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只是新年礼物,没有其他意思。

只是新年礼物,没有其他意思。

    姜北出国前,最后一次见到云驰,是在做完激光近视手术那天。

    姜北的手术是在公立医院做的,录取通知出来时,她就预约了那位著名的眼科专家,排了两个月的队,终于赶上年末最后一趟末班车。

    那天是除夕夜,到处都是春节的味道。

    姜北做完手术,那位专家还跟她说,做完她这一台手术刚好下班吃团圆饭。

    姜北因为刚做完手术,不能看电子产品,眼睛也不太舒服,所有人在楼下看春晚,她戴着眼罩躺屋里睡觉。

    有阿吉小米陪着,屋里也算热闹。

    “阿吉,别叫了。jiejie不下去看春晚。”

    姜北以为阿吉叫得利害,是因为往年这个时候,他们会在楼下看春晚的原因。

    但阿吉还在叫。

    江丹青听见声,上楼把阿吉小米抱了下去,不让它们打扰姜北睡觉。

    房间安静了。

    偶尔能听见楼下一群人看小品大笑的声音,还有屋外风雪敲玻璃门的声音。

    姜北越听越奇怪,今晚哪那么大的风雪。

    姜北脱了眼罩,往阳台走,然后被吓了一跳。

    不是因为画面恐怖,相反的,画面很唯美,一个大帅哥突然出现在你家阳台下雪的夜里。

    姜北被吓到,是因为窗外飘雪的阳台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跟他美丑无关。

    姜北连忙跑去开门。

    云驰宽阔双肩的黑色羽绒服上有层厚重的积雪。

    今晚的雪并不大,姜北很难想象他要呆多久,才能积出这么一层雪。

    云驰露出一抹纨绔的笑:“你家隔音做得挺好的。”

    姜北拉云驰进来,少见地恼了:“你变笨了吗?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万一我一整晚都没听见呢?”

    姜北一说完,两人都怔住了。

    她好像忘了,他是翻墙进来的。

    云驰先反应过来,摘下满是积雪的帽子:“能先关门么?很冷。”

    姜北穿着秋装睡衣,被寒风一吹,沉着下来,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

    她关上门,说明:“阿吉比较闹腾,怕吵到邻居,所以房间的隔音做得好。”

    云驰“嗯”了声。

    姜北进浴室拿毛巾给云驰,出来时,云驰站阳台门抖落羽绒服上的积雪。

    姜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又生气了,冲过去把门关上,抢过他手里的羽绒服挂到衣柜上。

    姜北把毛巾塞给他,像是生闷气,又没有立场,戴上眼罩,躺床上去了。

    云驰拿着毛巾在原地愣了好久,然后脱了鞋,躺到姜北身边,抱住了她。

    大家分手了,你不该来。

    就算你装可怜,我也不会跟你复合的。

    我其实还很喜欢你,所以你一定要过得好才行。

    ……

    姜北躺在云驰怀里,脑子里闪过好多话,但一句也没说出口。

    楼下还是时不时有笑声,其实这样,她就已经很满足了,为什么还是想要再贪心那么一点点。

    “姜北,我是变笨了,不然怎么会被你骗到,连你真正想要分手的原因都没问清楚。”

    云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想通的,就是不停地想她。很多时候,他也对自己生气,然后看着手机里仅有的那几张照片,开始找她的缺点。

    不够高,配他正好。

    眼睛太大,眼睛会说话。

    太乖了,乖得让人舍不得生气。

    是个胆小鬼,也没那么胆小。

    ……

    每次他辛辛苦苦想出一个缺点,立马就会有另一个声音跳出来反驳他。

    到最后,唯一他无法反驳的缺点,只有她甩了他。

    后来,云驰开始不再固执于找她的缺点,开始数她的优点,然后数着数着,突然就想通了。

    她怎么会为了不确定的未来轻易放弃他呢?她可是那个说要在未来闪闪发光的女孩。

    他好几次都想来找她,问她真正分手的原因,但看到她简单的生活,又舍不得打扰。

    今天他原本只是想来跟她过春节的,哪怕只是在屋外,但看着那个垃圾桶,不禁想,只看一眼,可一眼后,又忍不住贪心。

    姜北身体轻轻抖了下。

    因为云驰身上带着的冷风。

    云驰拉过被子,盖到她单薄的身上:“可以告诉我,你真正想要分手的理由是什么吗?”

    “我没有骗你。”

    姜北知道她如果撒谎是瞒不过云驰的,所以她分手的理由是真的。

    她害怕她父母的悲剧在他们身上重演,她害怕自己会变成只会为他流泪的女人。

    她出国,就算不是现在,也会是在下学期,她对她的成绩单有信心。而且就算不是M大,也会是另外几所备选学校中的一所。就像她对陈瑄说的,她不希翼大学再出国,那样她会赶不上别人的进度,这个世界在奔跑的人太多,她不想落后。

    而他一旦考上军校,是不能随意出国的。他们是异国恋,将面对更多的问题,她不想依赖他,又忍不住想要依赖他,她不想以后她遇到事情的时候,想要人陪的时候,他告诉她,他不能来,或者他来了,最后他毁了。

