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把门锁上,去厕所。

把门锁上,去厕所。

    第二天天没亮,小荆就送来了姜北的包和手机,并告诉姜北,因为后面涉及民事诉讼,整个过程时间较长,怕影响她学习,所以云驰家人已经让人去派出所报案,后面的事情警方会跟云驰他们联系,让她安心读书就行。

    江丹青对小荆当晚对姜北的照顾十分感谢,说什么也要给她送些礼物,小荆不肯收,只进屋坐会儿就离开了。

    姜北追赶出来,问:“云驰,他怎么样了?”

    小荆说:“他没事。不过脸上有伤,这几天,学校那边是不方便去了,会请假几天,你别担心。”

    “我放学后能去看看他吗?”

    “当然可以啊。不过这段时间,他那儿应该很热闹,有很多去看病的人。我建议你还是晚些时候去会好一些。”

    姜北原先以为是云驰病得重,怕她担心,让小荆故意这么说的。但是到了学校后,谢晓楠跟她说是真的,说现在很多人都巴不得趁机去看病,让姜北还是晚一两天再说。

    姜北知道其他人会骗自己,但谢晓楠是不会的,所以只能手机联系云驰。

    云驰跟她视频时,是躲在医院卫生间里,外面有人在说话,似乎是云震让人把礼物拿走。云驰坐在马桶上,披着件外套,脸色比前晚好很多:“再这么下去,没病都要闹出病了。”

    姜北看着视频里生龙活虎的云驰,笑容带泪:“你要在医院好好呆着,听医生的话,该吃药就吃药,该做检查就做检查,不要任性,知不知道?”

    “又哭了。什么时候这么爱哭了?”云驰手指在镜头前摩挲,似乎在擦她的眼泪,“你要不信我没事,我去你家找你?”

    “刚说不能任性,你就胡来。你就在医院乖乖呆着,不准乱跑。我明天下课后,去医院见你。”

    云驰咳了一声,说:“我是很想见你没错,但还是晚几天吧。”

    说着,云驰把手机贴近门口,让姜北听外面动静,说:“听见没?这么闹腾,怕你不喜欢。”

    姜北知道这种情况,之前姜尚做阑尾手术的时候,病房里也总是有人来送礼,姜北问:“有人照顾你吗?”

    云驰笑起来,就算脸受伤,模样还是好看:“你想照顾我吗?我可舍不得。”

    姜北笑了。

    他们之间比起难过,总是开心的时候多一些。

    云驰深邃的眸光看姜北半会儿,投降般揉揉脸,说:“看来必须让你来啊,不然你这样愁着脸,我要不放心了。”

    姜北是不擅长掩饰自己内心情感的,那股眼底的忧伤太浓,只是云驰误以为姜北是担心他,姜北就默认了。

    “那我明天下课后去见你。”

    “嗯,明天见。”云驰笑声温柔。

    之后几天,姜北上完白天的课就走,没上晚自习,到了医院后,姜北拿着12班考试的卷子给云驰补习,补完习,把布置的作业试题给云驰做。

    云驰有时候会耍赖,做着做着就偷亲她,但最后还是会认真把试卷做完。

    云震借着云驰要学习的由头,挡了不少来看病的人。

    姜北注意到,每次她来,云震都会把病房门锁上,把医院病床的拉帘拉上,她要离开时,会找人悄悄送她离开。一开始姜北以为是云震不想别人打扰他们,但后来渐渐意识到,似乎是怕别人看到她。

    一天,姜北和云驰在学习,病房里的水没了,姜北有些渴,便拿了水壶去倒水,无意间听见云震在楼梯间说打人那伙人的事。

    听意思,大概是里面大多未成年,所以判不了刑,只有带头那个,和没参与殴打的一个以及被打重伤的那个成年了,可以走司法程序。

    姜北大概知道是谁。没参与殴打的人,应该不会有事,李紫東是组织者,是逃不了的,但被云驰打成重伤的蒋照,说要云驰撤诉,并且赔偿他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不然要告云驰。

    姜北听见云震说:“赔偿没有,让他们去告吧。”

    尴尬的是,姜北偷听被云震抓到。

    云震简单说了几句,挂了电话,招手让她过去。

    姜北走近,云震问:“听到多少了?”

