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

    在休息一夜后,姜北退了烧,没有影响第二天的考试,但联考成绩出来时,姜北还是傻眼了。

    她对了下题,发现英语和数学各有一道因粗心造成的错误。一个是因为答题卡涂错,她卷子写的C,她涂到了B,一个是数学大题中间的计算错误,而这两个错误,直接造成了3分的误差,导致她的排名从市第一跌至市第21。

    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姜北走进教师办公室。

    办公室只有郑主任和另一名老师。

    陈瑄搬过一张椅子,放到工位旁,对姜北说:“姜北,坐。”

    姜北坐下,大概知道陈瑄喊她来办公室的原因。

    陈瑄嘘寒问暖:“身体好点没?”

    姜北点头:“已经退热了。”

    “要注意休息。”

    “谢谢您的关心。”

    “这次假期去哪儿玩了?”陈瑄闲谈着,点开笔记本里的班级成绩单,快速定位到姜北那栏。

    姜北看着电脑屏幕里的排名,有些沮丧:“去国外旅游了。”

    “哪个国家?”

    “意大利。”

    陈瑄问:“有去逛那里的美术馆吗?”

    姜北摇头。

    “怎么不去逛逛?那边有很多美术馆博物馆,能增长不少常识。”

    姜北沉默。

    姜北小时候,江丹青就有意培养她的学问素养,所以经常带她和江如珩去逛博物馆。不是不好,只是偶尔一两次,她也会想要冒险。

    跟云驰在岛上潜水、玩帆船、搭篝火、喝醉、还有zuoai……是她最有探险意义的一次旅行。

    “我去的是意大利周边的一个小岛,上面没有美术馆博物馆。”姜北扬起憨厚的笑,坦诚地看着陈瑄。

    陈瑄身体后倾,尽量舒缓语气,进入正题:“假期出去旅游很正常,学校也不鼓励学生一味学习,但大家也不能松懈学习,你说是不是?”

    姜北点头:“是。”

    陈瑄笑笑,问:“对于这次考试成绩,你有什么想法。”

    该来的还是会来,姜北如实说:“出乎意料,还有点难过,这是我考最差的一次。”

    因为那两天身体不舒服,姜北考完不是趴着睡觉,就是早早离校,没跟同学对答案和估分,所以没注意到有错漏的地方。

    陈瑄以知心大jiejie的姿态说:“你以前的成绩没出过前五,这次只有21,感到意外和难过是很正常的。”

    姜北丧气地点点头,眉眼黯淡。

    陈瑄改为安慰的口吻:“但一次的失利说明不了什么。对于这次的考试分数,老师希翼你别太往心里去。先养好身体,调整心态,别被这次的考试影响。”

    “陈老师,您放心,我会尽快恢复状态,不会让这次的成绩影响到自己接下来的安排。”姜北提振精神。

    陈瑄视线在姜北脸上巡视一圈,开起玩笑:“看来我准备了一小时打算安慰你的话可以不用说了。”

    姜北笑了笑:“说不打击是假的,但灰心丧气倒不至于。其实我也有反思过。这次考砸虽然有身体原因,但主因还是我做题速度慢了,才会导致后面一道大题没来得及检查。”

    至于做题速度慢下来的原因,姜北一时不确定,是身体不舒服造成的还是假期综合症造成的。

    她这次假期的安排跟以往是一样的,甚至因为担心会有意外情况,她安排在学习上的时间,比以往多了1个小时,但规律性却不如之前,所以她很难确定是不是假期的影响。

    陈瑄有些欣慰:“能自我反思很好,但也不用过于自责。当然,大家也不能掉以轻心。我看过你的扣分,数学那道大题确实可惜。解体思路都是对的,就是中间计算错了,导致后面都错了,这在以往是不会出现在你身上的。可以理解,身体不舒服,有时候出错也是可能的,但如果是高考或竞赛时出现这种情况,大家也要努力克服,你说是不是?”

    姜北:“您说的对,我会注意。”

    陈瑄鼓励道:“你是我带过最优秀的学生,汲取经验,我相信你下次会做得更好。”

    “谢谢陈老师,我会的。”

    就在此时,姜北余光一瞥,留意到办公室外的人影。

    云驰高大的身影从走廊路过,手上提着保温杯,拖沓着脚步,看样子是去倒水。

    两人视线相撞。

    姜北冲他微微一笑,看向陈瑄。

    陈瑄又说:“我今天叫你来,还有件事。高考虽然也重要,但你重心向来在M大。下个月就是M大提前招申请,你准备得怎么样?”

