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都抱着进酒店房间了,不是情侣是什么

都抱着进酒店房间了,不是情侣是什么

    开学还没两天,学校就被人匿名举报了,原因是学校利用周末补课。

    考虑到高三学生的学习问题,教育局要求学校整改,落实双休,因此,周六从强制上课变成了自愿留校。

    陈瑄宣布完这个消息离开后,教室一片哗然。

    人们纷纷好奇那位匿名举报的人是谁。

    姜北坐在教室,从书包里拿出刻有山茶花轮廓的邀请函,分别递给谢晓楠、林衡和陈子浩他们。

    谢晓楠看着邀请函,笑得开心:“怎么才拿出来。看你这几天忙上忙下,独独不说请人,我以为你不打算邀请我了呢。”

    姜北微微一笑:“邀请函刚做完。”

    谢晓楠:“不是早早开始准备了吗?”

    “之前跟双双是一起的,现在重做了。两人的日期和姓名都分开写,所以给晚了。”

    “不晚,不晚。周五我有空。”

    姜北知道无论她生日什么时候,谢晓楠都是有空的,心里感动。

    她又转向林衡:“我生日是周五那天晚上,你会来吗?”

    陈子浩挤过来,抢话:“你怎么不问我啊?”

    谢晓楠:“肯定是知道你会去啊。你巴不得天天请假,她问你干嘛。”

    林衡推开陈子浩,对姜北说:“我会去。”

    姜北笑起来:“好。”

    她又象征性地问陈子浩:“你会来的吧?”

    陈子浩点点林衡,理直气壮地说:“那当然,他都去了,我能不去么。”

    谢晓楠看着姜北还剩几张邀请函,把她拉到桌底下,悄悄问:“这些是给云驰他们的?”

    姜北摇摇头,眼神遗憾地落寞:“不是。我没有请他们。”

    谢晓楠想到云驰和江如珩越闹越僵的关系,说:“也是。不过,我听顾思源说,他也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姜北惊讶:“他怎么知道我生日?他从来没问过我。”

    谢晓楠嘟囔:“不知道。反正打球那天,顾思源是这么说的。”

    姜北起身,不小心撞头,她捂着头,拿起邀请函:“我先去把这些发了,晚点回来说。”

    姜北到徐研位置时,徐研不在。

    姜北等了会,见人还没回来,只好先去找高一关系较好的同学。

    云驰在教室里,看着姜北急匆匆从门口路过,也跟着起身,朝门外走。

    见人离开,柯辰侧坐过来,问隔壁桌的顾思源:“你有没有觉得这两天阿驰心情不太好?”

    郑永年经验老道地说:“我也觉得。虽然表面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内里,像是失恋了。”

    顾思源趴在桌上:“你们才发现么?这两天“小学霸”,无论哪个字,我一个都不敢提,生怕被他揍。”

    “不会真失恋了吧?这两天我见他到点就走,以前不总是等隔壁那个一起么?”陈建斌从前桌转过来。

    几人正讨论着,就见江如珩端着作业本朝陈建斌走来。

    江如珩说:“你的数学作业没交。”

    陈建斌回头:“没写。”

    江如珩转头要走,顾思源叫住他:“喂,你跟隔壁班姜北什么关系?”

    江如珩定住1秒,一声不吭走了。

    被无视的顾思源一拍桌:“不行,老子得去问问麦泽洋,上次他们在海边到底什么情况。”

    姜北发完邀请函,只剩最后一张。

    她往教室走,刚到楼梯过道,就见到云驰站过道里。

    姜北慌忙背手,将邀请函藏到身后。

    小动作没能逃过云驰的眼。

    狭长的眼不悦地眯起,声音冷然:“去干嘛了?”

    姜北不想撒谎,转移话题道:“你这两天怎么走那么早?”

