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你放着安大美女不要,就找了这么个小土豆啊

你放着安大美女不要,就找了这么个小土豆啊

    云驰选的是一个山庄餐厅。餐厅在半山腰,开车上山大概10多分钟就到了,餐厅不大,更像是中式庭院别墅改建为餐厅的。

    听云驰说,这家山庄是之前的主人欠债,抵给现在的主人。现在的主人为了招待客户把它改建成餐厅,没想到,因为请的厨师厨艺太好,餐厅的名声就传出去了,于是现主人就把这里做成了对外的山庄餐厅。

    两人到餐厅后,云驰把车钥匙交给泊车员,身穿旗袍的大堂经理带领他们穿过庭院,前往就餐地点。

    假山、小桥、流水,鹅卵石路旁栽满竹子,竹子错落有致,景色秀丽。

    进入包厢后,暖白的灯光,一张10人圆桌摆在中间,左面的墙壁由山水画绘制,前面是一道假山溪流,右面是一副现代画家的戏鸟图。

    姜北看到画有些惊讶,她走近细瞧。

    “你对画也有兴趣?”云驰跟在姜北身后。

    姜北摇摇头:“这是真的吗?”

    经理大概是习惯了客人对这幅画的反应,对姜北说明:“那是大家老板请人临摹的。”

    姜北又仔细看了看,赞叹:“临摹得可真像啊。”

    经理保持职业微笑。

    云驰牵起姜北:”先点菜。点完菜,大家慢慢看。”

    姜北坐下,接过云驰手里的菜单。

    菜单用的都是古诗节选,什么“扶摇直上”、“跨海斩长鲸”、“笑谈渴饮匈奴血”……

    这是菜单吗?光是报菜名就很社死了。

    姜北尬笑,把菜单推还给云驰:“还是你点吧。”

    姜北推了“包袱”后,兴致勃勃地看着云驰,期待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读出菜名的雄迈气势。

    云驰望向倒水的经理,问:“有笔吗?”

    “稍等。”经理微笑,放下茶壶,从盘发里抽出发钗,又从发钗里取出一支笔,用手帕擦拭后,恭敬递给云驰。

    姜北被这cao作看得一愣一愣的。

    云驰用笔划出菜品,把菜单和笔递还给经理,待经理走后,才说明:“这是他们老板的恶趣味。来这儿的人,多是老板朋友,所以老板经常会想些花样整他们。”

    姜北问:“那等下吃饭的时候也会吗?”

    云驰笑出声:“那不会。他还是有点道德的。不能打扰别人吃饭这种事,他还是知道的。”

    “这家主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姜北对这位有趣的老板产生一丝好奇,而且听语气,云驰跟他还挺熟。

    “你也见过他。”

    姜北想了一圈,也没想出是谁。

    云驰说:“是陈秘书。”

    姜北惊讶,怎么也没办法将那位严谨肃正的陈秘书和诙谐幽默的餐厅老板联系起来。

    云驰大约是知道姜北想什么,说:“我小叔那样,再配个不正经的秘书,那他们企业估计得玩完,但太正经的,在我小叔身边也呆不久。”

    说到云震,姜北就想起江丹青那天的反应,她再迟钝,也知道江丹青跟云震的关系不寻常。

    姜北愁下脸,托着腮,问:“你有问过小叔,他跟我mama有什么误会吗?”

    云驰愣住两秒,突然被口水呛到,猛地咳起来。

    姜北觉得云驰每次提起这事,反应就奇奇怪怪的。

    云驰顺过气,喝了口热茶,说:“你刚才怎么一直看那画。”

    姜北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说:“因为真画在我爸爸书房。这个画家画了四幅,分别以春夏秋冬为主题,这是他的秋系列。我爸爸只得了这么一副,其他三副他一直想要,但一直没找到。我进门看到这幅画,以为是他放弃找另外三副,把手里那副也卖了。”

    这下,云驰呛得更利害了。他开始有些悔恨,好吃的餐厅那么多,他干嘛非得找个跟他小叔有关系的餐厅。

    云驰缓过失态,说:“春那副在我小叔手里,我可以帮你要来。至于另外两幅,我找人帮你问问。”

    其实这幅画单副收藏价值并不高,就算四幅集齐,也比不上名家的一副。之所以有人买单,正是因为他缺失的部分。外界有传,其实那位画家根本没有画另外两个系列,这不过是画家为了噱头进行的炒作。

    见姜北并不是很开心,云驰问:“怎么不开心?”

    姜北更愁了:“那你不能白送我爸爸画,不然我都不知道该送什么还了。上次为了想送你家人的礼物,我脑袋都快想破了。”

    云驰逗笑,双手抱着她头,假装查看:“我看看,哪里破了。”

    姜北推他:“哈哈,别呀。”

    “宝宝,东西都是我乐意送你的,不要有负担,也别总想着回礼。”

    说着,云驰用力揉揉姜北脑袋,语气十分不正经:“都是一家人,以后我的就是你的。”

    姜北没理云驰的玩笑,关注点放在了头顶。

    她拿开云驰的手,嘟囔:“我绑了好久的头发……”

    姜北虽然扎的是马尾辫,但她花了好多小心思打理,对这个俏皮可爱的辫子满意得不行。

    一想到云驰破坏她的心血,姜北决定反击,她抬高手,去揉云驰的脑袋。

    云驰下意识挡着:“不准抓头发。”

    姜北奋力去够他的脑袋:“我不抓,我就摸摸。”