    姜北端坐在椅子上,对这件事表现得十分上心:“个人材料、essay,社会活动资料我都准备好了,AP课程成绩和语言成绩高一高二能考的都考了,现在只剩M大要求的3封推荐信。我之前参加的夏令营活动的科学研究老师答应帮我写社会活动的推荐信。”

    陈瑄补充:“剩下的两封学校这边会直接发给M大招生办,这个你不用担心。”

    姜北说:“我不担心,您一直都很支撑我,我能兼顾高考和准备M大的申请资料,您给了我很多的帮助。”

    别人或许觉得姜北有拍马屁的嫌疑,但对姜北来说,只是说出心里话,真心想要感谢眼前帮助自己的教师。

    陈瑄看着眼前文文静静,有时候有些脱线的女生,眼底闪过一丝泪光,她眨眨眼,止住感动的泪花:“面试准备得怎么样?虽然面试这块没有说具体占据多大比例,但面试官的评语是招生办那边对你的第二印象,也很重要。”

    姜北说:“我会尽量给面试官留下好的印象。”

    “M大偏爱自我挑战和有创新能力的学生,尤其是长期坚持在热爱领域探索,充满热情以及影响社会的学生。你在面试时一定要熟悉自己的简历,突出自己的个人爱好……”

    陈瑄给了些面试建议,姜北认真听着,末了,陈瑄又问:“你有没有什么才艺或兴趣爱好?”

    姜北看向门外,云驰正靠着走廊,手上拿着个保温杯,像是在等人。

    陈瑄顺着她的视线,问:“郑主任,云驰又惹什么事了?”

    郑主任从暑假作业抬头:“我没叫他。这混小子,这次假期作业也不交,还把试卷搞得皱巴巴的。不交就不交吧,我也懒得看那堆皱巴巴的东西。还是你省心。”

    “除了您这种资历深厚的老教师,谁能镇住12班那些人。再说,12班这次平均分可比大家高出2.14分。”陈瑄奉承郑主任两句,转对姜北说:“没事,你继续说。”

    姜北耳根rou眼可见地泛红:“我在兴趣爱好上写了拉丁舞和二胡。”

    陈瑄愣了下,呵呵地笑:“那之前怎么没见你提过。”

    附中有才艺的人很多,几乎每个家长都会给孩子培养一两个兴趣爱好。姜北也会点什么,陈瑄倒不是特别意外,只是热情如火的拉丁舞和悲风秋月的二胡,跟眼前的女孩的确不怎么搭。

    姜北弯曲眉眼:“有一段时间没练习了。只能写写,真要表演,得重新练一练。”

    陈瑄看眼常自夸自己是“二胡演奏家”的郑主任,笑道:“既然准备好了,那剩下就看M大那边了。不过,我还是想说,这只是提前招,心态要放平,M大提前招一年都不一定会录取一名中国学生,就算咱们上不了,还有正常招生和大学的机会,不要有过多压力。”

    姜北说:“我明白,但是我还是希翼自己能直接去M大,不想等一年再去。”

    陈瑄乐出声:“有志气。好了,今天晚自习就别上了,回去把身体养好。”

    “那我先回去了。”姜北起身,往办公室走。

    姜北走没多久,云驰也从走廊消失了。

    郑主任抬起头,对陈瑄笑道:“陈老师,我看学校这届这么多学生申请M大,就你们班这个姜北最有希翼。好福气啊。”

    陈瑄奉承道:“她也是您教出来的学生。”

    两人心照不宣,相视而笑。

    陈瑄问:“话说,你们班江如珩怎么没有申请国外大学?”

    郑主任说:“他第一志愿是京和医学院,说是想在国内读本。”

    陈瑄羡慕道:“还是他们父母有福气,养出两个这么优秀的孩子。对了,我看云驰这次考得不错啊,排名提前了100多名。”

    郑主任批阅着作业:“他就是混,心思不在这上面,基础打得还是很牢的。要肯用用心,考个600来分还是可以的。”

    陈瑄重新打开笔记本,继续整理这次的重点难点:“这倒也是,我记得他中考成绩好像是在前10。当时他一进校,就收到好多男女生的情书。您说现在小孩思想怎么这么新潮……”

    郑主任有些郁闷:“新潮的不止小孩,你们这一代的父母也挺新潮的。小孩谈恋爱也说不用管,他们自己有分寸,小孩子哪里来的分寸。”

    “你们班郑永年又谈恋爱了?”母胎单身陈瑄八卦。

    另一名教师听着听着就笑了,问:“小陈啊,你还单着吧?我有个表弟,跟你是校友,现在在当律师,我先容你们认识认识,你看怎么样?”

    陈瑄尴尬一笑:“等明年吧。明年要是带高一再考虑。今年,忙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