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我想确定下,值不值得。

我想确定下,值不值得。

    晚自习铃声响彻校园,姜北戴着口罩,跟几名走读生走出校门。

    其他人陆续上车,姜北走到刘姨停车的位置,打开车门。

    一辆黑色大G从侧方疾速驶来。

    车前的大灯亮起,射出两道刺眼的光柱,照向姜北。

    嘀嘀——

    汽车急刹,停在前方,焦急短促的喇叭声传来,似宣泄主人的不满。

    姜北侧头,抬手挡住晃眼的光线。

    两道光柱骤然熄灭。

    大G的车门打开。

    云驰从车上下来,身上穿着日常的痞帅风服饰,一条到胸口的细长金链,一件白色无袖背心配一条系带宽松休闲裤,整个人阳刚帅气。

    云驰单臂撑着车顶,将手机放到耳边。

    耳机里的听力被电话铃声打断,姜北下意识去摸手机线另一头的手机。

    姜北取出背包侧袋的手机,接通。

    “过来。”云驰霸道低沉的声音从耳机灌进耳朵。

    姜北看眼坐在车里的刘姨,取下一只耳机:“刘姨,你等我一下。”

    刘姨看眼云驰的方向,点点头:“包先放下,背着重。”

    “好。”

    姜北取下双肩包,放到后座,拿着手机跑向云驰。

    云驰收起手机,看着跑近的姜北,路灯下,眼眸光点浮动:“我不是发短信让你等我?”

    姜北将两只耳机和手机捏在手里:“我有回你,让你不用来了。”

    “最后一条短信和电话没回。”云驰提醒。

    姜北疑惑地解开手机。

    手机里,躺着三条信息。

    一条是晚自习云驰给她发的信息,让她等他;一条是她下课后的回复,说她要回去了,让他多陪陪mama,不用来。最后一条是云驰说他快到了。

    未接来电里,还有一条云驰打来的电话,应该是她收拾东西时,手机耳机放旁边,所以没留意到。

    姜北抬头,看向似乎等她说明的云驰:“我没听到。”

    “戴着耳机都听不到?我再给你换副新的?”云驰挑眉。

    姜北知道云驰是在戏弄她,没有接话。

    云驰目光移向姜北车停着的方向,缓了缓音调,平静地说:“你让刘姨先走,我送你回去。”

    姜北登时警觉,浑身戒备地望向云驰:“我跟刘姨回去就好。”

    “那我去跟刘姨说。”云驰二话不说关上车门,一副没商量的样子,作势要朝刘姨走去。

    姜北跨出一步,挡在云驰身前,不肯让他过去。

    云驰像是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轻笑一声,从她身侧绕过。

    姜北心里一急,连忙抓住云驰手腕,商量道:“你不能做其他的。”

    云驰视线轻飘飘地落在姜北手上:“现在可是你在吃我豆腐。”

    姜北像是被云驰戏谑的视线烫了下,放开云驰,重申道:“只是送我回家。”