    云驰意识到姜北是要“报复”他,忍俊不禁,放开她的手,任她打乱自己的发型。

    经理端菜进门时,看到的就是小情侣打闹的模样,她忍不住弯起嘴角,端上菜。

    姜北连忙收手,再一看云驰被自己弄乱的发型,没忍住笑出声。

    “过来洗手吃饭。”云驰大约知道自己发型乱了,拉着姜北进包厢的卫生间。

    卫生间不大,云驰站外面等姜北洗完手才进去。

    出来时,云驰将头发扎在脑后。

    经理端完菜,站桌旁给姜北报菜名。

    “白鹭上青天”、“三月下扬州”……

    经理说:“还有三道菜和一道甜品,预计20分钟内完成。”

    姜北说:“好,谢谢。”

    经理出去。

    云驰坐下,拿起筷子,将“白鹭上青天”里的山药夹到姜北盘里:“尝尝看,合不合你口味。”

    把波菜炒山药取名“白鹭上青天”,姜北觉得这主人可真有才。

    她笑着浅尝一口,眼睛发亮:“好吃耶。”

    见姜北喜欢,云驰殷勤地夹菜。

    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姜北很挑嘴。虽然学校里的饭菜她也会吃,但都吃得很敷衍,来来回回,就那几道菜,就像是应付作业似的,也难怪江丹青和江如珩个子都不矮,就她长不高。

    云驰想着想着,不自觉笑出声。

    姜北吃着“扬州炒饭”,侧头看他,眼神清澈又充满困惑。

    云驰喉咙滚了下,声音哑了几分:“吃完要不要去我家?”

    姜北看着云驰沉下来的眼神,低头吃菜,气势微弱:“不要。”

    吃完饭,看完餐厅安排的京剧,已是晚上8点多,月明星稀,云驰和姜北站在山庄门口等人送车过来,但没多久,云驰就接到电话,说是车胎似乎被什么东西刮到,出现磨损。

    云驰和姜北在经理的引领下,前往车库查看,果然后轮胎裂了一块。

    经理给了两个方案。

    一个是餐厅的人联系车厂过来维修,大概需要40多分钟。一个是可以先送两人下山,等他们换好轮胎后,再找人把车送回去。

    云驰询问姜北的意见:“要留这儿逛逛吗?”

    上山时,姜北就注意到山上风景很美,她点点头:“好啊。”

    云驰让经理修好后联系他,之后就带着姜北在山庄外的山路闲逛。

    夜晚的山路不暗,水泥路两边隔十多米就有路灯照明,上山路上偶尔可以见到私人山庄别墅,但似乎是烂尾楼,几乎没人居住。山脚下,邻市的大厦林立,灯火辉煌。

    姜北走累了,找了块地儿,坐在公路栏杆上休息,欣赏山下的城市夜景。

    云驰坐她旁边,手开始不规矩。

    姜北推开他搂肩的手,有点羞:“这是在外面。”

    “没人。”云驰贴近她,路灯下的睫毛格外修长,睫毛倒影投射在他脸上,危险又迷人。

    姜北心跳加速,看着他的头一点点压下来,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嘴唇,逐渐变得强势,撬开她的牙齿,侵略进她口腔。

    在吻了2、3分钟后,云驰才放开她,露出得逞的笑容:“还有玉米烙的甜味。”

    姜北面色红热,看着山下风景,不知怎么应对他的话。

    云驰没再继续,陪着她欣赏夜景。

    “如果我考上M大,以后就不能常常见到你、见到爸爸mama、双双、还有阿吉、小米他们了。”

    或许是临近M大招生,也或许是安静的氛围使然,姜北突然有些多愁善感。

    从小到大,她都是在江丹青等人的照顾下长大,一想到要独自在国外生活,纵使再乐观,姜北还是有点担心。

    云驰侧头,晚风将他扎在脑后的头发吹拂,他问:“那你会为了大家放弃M大吗?”

    姜北沉默半秒,摇头,声音沉静:“不会。”

    “虽然知道你的答案,但我还是很失落啊。你就不能再多为难一些吗?”云驰笑着看她,声音听起来有点像撒娇。

    姜北被逗笑,感受到云驰放在她手背上的温暖掌心。

    云驰轻声安慰:“放心吧,只是出国而已,几个小时就能到。无论是我、你爸妈,还是你弟,只要你需要大家了,大家都会在。再不行,就找你婆婆,她经常外出公干……”

    “什么婆婆……”姜北气笑。

    这个人,亏她刚才感动了。

    “你不是叫过老公了?想不认帐?还是想出去换一个?”云驰轻捏她发烫的脸蛋。

    姜北羞得不行:“我才不会。”

    云驰双掌夹紧她小小rourou的脸颊,眼底的笑幽沉:“会也没关系,反正最后你都是我的。我有信心再把你追回来。”

    “我不会的。”

    姜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会,就是觉得大概没人比他更好了。

    “我信你。”云驰笑容温柔。

    空气渐渐暧昧,一道刺眼的灯光伴着沉闷的引擎声从山下开上来,打断静谧的夜。

    姜北不习惯在公共场合过于亲密,轻轻推远云驰。

    数分钟后,那辆货车停在两人身后,车门打开,车上下来7、8个人。

    云驰回头,似乎认识为首的人,翻过护栏,将姜北护在身后。

    姜北也感觉到不对,从护栏翻过来,看着那群人。

    “云驰,原来这女的真是你女朋友啊。你放着安大美女不要,就找了这么个小土豆啊?”李紫東手上拿着个棒球棍,放在地上拖着,痞里痞气地朝他们走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