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姜北,大家完了。

姜北,大家完了。

    云驰起身,跪在姜北腿间,guitou前端昂扬着,插在咬紧的yinchun中间。

    他漆黑的眸色转向门外,满脸阴鸷。

    砰、砰、砰——

    门外的人仍在继续,变得更加粗暴。

    “你那条短信什么意思?跟你在里面的人是不是姜北?你他妈开门!”

    姜北从未听过江如珩如此愤怒,身体不禁随着沉重的敲门声抖动。

    她还来不及细想江如珩话里的意思,就听云驰冰冷的声音降下来。

    “我都没进去,你抖得跟个筛子似的,干嘛呢你!”

    太好了,没进去。

    嗯?没、没进去?

    姜北长舒一口气,然后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

    姜北扬起头,看向让她感到疼痛的地方。

    巨大的“凶器”夹在她的腿间,在她恢复理智前,身体已经踹向云驰发达的胸肌。

    云驰不备,整个人往后倒,掉进床尾的海洋球中。

    姜北恢复神智,但为时已晚。

    被甩的念头一闪而过,在看到云驰阴沉着脸,从海洋球跳起时,更加确定。

    云驰推倒姜北,压在身下,眼神凶狠。

    姜北想要道歉,但云驰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云驰单手撸动roubang,强烈的怒意,让腿间的roubang快速胀大,变得更加凶悍吓人。

    云驰蛮横又强势地握住她的脚腕,分开她的双腿压在腹部,野蛮地将那根粗壮的roubang往她的xiaoxue里推送。

    紧小的xue口完全承受不住云驰粗暴的进入,身体本能地抗拒着:“我怕……云驰……不要……”

    云驰抓着姜北乱动的脚踝,不管不顾,非要插进去,却屡屡被xiaoxue滑开。

    云驰恼火道:“跟我来这儿,不知道会被我做这种事吗?怎么?他一出现就不让了,是吗?”

    “不是的。”姜北双腿挣扎,却撼动不了云驰半分。

    云驰在尝试进入几次后,都不能成功,直接将姜北翻了个身,背朝向他。

    姜北感到身上的重量压着自己,害怕地喊云驰的名字:“云驰……云驰……我怕……”

    门外,江如珩的声音传来,云驰理智被妒火吞没。

    他拍了下姜北的胎记,手探进姜北腿间,沉声道:“别乱动。”

    手指插进姜北紧张的xiaoxue,姜北臀部拱起扭动,想要云驰停下:“不要……双双……在外面……”

    云驰听出姜北口中的双双是谁,理智被焚烧殆尽,他气笑,手指快速揉弄姜北紧小收缩的壁rou,声音冰冷:“双双?你的双双插过你这儿吗?”

    敏感的xiaoxue被云驰揉着,快感闪电般从痉挛的甬道里升起,姜北四肢上仰,舒服得浑身颤抖,两眼翻白。

    云驰旋转手指,快速抽插,模拟着性交的动作,命令道:“宝贝儿,叫出来,叫大声点。声音让外面的人听见,我今天就不插进去。”

    明明刚才还觉得疼痛的xiaoxue,现在却被云驰的手指搅得快感连连。

    一想到可能会被门外的江如珩听见,姜北咬紧湿润的嘴唇,既羞又怕,只能抓住云驰拦在胸口的手臂,摇着头请求云驰停手。

    听着姜北强忍的呻吟,云驰手指动得更加邪恶,旋转抽动,揉弄阴蒂……

    身体里的快感一阵强过一阵,姜北再也忍不住,尖叫一声,又立马咬住云驰的手臂,抑制身体的快感。

    手臂留下牙印,口水流向青筋暴起的手臂,湿哒黏热。

    滑嫩的褶皱紧紧绞咬手指,强大的吸力吸得手指无法抽出。

    察觉到姜北的高潮,云驰停下手上的动作,声音苦涩:“姜北,告诉我,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只要你说,无论多荒唐,我都信你。”

    姜北惊慌过度,过于强烈的高潮根本来不及细想其他,只希翼云驰能沉着下来,她气息断续地请求道:“云驰……哈……求求你……不要这样……你先把手……拿出去好不好?”

