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

    姜北戴着几十斤的水瓶,咬住咬嘴,拉着云驰的手,慢慢朝海底潜入。

    海底静谧,仿佛一只巨大的碧绿水晶将她用力包围,耳边传来沉闷的呼吸声,各种小鱼围绕,露出底下灰白的礁石。

    “OkAY?”云驰拉着姜北,打出手势。

    姜北用手势回他:“HAPPY。”

    “下降。”

    “OKAY。”

    云驰带着姜北下潜。

    海底的颜色从灰到彩,出现各色珊瑚,一只小鱼从礁洞钻出,盯着姜北,打量眼前的陌生访客。

    姜北朝它捏捏手:“你好。”

    小鱼不为所动。

    一只海龟从底下慢悠悠地晃过,姜北埋头观看。

    云驰轻轻拽了下她的手。

    “危险。”

    云驰打着手势,指指游向身后的那只海龟:“过来。”

    姜北调转方向,与云驰跟在海龟身后,大概懂了云驰的意思。

    可能是自己刚才做那个动作有危险。

    两人是在浅区,但海底瑰丽,姜北看得眼花缭乱。

    云驰数次询问要不要上岸,姜北都拒绝了。

    等上岸,姜北卸掉水瓶和咬嘴,才发现浑身酸痛。

    姜北累倒在岸边,躺着沙滩上,一步也不想动。

    云驰坐在身边,解自己身上的装备,眉眼带笑:“好玩吗?”

    姜北虚脱地点点头,扬起大大的微笑,在感受到嘴角酸痛后,收敛了些,改为浅笑。

    云驰扔装备在一旁,跟着倒下,侧身看姜北。

    姜北白嫩的脸上还留有护目镜的印子。

    云驰用手指戳戳姜北的腮帮子:“还玩帆船吗?”

    姜北酸的龇牙咧嘴,眼睛瞪老大,看云驰像在看怪物。

    “好累。”

    姜北不自觉撒娇,声音甜甜软软的,带着无力的气音。

    “那休息会儿。”云驰轻笑。

    云驰双手枕在脑后,看着仍然明媚的天空。

    白云变换,染上橘黄色。

    姜北肚子咕咕叫了几声,她转过头,羞涩地看着云驰:“我饿了。”

    姜北怎么也没想到,潜水消耗这么大,才吃过不久,就饿了。全然不知岛上日落晚,此时已将近7点。

    “回去吧。”

    云驰翻跃而起,双腿分开,手肘搭在膝盖,从上往下俯瞰姜北,笑意盈盈:“要抱吗?”

    姜北浑身酸痛地支起身:“谢谢。”

    说着,姜北张开双臂求抱抱

    云驰乐不可支,抱起姜北:“我以为你会说不用呢。嘴上这么客气,身体倒是一点不客气。”

    姜北扑腾两下,以示抗议。

    云驰大笑:“哈哈……别别别,是我错了,是我不客气,是我想抱你……”

    云驰越说越不正经,姜北只觉后背发热,她埋头进云驰怀里:“你别说了。”

    洗完澡,补充完能量,两人躺泳池边纳凉到深夜。

    姜北打了个哈欠,问:“你房间在哪儿?”

    云驰食指向上,指向二楼:“上面。”

    姜北不解:“可上面只有一个房间。”

    这栋别墅,楼上一层是客卧相连的房间,客厅摆着正对着沙滩的浴缸!

    刚刚云驰做饭,姜北就是在那儿泡澡。而云驰洗澡的地方却是在别处,所以姜北以为云驰是去他自己的房间洗澡了。

    云驰躺在沙滩椅上,侧头,露出为她着想的表情:“你一个人睡不怕吗?要不怕,最后两栋,是有多的房间。”

    “最后两栋?”姜北分不清云驰指的是哪栋。

    “过来,我指给你看。”

    云驰拉起姜北,走到边上的栈桥,指着密林深处,说,“往这里进去,差不多2公里的距离,有两栋专门招待客人的。你想睡那里吗?”

    云驰指的地方,栈桥两边漆黑无光,路的尽头像怪物张开的巨口,幽深可怖。

    姜北周身寒毛竖起,一股深冷的恐怖袭上心口,她强装镇定,指向另一处较近的别墅:“那那栋呢?那栋也没房间吗?”

    “有,那栋有三间睡房。”云驰扬起诡异的笑容,趴在姜北耳侧,拖长尾音,阴森森地说,“不过……”

    姜北不怕鬼:“那我可以睡那里。”

    “你有钥匙吗?”云驰笑出声。

    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姜北疑惑地“啊”了声。

    “那栋是我小叔专属,大门是锁着的,你要怎么进去?”

    姜北忍不住吐槽:“为什么这么大的地方只有一间房啊?”

    云驰耸肩摊手:“你要怕我做什么,我可以在房间搭个帐篷。”

    姜北耷拉脑袋,往回走:“不用了,你还是睡床吧。”

    云驰追上,单手扛起姜北,让姜北坐自己臂上:“放心,你要是还怕我,我就不碰你。”

    姜北搂住云驰脖子,嗫嚅:“我今天有点累。”

    “嗯,等下给你捏捏肌rou,不然明天起来会更疼。”

    “那我也给你捏。”

    房间里传出“嗯啊”的呻吟声,姜北趴在按摩床上,舒服得小腿后踢。

    云驰捏着姜北的肩,无奈地笑:“宝宝,你能不能忍忍,别叫出来。”

    “对不起。”姜北把头埋进床洞,耳朵通红,“嗯……”

    一句好舒服,硬生生吞进肚子。

    云驰揉了会姜北肩背,说:“转过来,我给你做下腿部拉伸。”

    姜北懒洋洋地转身,脸上出现舒服的潮红。

    云驰睇眼姜北,走到她腰部,将她大腿缓慢抬起,弯曲膝盖放松。

    “酸……”姜北抬起头,去摸酸痛的腿后跟。

    “哪儿酸?”云驰捏捏她的小腿后侧,“这儿?”

    又捏捏她腿后跟:“这儿?”

    “对,就这儿。”姜北躺下。

    云驰揉捏姜北腿上的肌rou。

    肌rou上阵阵酸楚,姜北痛并快乐着。

    云驰将腿压向姜北的胸口,点评道:“柔韧性不错,学过跳舞?”

    后筋膜被拉开,姜北酸的嘶声:“嗯。我mama……唔……轻点……”

    云驰松开姜北的脚,换另一边:“什么时候学的?”

    “小学三年级,学了五年。”姜北说,“我mama觉得女孩子学拉丁舞性感……”

    听见“性感”两字,云驰没忍住笑出声。

    姜北仰头,见云驰笑话她,干脆不说了。

    “那后来怎么不学了?”云驰手上的动作讨好。

    姜北被按舒服了,又继续说:“要准备中考。我初中是外省的,要考附中,分数要求比省内的高。”

    云驰“嗯”了声,重复一句:“性感。”

    姜北生出一股跳起来打人的冲动,但看在腿上那双巧手的份上,决定忍一忍,先放过它的主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