    姜北不善撒谎,也没撒谎,说他开始讲的时候,七七八八听了点。

    云震安慰她,说:“没事,他们理亏在先,告不赢的。”

    姜北是信的。

    “这不是我担心的,我担心的是里面那个。”云震指指病房。

    姜北不解。

    云震坐在走廊阶梯,那随意的模样很难想象是大企业总裁。

    云震脱了外套,放在地上,示意姜北坐过去。

    姜北没坐他衣服上,拿起他的衣服还他,也直接坐在了地上。

    云震笑了笑,把衣服搭一边,说:“那些人要是判刑了,你的云驰或许也就算了。现在要是判不了刑,他那性格,肯定是要给你报仇的,到时候又会惹出事情来。这就是他。你了解他吗?”

    姜北被云震的问题难倒了。

    有时候姜北觉得她了解云驰,有时候又觉得陌生。就像那晚她看他打人,陌生得像是另一个人,但他抱着她时,又变回了她认识的云驰。

    “您跟我说这个,是有什么我能做的吗?”除了这个,姜北也想不到其他用意了。

    云震笑起来的侧脸跟云驰有几分像:“劝劝他吧,让他把事情交给我处理。要是他去找那群人算账,到时候毁的是自己的前途。”

    姜北发愣。

    “不知道他这一面吗?他不是你们学校出了名的混账吗?你以为只是说说而已?还是爱情让人盲目,只能看到对方的好,看不到对方的坏?”

    云震说这些时,眼神像是在看遥远的时光或者一个缥缈的人,有种无法释怀的感伤。

    “小丫头,恋爱不是这么谈的。虽然我也没资格教你就是了。回去吧,你出来太久,他估计要下床找你了。”

    姜北离开时,看见云震在点烟,姜北忍不住说:“这里不能抽烟。”

    云震手一顿,似乎想到什么,露出很忧伤的笑,然后把烟掐了。

    姜北进屋时,云驰果真打算下床找她,见她回来,问她是不是又教隔壁奶奶怎么用手机了。

    姜北本来想委婉劝说云驰的,但脑子转了十八弯,最后把事情直线交代了。

    云驰听了,问她:“你不想我惹事?”

    姜北当然不想,主动亲了他一口,就像是奖励好孩子的小红花:“不想,我想你好好的。考好大学,当军人,然后像你说的,在35岁前,成为一个像你爸妈那样,能做实事的人。”

    云驰恢复力极强,没几天伤好了大半,现在被姜北撩得上火,按着她的头不肯松开,一小口一小口咬她刚喝了水的湿润嘴唇。

    姜北担心云震进来,推他,可云驰跟着了魔似的,把她压在病床上,微凉的手探进她的校服底下,挑逗她的敏感。

    姜北被他吻得嘴唇发烫,身体渐渐发热,细碎的痒从他指尖传递过来,惹的她身体在单薄的病床上轻轻颤抖。

    云驰伏在她耳边兴奋地喘气,鼓起的地方顶在她两腿间,却因为担心发出声响不敢用劲,只能一下一下,缓慢地蹭着她微湿的地方。

    “宝宝,要不是地方不对,你今晚肯定逃不掉。”云驰咬着她的后颈,语气带着深切的遗憾。

    云驰抽出手,撑着手臂想起来,姜北忽然抱住了他,不让他看自己快要哭起来的表情。

    “云驰,大家做一次吧。”姜北把脸埋进云驰颈窝,像是害羞,“把门锁上,去厕所。”

