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赖

    与往日不同,这天晚自习一结束,姜北就往校外跑。

    刘姨来接她,副驾驶坐着江丹青。

    姜北开门上车。

    车朝约好的24小时营业咖啡厅驶去。

    旁边的商店一个个关门。

    江丹青戴着帽子口罩,坐在没什么人的咖啡厅角落,抬手看眼手表,问:“宝宝,这都1个多小时了,人还没到吗?”

    姜北写着试卷,放下笔:“半小时前,他说他刚下飞机。我再给他打个电话。”

    姜北拨打号码,却无人接听。

    “没接?”江丹青说,“不会是什么坏人,看到mama在就不敢来了吧。”

    姜北笑:“不会的。我问问他朋友。”

    姜北打通电话,说明原委。

    对方说:“他没去吗?这我也不知道。我以为你们已经见面了。我联系他试试。”

    姜北道谢,挂掉电话。

    2、3分钟后,对方打来电话:“我也联系不上他。我离他家近,我现在去他家看看。你要么先回去,我晚点再联系你。”

    姜北看眼时间,将近10点,距离赌约结束只剩2小时左右。

    “你到他家需要多久?”姜北问。

    “过去差不多10多分钟。”那人说,“不过,我给你交个底。当初我问他的时候,他就不太想卖。要不是大家最近手头紧,没办法,大家谁也舍不得卖这些鞋。现在联系不上他,我想,八成是他反悔了。”

    姜北听懂对方的意思,一想到又送不了云驰喜欢的东西,心里失落。

    她振作精神,微笑道:“我在咖啡厅等你消息。如果你联系到他,无论他卖不卖都通知我一声,可以吗?”

    那人犹豫一下,说:“行。那晚点我联系你。”

    结束通话,姜北让江丹青先回去,江丹青担心她安危,不肯同意。

    两人又等了半个小时,那人朋友再次打来电话,这次意思很明确,他朋友不愿意卖,让她别等了。

    姜北虽然预想到会是这样,但仍努力争取,但对方态度很坚决。

    姜北没办法,只好收拾东西离开。

    “mama,你先回去吧。我想去找云驰,当面跟他说一声。”姜北走出咖啡厅。

    江丹青安慰失落的姜北:“宝宝,这个买不到,大家买别的送他也一样的。别难过了,mama会心疼的。”

    姜北点点头:“我知道。我没有难过,就是有点失望。”

    江丹青摸摸姜北的头:“让刘姨送你去吧,mama打车回家。早点回来。”

    姜北知道江丹青是担心自己,同意了。

    路上霓虹闪烁,车来人往。

    姜北到云驰别墅区门口时,周边寂静,树影摇晃,只有岗亭的灯光特别亮。

    云驰穿着无袖衬衫黑色休闲裤,站在岗亭旁,高挑的影子被灯光拉长。

    见到姜北的车,云驰迈脚走来,打开后车门,声音轻浮:“哭鼻子了吗?”

    “没有。”姜北笑,冤枉又无奈。

    刚才来时,她就给云驰打电话,说自己没买到鞋。云驰听完,便一直逗她,让她别哭。

    她是失望没错,但也不至于难过到哭。

    姜北跨出一只脚:“刘姨,你先回去吧。”

    刘姨回头,防备地看着云驰:“那你等下怎么回去?”

    姜北看眼云驰。

    云驰弯下腰:“等下我送她回去,您别担心。”

    刘姨露出“担心的就是你”的神情,但还是走了。

    刘姨离开。

    云驰与姜北对视,眼底藏笑。

    姜北面颊渐渐发烫,仿佛今晚来找云驰的心思被人看穿。

    云驰拉过姜北落在身侧的手,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

    “去车上还是去我家?”

    这句话说得暧昧,像是戳破心里的想法,姜北羞得有些喘不过气。

    “在车上,我说完就走。”

    云驰走得快,姜北努力跟上,呼吸因口不对心变得更喘。

    如果跟他去家里,姜北不知道云驰会做到什么地步。

    姜北紧张地捏紧拳头,觉得心脏像被捏在掌心,砰砰跳动。

    云驰关上车门,将车驶到一处僻静的角落,看着姜北,笑意潋滟:“好了,说吧。”

    姜北有些反应不过来:“说什么?”

    “躲我的原因啊。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这个?”云驰乐了,脸上露出那种看破不说破的坏笑。

    姜北机械地点点头:“哦。”

    一下子,车里没了声音。

    云驰单臂撑住方向盘,枕着脑袋,整暇以待地等着姜北继续。

    姜北半晌开不了口,云驰也不急,耐着性子等着。

    姜北终于忍不住,问:“我能不能用别的代替?”

    “想耍赖啊?”云驰轻笑。

    姜北抬眸,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云驰:“我吻你一下,再给你买别的礼物,行不行?”

    云驰靠近,单手扣住姜北的后脑,拉近两人的距离。

    清爽好闻的皂香扑面而来,温暖的体温包围姜北。

    云驰性感的薄唇贴近,停留在厘米之间。

    姜北以为云驰同意了,主动吻上他的唇。

    云驰身体一僵,扣住后脑的手收紧,将姜北按进怀里。

    不满足于小学生似的浅吻,舌头撬开她的贝齿。

    没有浅淡的烟草味,是淡淡的牙膏的清香,像极地冰山,清凉自然。

    冰山在舌尖一点点融化,变成炙热的火山。

    粗粝的舌面勾住她的,温柔贪婪地吮吸舔舐,甜腻的津液在舌尖蔓延开来。

    姜北急促地喘息,感觉到胸口的乳尖生出酥麻的快感,逐渐硬起,眼底泛起迷离的水雾。

    云驰抱紧姜北,柔软的双峰贴在健壮的身体,刚与柔碰撞。

    姜北揪紧云驰的衣襟,情不自禁闭上眼,感受舌尖温暖的亲密。

    两人吻了好久后,云驰放开姜北,摸着她缺氧通红的面颊,笑得浪荡不羁。

    “宝贝儿,吻,我接受。但愿赌服输,别想耍赖。”

    姜北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你才耍赖。”

    云驰低笑:“我怎么耍赖了。”

    姜北恼了:“你让我以为你同意了。”

    “我有说同意吗?”云驰轻挑散漫,“你吻我,我如果推开,怕你会多想,以为我厌倦你了。我当然只能证明我很喜欢。”

    “诡辩。”姜北不想听云驰狡辩,双手封住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嘴。

    云驰笑得胸腔颤动。

    姜北恼怒地瞪他:“我也不要告诉你原因。”

    云驰拉下姜北的手,捏在手里,露出正经的表情。

    “这不一样。你不跟我说,我永远不知道你躲着我的原因,这不利于大家的……嗯……”

    云驰闪过一抹与表情不搭的狡黠:“感情生活。”

    姜北信以为真,但……还是说不出口。

    她总不能说是害怕他那里太大,又期待他碰自己吧。

    姜北使劲摇头,头都快被她摇下来了。

    云驰叹气,像是无可奈何,又不想逼她。

    他抵住姜北的脑袋:“有这么难开口?”

    姜北委屈:“有。”

    “那我多给你点时间,等你能说出口了,再告诉我。但是,姜北,我是认真的。我不想你躲我。如果我不知道原因,以后可能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无论是什么原因,我都想知道,好吗?”云驰目光深深,带着几分温柔,低声哄着。

    看着云驰慎重其事的表情,姜北点头:“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