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言情小说 - 爱的辅导在课后(校园 1V1)在线阅读 -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云驰也注意到她,黑眸斜斜瞥来,不带特殊情感,像在看一位老同学。

    他取下含在嘴里的烟,折断收进一个雕花铁皮盒里,朝她走来。

    姜北心想。

    她现在跑还来不来得及?

    脚却像是被胶水粘住,一动不动。

    等云驰站到她面前时,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走吧。”

    不是好久不见,或是谢谢你来接我,而是走吧,还挺不客气。

    姜北“喔”了声。

    犯怂了。

    晨午明媚的阳光充斥这座古老的学问城市,到处都是自由的气息。

    姜北坐在车内,挺着背,双手规规矩矩地搭在腿上,心跳紧张地狂跳。

    “你怎么会来这里?”

    “来旅游。”

    云驰手搭在车窗上,松弛从容,帽子下的视线毫无顾忌地盯着她,眸色很深,声音略微冷淡。

    姜北极力装出与朋友闲谈的轻松模样:“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云驰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看她的眼神,像在反问她: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姜北咬咬唇,觉得自己真是糊涂了。

    她换的是电话卡,又不是电话号码,他当然知道。

    长久的沉默。

    姜北被云驰盯得愈发紧张,努力找话题。

    “你头发剪了。”

    云驰轻缓地“嗯”了声。

    “什么时候剪的?”

    “过完年后没几天。”

    那应该是在她出国前后。

    “很适合你。”

    姜北睁眼说瞎话,云驰帽子都没摘,她其实根本没看清他的发型。

    云驰眸光闪过一丝浮动的笑意,还是沉默寡言。

    姜北猜想,或许是他东西被偷,没什么心情,又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无论大小事都可以跟我说。”

    “补办证件需要几天时间。”云驰欲言又止,抬高帽檐,拿那双迷人的眼直勾勾看她。

    姜北想起电话里,他让她收留他,吞了口唾沫,迟疑地,不太坚定地说:“你没订酒店吗?”

    “还没来得及。刚到,东西就被偷了。”云驰说明。

    谁旅游酒店都不订就来了。

    姜北腹诽,但还是抵不过心里的声音。

    “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先住我那。我那多一个房间,你可以住那间。”

    云驰摘下棒球帽,很自然地扣到她头上。

    略大的帽檐,遮挡住她泛红的半张脸。

    云驰磁性的嗓音,透出丝愉悦:“承蒙关照。”

    姜北取下帽子,愣怔看向云驰。

    那股熟悉的感觉好像又回来了。

    云驰移开定在她脸上的视线,看向窗外,留给她半张轮廓分明的侧颜。

    剪了寸发的云驰,没有长发的柔和,气质更加疏狂凌厉,给人不好招惹的感觉。

    不过没了他肆无忌惮的注视,姜北自在多了,僵硬的身体放松了些。

    “不用客气。”

    10多分钟后,两人到姜北住所。

    姜北开门进去,就见厨房的狼藉。

    她离开得匆忙,岛台还残留着没吃完的意大利面,厨房来不及收拾,没洗的锅放在水池里,用过的刀具也搁着。

    他应该不会觉得她不爱干净吧?

    姜北打开鞋柜,把给约翰准备的拖鞋递给云驰。

    云驰站在门口,看着那双男士拖鞋,迟迟没有动作。

    姜北没留意云驰阴郁的脸色,跑向岛台,把冷成一坨的意大利面倒进垃圾桶里,又开始忙活脏乱的厨房。

    “我刚吃到一半就接到你电话了,所以没来得及收拾。”姜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意说明。

    云驰穿着袜子进屋,看着姜北忙里忙外,问:“你一个人住?”

    姜北把洗好的餐具放回:“嗯。我mama陪我住了一段时间,上个月刚回国。”

    云驰看眼垃圾桶里倒掉的面,盯了她好一会儿,姜北洗锅动作有些生疏,水溅得到处都是。

    他走到姜北身边,接过她手里的活:“我来吧。”

    “那怎么可以。”

    那语气,她是把他当成客人了。

    云驰也察觉了,神色怏怏,走到岛柜,拉了把椅子坐下。

    有点像,跟你赌气的小孩。

    姜北看着生气的云驰,想起云驰是一早给她打的电话,应该还没吃饭,她却紧张得连问都没问,心里懊悔。

    “你吃过了吗?我刚才面只吃了一半,没吃饱。我再煮两碗,大家一起吃吧?”

    “要帮忙吗?”云驰狭长的眼注视着她,一副不用帮忙他就不饿的样子。

    “嗯,你帮我切番茄吧。我刀工不太好。”

    这四个月,姜北不止会煮面,一些简单的家常菜,她也会做。

    就是水平不太稳定,有时候能吃,有时候很浪费食物。

    姜北把煮好的面端给云驰。

    “你尝尝我的手艺。”

    “你变能干了。”

    这是云驰在尝过她面后的第一句话,但姜北觉得他似乎不那么开心,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姜北扬着笑:“好吃吧?”