    姜北能感觉到这句话对云驰的杀伤力有多大,云驰直接熊抱起她,快速锁上两道门后,连放下她都等不及,就把她压在厕所的墙壁上贪婪地吻她。

    姜北抽离发麻的舌,眼底泛着娇惹的泪花:“你放我下来,你伤还没好。”

    云驰急躁地褪她身下的校裤:“好了,一直抱着你都没问题。”

    “不行,你放我下来,不然我就不做了。”姜北撒娇,带着少见的妩媚。

    “该死,宝宝,你现在停,要让我死。”云驰嘴上说着,还是放下了她,然后去摸裤子里的避孕套,但摸了一圈,什么也没摸到。

    姜北看着云驰脸色黑沉下来,走马花似的,闪过懊恼、气愤、沮丧、妥协、认命……精彩极了。

    姜北把自己裤子脱掉,挂到一旁的吊绳上,一只腿勾上他的腰:“我算过了,是安全期,不用没关系的。”

    云驰突出的喉结滚动。

    诱惑太大了,但他不信这个。

    “你等等我。”

    姜北怀疑云驰很可能让他小叔去买,那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姜北勾着他不放,去解他自己带来穿的休闲运动裤。

    云驰再也忍不住,握着她的手让他去摸他的赤热:“宝宝,是你先勾引我的。”

    姜北整张脸都在冒热气,看着云驰抓着她的手粗喘着自慰。

    “把腿张开一点。”云驰另一只手探进她的双腿,触摸到她的缝隙,沾满指尖的湿后,又转攻她的阴蒂。

    姜北娇喘着趴在他的胸口,不停地呵着气,喊他名字,底下的水从他的指尖流向腿根,手心被他磨得发烫。

    “宝宝,你今天好敏感。平时都要一根一根慢慢来,现在一下子就能进入两根手指。很喜欢吗?”云驰一边抽动两根手指,一边在她手上taonong。

    姜北点点头:“喜欢。”

    云驰顶端泻出了些许白色液体,染在她磨红的手心,云驰几乎等不及再让她多适应,抬起她的一只腿架在自己腰上,就闯了进来。

    姜北当场眼泪就下来了。

    云驰伏下身,心疼地吻她:“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我等你适应。”

    姜北抱着他,眼泪埋进他的衣服里:“不是的。喜欢。”

    身体的灼热变得更加兴奋,撑得姜北难受地哽咽,云驰环抱住她的腰,从后面抚摸两人相连的紧处。

    “今天怎么还没开始就哭这么凶?”

    姜北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怕云驰看出她的异常,她自行摆动起臀部:“云驰,我想要你。”

    “可以吗?”

    那里分明紧得不行,云驰有些担心。

    “嗯,想要。”

    一句话,云驰彻底破防。

    他抬高姜北的臀部,让她腾地而起,压在墙上,猛力冲刺。

    姜北尖叫一声,咬紧下唇。

    云驰抬高她的脸,分开她咬紧的唇,用力吻她,将她所有的呻吟堵在两人交缠的唇舌里。

    好舒服。

    第一次完全赤裸的相连,没有任何障碍,能清晰感受到他的每一次用尽全力的进入。

    姜北抱紧云驰,不知不觉已经缠在他腰上,云驰托着她,一次次把他那根炙热的硬起摩擦过她甬道的每一处角落,撞进她身体的深处。

    姜北夹紧他的撞动,想要记住他喜欢的节奏,他的形状还有他爱她的力度。

    “宝宝,放松点,我会克制不住。”云驰额头和脖子青筋突起,抓着她臀部的十指陷进她饱满的臀rou,粗喘的性感嗓音令她兴奋。

    “云驰,云驰,云驰……”姜北在他一次次失控的速力中哭到失声。

    云驰理智断裂,一个深顶,guitou撞向zigong口,在痉挛高潮的甬道里,喷射出大量的jingye。

    交接的私处流出大量的液体滴在云驰的裤子和鞋子上。

    姜北体内的roubang快速勃起,病房厕所偷欢的刺激让年轻的身体完全无法停下来。

    云驰放下姜北,让她对着镜子,背对自己,即使她里面还在持续的痉挛,他依然再度插了进入,从后面用力撞击她发颤的臀部。

    “宝宝,还能坚持吗?”