    “我车上等你。”云驰上车,见姜北还没动,缓缓落下车窗,朝前方扬了扬下巴,表情催促。

    姜北不是不想跟云驰多待一会儿,但那天,身心的冲击太大,她还要些时间自我调适。

    姜北慢吞吞地走向刘姨,捏了捏出细汗的手心。

    手心里还残留云驰手腕的温度和握住他健硕手骨的骨感。

    蓦地,姜北心口升出一股熟悉的痒感。

    无人小道,一只流浪猫踩着猫步从排排榕树路过,侧头看眼阴影里的庞然大物,继续前行。

    灯光全灭的车厢里,云驰跨在扶手箱上,背顶车顶,将姜北压在车窗上,缠绵亲吻。

    黑暗里,五感变得格外敏感。

    黏腻的唇舌交缠声,灼热潮湿的喘息声,炙热的体温,车窗上十指交叉握紧。

    姜北闭着眼,感受舌尖的柔软温热,沉溺其中,羞涩地回应。

    酥麻麻的快感从舌尖漫延向全身。

    姜北浑身软绵绵地靠着车窗,仰头承受热情的亲吻。

    灼热的气息扑在云驰脸上。

    云驰被无心的撩拨惹得脊椎发麻。

    他进一步下压,加深激吻,全身肌rou克制又压抑地贲张绷紧,宽大的手掌缠紧姜北的十指。

    指节感到一丝疼痛。

    姜北逸出轻微的呜鸣。

    云驰放松手上失控的力度,贪心地缠绕吮吸姜北躲闪的舌头。

    姜北发出舒服的嘤咛声。

    紊乱的喘息里,被压在窗边的手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再次被云驰制住。

    云驰单手握住姜北的手腕,护住她后仰的脖颈,托住后脑迎向自己。

    不知道吻了多久后,云驰放开姜北,打开车内灯光,抹掉嘴角的银丝。

    姜北面色酡红,抢过车头的口罩重新戴上,抽来纸巾,从下沿提着口罩,擦掉嘴角流出的口水。

    “吻你,你也不讨厌啊。”云驰撑着脑袋,靠在方向盘上,笑眼迷人,声音磁性沙哑。

    “你……说只看看脸……”姜北因缺氧,裸露在外的皮肤呈现淡淡的红,眼神或许是因为近视,看起来有种雾蒙蒙的迷离感。

    云驰看着姜北四处摸寻眼镜的迷糊样子,体内像干涸的地,处处干渴。

    他探向侧门,取来水,递给姜北。

    姜北摇头:“我不要。”

    云驰拧开,慵懒惬意地饮了口,眼眸幽深地说:“接吻前,你也说不要。”

    姜北正在找眼镜,听见云驰的话,抬眸哀怨又委屈地瞪他一眼:“你送我回家。”

    原先云驰只是说要看她脸上过敏好点没,没想到看着看着,就亲上来了。

    看样子,她脸应该是好了。姜北心想。

    云驰慢悠悠地喝着水,说:“喝完这瓶水,我就送你回去。”

    姜北瞥眼云驰,将信将疑,最后还是决定再信他一次,她清清黏着的喉咙:“你帮我找找眼镜,我找不到了。”

    云驰拧紧瓶盖,将水给姜北。

    姜北接过。

    云驰突然弯下身,扑到姜北腿上。

    姜北浑身一颤,看着云驰头部靠近的位置,屏住呼吸。

    心跳在耳膜剧烈股动。

    云驰帅气的侧脸转过来:“宝贝儿,抬脚。”

    姜北毫不夸张地用双手挡住敏感位置,惊恐地震大双眼。

    云驰视线下移,仅一瞬,重新看向姜北,嘴角似乎闪过一抹笑意:“你眼镜应该掉车座下了。你不抬脚,我看不到。”

    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姜北赶紧把云驰扶起来,推远。

    “我,我自己找。”

    姜北拱起背,头埋进车座,浑身散发着想躲进车底的窘迫。

    “好。”云驰笑意明显。

    笑声传进耳里,姜北耳朵发烫,模模糊糊地看着车座底下,有个看似眼镜的东西。

    她伸手,用指尖去勾,在碰到金属脚架时,把眼镜推远了点。

    就让她再呆会儿吧,又丢脸了。

    姜北手指弯曲,装模作样地摸着。

    在摸索一阵后,姜北感到翻在头顶的马尾被人抓起。

    云驰将马尾放到后面,取出一根蜷曲的头发,玩似的缠在手指。

    姜北夺过头发:“会翘起来的。”

    说着,姜北屁股挪了挪,坐到最前面,用力去摸眼镜。

    云驰松开姜北的头发:“还没找到?”

    “找到了。”姜北抓住镜脚,抬起头,脸部因血液逆流,红成猪肝色。

    姜北大口吸了口气,脸上暗红的血色褪了些。

    姜北想了想,拿起刚放下的水瓶,背对云驰,像刚走出沙漠没水的旅人,喝得极快。

    咕噜咕噜的吞咽声,转瞬间,瓶里的水被一饮而光。

    姜北摇摇空掉的水瓶:“喝光了。”

    云驰一愣,后又实在忍不住,趴在方向盘上哈哈大笑。

    开怀的笑声在车内回荡。

    姜北说:“你这次不能说话不算话。”

    云驰止住笑,下巴枕着双臂,侧过头,眼眸含笑,目光像是揉杂着蜜似的的柔情。

    姜北被看得害羞起来,捏紧手上的眼镜。

    谁能挡住他那样多情的目光。

    空气越来越稀薄,心跳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数十秒后,云驰坐直,系上安全带。

    姜北心跳降下来。

    云驰这次没再诡辩,嘴角带着宠溺的笑,说:“送你回去。”

    姜北点点头,取来纸巾擦擦眼镜,又吹了吹,戴上,再次看向开车的云驰。

    “你今晚为什么一定要来?”

    “听真话假话?”云驰不正经地问。

    “都听。”姜北不自觉流露出一丝得意。

    “贪心。”云驰低笑。

    “那真话吧。”姜北垮下肩。

    “我想确定下,值不值得。”

    云驰单手打着方向盘,眼眸给姜北一种柔和的感觉,竟有几分像他mama。

    “什么意思?”姜北眼神困惑。

    云驰没解惑,又说:“怕你明晚又躲着我。”

    姜北噎住话,心虚地瞥开视线。

    是有这个可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