    姜北的话被云驰误认为是她习惯性的行为。每次她不擅长撒谎时,总是喜欢转移话题。

    云驰无奈又讥讽地苦笑,猛地往花xue插进手指:“我没让你shuangma?还是外面那个更好,嗯?”

    姜北痉挛的甬道猛地咬紧,又酸又麻的快感刺激头脑,激烈得姜北说不出话。

    姜北无助摇头,分不清流出的是生理泪水还是难过的泪水:“不是的。”

    云驰听见姜北抽噎的哭泣声,心里酸楚,他停下手上的动作。

    僵持几秒后,云驰妥协,缓慢地俯身,环紧姜北。

    姜北被身后的悲伤短暂拥抱。

    随后,体内的手指缓缓抽出,身上的重量随即消失。

    云驰从姜北身上起来,看着姜北裸露的脊背,满眼悲凉:“姜北,大家完了。”

    听见云驰哀伤的声音,姜北起身,拉过浴袍遮挡胸口。

    预料之内的事,可说分手的是他,为什么他看起来比她还难过。

    姜北心里揪疼。

    她强忍哭意,脸上的表情跟哭相差不大。

    云驰拿掉避孕套,取来裤子,将耸起的硬棒塞进裤子,拉起床单盖在姜北头上:“不想他看到你这样就躲起来。”

    姜北想起还在外面的江如珩。

    应该是酒店的安保人员来了,正在阻止江如珩的行为。

    姜北穿上浴袍,眼底泛起薄薄一层泪花。

    她跑进浴室,一进浴室,眼泪就不争气滴下。

    姜北连忙擦干,安慰自己:“没关系的……”

    云驰看眼浴室,推上房间的门,朝外走去。

    门外,三名保安正在制止江如珩的行为。

    一名保安阻挡在门前:“先生,请您离开。“

    江如珩看着酒店房间,眼神焦急:“我只是来确保我的家人不会受到伤害,只要她没事,我马上就走。”

    “您的行为已经打扰到大家的客户,如果您不离开,大家只好请您离开了。”为首的保安朝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

    另外两名保安抓住江如珩。

    江如珩担心房间里的姜北,动手反抗。

    见江如珩动粗,保安也不再客气,上前制住江如珩。

    江如珩虽然经常晨跑,但双拳难敌四手,没两下,就被保安左右钳住。

    保安拖着江如珩往电梯走去。

    江如珩抵抗不过,束手无策之下,情急大喊:“云驰,你出来!”

    见江如珩吵嚷,保安更加强硬地拖走江如珩。

    江如珩想起那条短信,奋力挣扎。

    眼见要被带离,江如珩突然看见房门打开。

    门口滚出一颗粉色海洋球。

    江如珩挣脱保安,冲向门口,又再次被保安制服。

    “云驰,你对她做了什么?”江如珩质问。

    云驰仅着一条米色休闲裤,环胸倚靠在门口,没有理睬江如珩,而是看着为首的保安。

    保安对云驰致歉:“对不起。发生这种事是大家的疏忽,稍后大家经理会亲自过来向您道歉。”

    云驰神色淡若,下巴点点江如珩:“道歉就不用了,让我单独跟他说几句。”

    “可是……”保安担心江如珩再闹,影响其他客人。

    云驰看向江如珩,眼神像在看垃圾:“江如珩,你脑子还在吧?在这里闹什么。”

    江如珩看着云驰身后半掩的房门,房间里的装饰和照片上的不一样。

    江如珩稍微沉着下来:“你没对她怎么样?”

    听见江如珩对姜北的关心,云驰不悦地皱眉,他看向保安:“放开他吧。”

    保安看眼江如珩身上的行头,也不像普通人,于是示意放人。

    保安一松手,江如珩便想往房里闯,却被云驰单臂拦住:“你想干什么?”

    保安想上去阻止江如珩,被云驰打发离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