    姜北看着像是起了雾的镜子,镜子里模模糊糊的两个人影,她凹着腰,挺臀迎着云驰的撞击,在一次次的耸动中腰肢晃动,镜子里的人影哭的梨花带雨,是她从没见过的媚态。

    云驰侧过她的脸,吻上她红艳的唇,体内的roubang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撞碎。

    姜北已经分不清自己脸上是生理快感的眼泪还是即将分手难过的泪,只能感觉脸上湿了一片,融进额角滑落的汗里。

    云驰开始解她胸口的纽扣,因为太着急,只解了上面几个,就从歪掉的胸罩里抓出rufang,又克制又粗暴地揉弄着。

    他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搭在她的小腹上,温柔又粗鲁地抚摸她的阴蒂,身后的撞击时而怕她碎,时而又像要撞碎她一样,时快时慢,时重时轻……

    “云驰……”姜北睫毛上沾着泪花,漂亮的小手抚摸云驰轮廓鲜明的俊逸侧颜,我见犹怜的模样,惹来云驰更为贪恋的热吻和顶弄。

    “姜北……”云驰话在嘴里滚了滚,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怎么会想在这种不合时宜的时候、地点向她求婚?一定是脑子被打坏了。

    云驰临时改口:“撑着前面的洗手台,把屁股抬起来。”

    姜北羞极了,但还是照做。

    注意到云驰视线看着的地方,姜北低声说:“不要这样看我。”

    云驰分开她的臀rou,露出鲜红的xiaoxue,看着漂亮的小嘴一点点把他吞进去,声音哑得不行:“宝宝,看前面,你这个样子好色,要把我迷死了。”

    无套进入,每一次的抽动都能感受到彼此灼热肌肤的紧密结合。

    云驰缓慢地摆腰:“能感受到吗?一进去,你就吸得紧紧的,想拔出来比插进去还费劲。”

    姜北看着撑在洗手台的自己,每次云驰往前往后,她不规则校服底下的rufang就会被他带着晃动,白嫩的乳花娇嫩地颤抖,看得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云驰抚上她又白又软的奶子,露出她翘突突的红色花果,两指并起夹住搓揉。

    “唔嗯……”姜北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那细碎的软媚更加煽情。

    云驰劲腰猛地一挺,逼出她尖锐的吟叫,她整个身体颤抖如风中摇曳生姿的花朵。

    完了。

    云驰脑子弦一崩,产生更多邪恶的念头。

    云驰狠狠撞击她颤抖的臀部,看着她纤细白皙的双腿因为他激动地打颤,竭力克制着自己想要更加疯狂要她的念头,可他动得越利害,那股念头就越强烈。

    在看到镜子里的姜北,两眼涣散,迷离小脸满是泪痕时,那股念头再也控制不住。

    云驰从身后抱起姜北,分开她的双腿,在接触到她羞怯又好奇的目光时,狠狠抽插起她暴露在镜子里,含着jiba的充血xiaoxue。

    “啊……嗯……云……云驰……啊……”强烈又色情的视觉冲击,姜北再也忍不住放荡呻吟。

    悬在空中的漂浮感,带来频临灭顶的双重快感,姜北从前面抓挠他肩上的衣服,又发现无法着力,去撑他裸露在外肌rou爆发的手臂,在他小臂上留下猫爪似无伤大雅的划痕。

    云驰被这不痛不痒的抓挠搞得更加亢奋,就着这样的姿势,一次次在镜子里深入浅出,快慢不一地cao干起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