    加上在医院的那几天,她明白了,如果要走下去,她还要学会应付那些等在医院门口,想给她送礼的人。就算云震再怎么隐藏她,还是有人想尽方法打探到了她的信息,甚至会送礼上门,而她不擅长应付那些。

    虽然她没有明说,但她知道,云驰那么聪明,一定比她更了解,他们继续在一起,将面对的现实问题远比他们想象的多。

    一开始,姜北同意分手,只是因为江丹青希翼她分手。但经过江丹青的题点,她慢慢懂了,那些以前的姜北从来不会想的事情。

    其实她也并不是全盘接受了江丹青的悲观想法。如果江丹青不反对他们的话,她是愿意冒险的。

    见姜北迟迟没有回答,云驰没再追问。

    他好像看清了内心,明白了自己迟迟不来问她的另一个理由。或许,就算他得到了她真正要跟他分手的理由,他也没有赢回她的胜算。否则,她不会选择抛弃他。

    “那收留我一晚吧,就当可怜可怜我。”

    云驰抱着她,请求的声音让人联想到看着屋内心爱主人,被抛弃在雪夜里的可怜流浪狗。

    姜北有些怀念他身上好闻的味道,现在更好闻了,有冬雪的气味,或许是被这样的气味迷惑了,姜北把头埋入他渐渐回暖的胸口。

    “春晚结束前,记得锁门。”

    0点快到时,楼下的人跟着春晚开始倒数。

    很热闹。

    云驰贴着姜北毛绒绒的脑袋,轻声数着:“10、9、8……”

    “8、7……”姜北跟着一起数。

    新年钟声敲响。

    云驰:“新年快乐!”

    姜北:“新年快乐!”

    姜北感觉手上有冰凉的东西套进来。她摘掉眼罩,云驰正在将一个紫色的手镯套在她手上。

    手镯周身通透,在灯光下泛着温润的光泽,一看就价值不菲。

    “我不能要。”姜北缩手。

    “收下吧。只是新年礼物,没有其他意思。”云驰抓着她的手,但也没有用力,刚好让她挣不开,“就当,你收留我一晚的报答?”

    收留一晚的报答吗?那也太贵重了。

    但姜北没再抗拒。

    云驰把手镯戴到她手腕。

    尺寸很合适。

    有人上楼。

    姜北猛然想起云驰没锁门,三步并两步,惦着脚尖冲向门口,锁上门。

    一群人在门外,有人尝试开门。

    发现门关着。

    “睡着了吧?”江如珩小声说。

    辛康盛敲门:“小北?”

    “别吵醒她了。”江丹青说。

    姜北背贴着门板,看着坐在床上忍笑的云驰,心跳加速,然后也无声地笑了。

    外面的人逐个说完新年快乐后,带着狂吠的阿吉走了。

    姜北冲门外小声地说了句“新年快乐”,往里走。

    姜北没有立马上床,而是蹑手蹑脚地搬了把椅子,放在衣柜前。

    云驰坐在床上,看着她可爱的模样,没有帮忙的意思,视线随着她,把她的一点一滴都刻在眼里。

    姜北从衣柜最上层取下一个鞋盒,拿到床上。

    “送你的新年礼物。比不上你的手镯贵重。”

    云驰打开,是他之前要她送的那款鞋子。

    “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那个人后来跟我说他愿意卖了,问我还要不要,我就买了。”

    “为什么不送给我?”

    两人对视,云驰懂了。

    应该是那时候,他们已经分手了。

    那又为什么要买呢?

    只不过云驰没问出口,他心里有了答案,他一直都有的答案。

    她跟他分手,不是因为不喜欢他,而是因为别的。

    至于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她还喜欢他,这就够了。

    “我收下了。走的时候,我会带走。”

    “嗯。”

    尴尬的沉默,刚才能够拥抱,现在却好像谁也说不出口了。

    两人就这样焦灼地坐在床上。

    不多时,云驰问:“我能用你的浴室洗个澡吗?”

    “可以,小声点就行。”姜北热心地起身,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好像后面有什么在追她。

    姜北给云驰拿新的洗漱用品,然后再次戴上眼罩躺到床上。

    其实那晚,她是有期待的。

    期待着他从浴室出来,然后他们再做一次,仅仅是做,不能带着爱。

    但是那晚什么也没发生,他只是抱着她纯睡觉,尽管他那里有了反应,表明他也是想要她的。

    那晚,姜北做了个很久没做过的梦。

    梦里江丹青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躺在华贵的床上,却怎么也叫不醒,然后梦开始不同,床四周的景物开始退去,变成了广阔的天地,地上的绿草迎风飞舞,她一转身,床和江丹青都不见了,前方,站着云驰。云驰向她伸手,可她伸出的手犹豫了,因为江丹青在身后喊她。

    等她醒来,云驰已经离开,江丹青在喊她吃长寿面。

    “来了。”姜北应。

    姜北看着手上的手镯。

    不是梦。

    他什么时候走的?

    “小北,快点下来吃面,不然面要冷掉了哦。”江丹青说。

    “好,马上。”

    姜北爬起来,进了浴室,用肥皂水,把那个手镯摘下,小心放进藏放云驰礼物的储藏柜后,洗漱下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