    “嗯,很好吃。”

    那碗面,云驰吃得干干净净。

    吃过饭后,姜北陪着云驰去附近商超买日用品,不知道他待多久,她又陪他买衣服,两套夏装,一件外套,来应付这座城市阴晴不定的气候。

    在买内裤时,店员误以为两人是情侣,抓着她可劲推销。

    姜北说明两人不是情侣,对方露出“我懂”的微笑。

    姜北朝云驰招手,要他自己过来选。

    云驰当时在拿着唯一没被偷的手机打电话,装作看不见她。

    姜北不知道云驰尺码,店员热情得她招架不住,但想想是云驰付钱,又不好答应,只能跑出店外,站云驰身边,等他打完电话。

    电话对象是他mama,在说证件补办的事情,见姜北等在身边,云驰挂掉电话,问:“怎么了?”

    姜北耳根微红:“我不会挑。”

    云驰也愣了下。

    姜北这才看出来,他刚才好像是真没看到她,不是装的。

    云驰轻笑:“我自己买就行。”

    七七八八的东西买完,已是天黑,两人在外面吃了饭才回到住所。

    那晚,他们坐在客厅的沙发,看轻喜剧、聊着这段时间很平常的事,就像是普通朋友,但姜北知道,她坐在他身边时,心跳大概没下过120。

    第二天,云驰早早出门,去补办证件。

    那天刚好是同专业师兄帮她辅导学业的日子,姜北当时只说有事,不能陪他一起去,没说具体是什么事。

    云驰回来时,看到房里多了个男人,站在门口,声音很低:“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North? Who is he?”师兄是个地地道道的腐国人,不会说中文,这句话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说出口,说不出的怪异。

    姜北向云驰说明:“他是我同专业的师兄,我请他来辅导。”

    又回师兄:“He,s my friend……”

    姜北不知道云驰的英文名。

    “Conlan。”云驰戴上虚假的微笑面具,朝师兄自我先容。

    整个下午,师兄帮姜北辅导,云驰坐在客厅沙发,沐浴在午后阳光下,双手搭着沙发靠背,下巴枕着手臂玩手机,时不时朝姜北花枝招展地微笑。

    姜北那个下午分神了,师兄讲的内容,只迷糊听了大半,送师兄到门口时,脚步还是飘着的。

    师兄站在门口,拖延着脚步,大方问她,能不能把云驰的Fb推给他。

    姜北说她没有他Fb。

    师兄很失望,姜北澄清,自己的确没有云驰Fb,国内不流行这个。

    师兄恍然,又向她要邮箱或者其他联系方式。

    云驰从屋内出来,问怎么不直接找他要?

    师兄一听,喜形于色。

    姜北其实还在为难该不该拒绝师兄,听见云驰的话,心里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失落感。

    他们分手了,她早该想到,他身边会站着别的女孩。

    姜北看向掏出手机添加云驰Fb的师兄。

    或者男孩。

    师兄走后,他们还是像前一晚一样,自己做饭、看剧,到点各自回房。

    可那晚姜北躺在床上,脑子里一遍遍过着云驰下午魅惑的眼神和笑容,怎么也睡不着。

    身体在被子里闷得发热,小腹深处有股缥缈的空虚,那股空虚越来越痒,慢慢浸湿她的底裤。

    姜北躺在床上,好几次升出冲动,跑到他房间门口,敲开他房门,跟他说大家做吧。

    但她太怂了。

    念头千回百转。

    最后她扛不住思念,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学着他,抚摸自己的身体,幻想着他那双戏谑深沉的眼在注视着她,他宽大粗粝的手指在抚摸她,他强劲有力的臀部伏在她腿心冲刺……

    姜北沉浸在幻想里,第一次学会用自己的手指疏通了体内积蓄的情欲。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姜北脸上还晕染着高潮后的潮红。

    她脱掉湿透的内裤,拿了换洗的衣服,走出房间。

    刚一出门,姜北就见到她的性幻想对象站厨房里喝水。

    云驰穿着休闲背心长裤,手臂赤裸着野性的肌rou线条,眸子幽深如墨,见到她,放下嘴边的水杯,问:“还没睡?”

    姜北慌忙把脏内裤藏在身后,面对真人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太热了,出来洗个澡。”

    云驰又给自己倒了杯水,问她:“喝吗?”

    姜北也不知怎么,就觉得他那句喝吗,都像是在勾引她。

    一定是因为她刚做了心虚的事,所以现在看什么,听什么,都色色的。

    “我不渴。”姜北唇部有些干,是刚才流汗流的。

    云驰灌完那杯水,洗完杯子,放进橱柜,说:“早点睡。”

    “嗯,你也是。”

    云驰进屋后,姜北松了口气,看着那道锁上的门,觉得自己更加不懂他了。

    不懂他为什么要选这里旅游,不懂他是不是真的丢了东西,也不懂他为什么要给师兄Fb,更不懂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