    “身体不舒服。”云驰说。

    姜北小跑两步。

    楼道有人路过,好奇地打量两人一眼。

    姜北装出不经意的样子,放慢脚步。

    云驰看着姜北刻意划清的界线,胸口又闷又气,似有火在烧,恨不得抓过她,狠狠亲上,让她有口难说。

    但仅剩的理智,阻止了他的疯狂。

    等人走后,姜北站到云驰面前,确认四下无人后,踮脚,摸摸他的额头:“还好没发烧。是感冒了吗?”

    看起来十分健康,没想到这么虚弱,动辄感冒,姜北不禁产生一丝爱怜。

    云驰推开她的手,面色不虞:“不是,已经没事了。”

    姜北稍稍放心:“小元说你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是什么时候?”

    “你生日是什么时候?”云驰问。

    姜北见云驰不知道,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过完生日你几周岁?17?还是18?”云驰又问。

    附中的学生,年龄有大有小,有些高三学生年龄小一岁,也是正常的。

    但大多数人过完生日,都是18周岁。

    姜北也不例外。

    “18。”姜北小声回答,心里有种被看穿的虚弱感。

    云驰手抬起,在触碰到姜北额头前收回,落到身侧:“那提前祝贺你成年。”

    姜北空出手,去握云驰的,放头上:“谢谢。”

    云驰轻笑,不舍地揉了揉:“要上课了,我先回去了。”

    云驰离开。

    姜北摸着头,开心地笑了笑。

    回教室路上,刚好遇见徐研,姜北便把邀请函给了她。

    徐研接过邀请贴,有些吃惊:“我没想到你会邀请我?”

    “你上次成人礼不也邀请我了吗?”姜北理所应当地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徐研笑起来:“那时候你也吃了一惊。”

    姜北也笑:“你会来吗?”

    徐研点头:“嗯。”

    两人进教室,分开。

    谢晓楠说:“你也请了徐研?”

    姜北双手枕着脸,趴在桌上:“他不知道我生日是什么时候。”

    谢晓楠看姜北略微失望,摸摸姜北脑袋:“别难过啊。晚点我悄咪咪透露给他。”

    姜北沉思后,苦恼地摇头:“还是不要了。如果他知道我生日,那天我又没请他来,他一定会不开心的。”

    谢晓楠摆出同样的姿势:“你请这么多人,不怕有人说出你跟江如珩的关系吗?”

    姜北猛地坐直:“你说得对。我得去跟他们说一声。”

    谢晓楠拉住人:“要上课了,等下再去。”

    上课铃声响彻学校。

    逃课的二人组团蹲在篮球场角落,麦泽洋讲道:“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顾思源确认道:“所以你们只是猜他们俩是情侣?”

    麦泽洋无语:“都抱着进酒店房间了,不是情侣是什么?”

    顾思源猜测:“说不定是什么小青梅?远亲?我知道江如珩跟姜北住同个小区,邻居也有可能。”

    麦泽洋恶寒:“你看阿驰和安诺。你就算打断他腿,他都不可能那么抱他远亲。其他关系,这么抱着进酒店,肯定是情侣啊。”

    “那你跟谢晓楠是情侣吗?”说完,顾思源又觉得这个比喻不对。

    他们俩,也跟情侣差不多了。

    麦泽洋气闷:“大家不是情侣。虽然我也想,但她不答应。”

    顾思源无话可说,回到正题:“打球那天阿驰又把陈科打了一顿,你知道吗?”

    麦泽洋明显不知:“什么时候?怎么不叫上我?”

    “谁都没叫,就他一个人。上人家里打去了。我也是听人说起才知道的。这可不像他。”

    麦泽洋关注点却不在这儿:“不是,为什么你们等他失恋了,才告诉我原来他跟姜北在谈?”

    顾思源不想跟麦泽洋牛头不对马嘴地讨论下去,摸摸他口袋:“有烟吗?我得抽根理理他们三人的关系。按驰爷这两天不待见江如珩的劲儿,肯定跟他有关。”

    麦泽洋翻出口袋:“没,全被小元没收了。”

    顾思源轻蔑地说:“没出息的家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