源惆怅地看着母球的位置。

    斯诺克打得是人情世故,云驰可好,良心全被狗吃了。

    “说什么傻话,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云驰笑意冰凉。

    跟麦泽洋在另一桌乱打的谢晓楠抬头:“我知道原因。他约北儿看影片,北儿不鸟他,你还一直提北儿,他火气能不大么。你忍忍吧。”

    云驰凌厉的眼风扫过谢晓楠。

    谢晓楠从台球桌上爬起来:“干嘛?你还想跟我打一场啊。麦泽洋,上。”

    麦泽洋摸摸锅盖头:“小元,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

    “打吗?”云驰问。

    麦泽洋不能怂:“来就来。”

    云驰看向顾思源的失误,说:“等着。”

    挑衅完球场上的数人后,云驰觉得无趣,脱掉台球手套,取来手机,走到一旁吧台休息:“给我杯琴酒。”

    “身份证看下。”调酒师摇着酒壶。

    云驰给手机解锁,抬眸看眼熟悉的调酒师,笑道:“身份证没带,驾驶证作不作数?”

    看上去二十出头的调酒师劝道:“以我二十年调酒经验,心情不好时喝酒,最容易喝醉。”

    “谢了,一杯琴酒。”云驰漫不经心地说。

    他点开消息,瞬间变脸。

    调酒师注意到云驰的脸色。

    觥筹交错的光影里,脸上阴影笼罩,眸色晦暗深沉。

    他取来琴酒,倒了一杯,推给云驰:“看来今晚,一杯足矣。”

    云驰举起酒杯,看着发来的照片和挑衅,一饮而尽:“跟他们说下,我先走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