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分手后的几次见面,云驰都想抱她,但他谨守着那道线,不肯越过。

    分手后能当朋友,但不能当炮友,否则以后再想要个正当名份,她肯定又会多想。

    他想让她知道他爱她,不止爱她身体,是爱她。

    云驰手圈住姜北的腰,摸到紧实的rou感,挡不住她明显的暗示,缓慢沿着她的腰线上移,声线沙哑:“可以吗?”

    姜北背对着他,脸上火烧火燎。

    她都脱得只剩内裤躺床上,他还在问她可不可以,不知道该说他是过分谨慎,还是装正经。

    他昨晚的反应,她知道。

    只是白天有会,她不得不参加,又怕他会像以前那样失控,让她没精力参加,就装作不知。

    刚才他的反应,她也知道。

    那么明显的鼓起,她没想装看不见。

    姜北吹完头发,坐床上等他。

    可等了很久,都不见他出来,她就猜到了他在浴室里做什么。

    “你轻点,别让楼下听见。”

    话一出口,云驰捏她rufang的手劲重了些。

    粗重的喘息落在她后颈,手指缠住她颈后的发丝,露出修长的颈后。

    微凉湿润的唇贴了上来,含住她脖颈,一点点吮吸,动作急躁又轻柔。

    姜北的rutou翘起,想云驰用手指摸。

    但他捏揉她两边的乳rou,唯独忽略了她的rutou。

    rutou麻酥酥的,很痒。

    姜北咬咬牙,说:“你摸摸rutou。”

    云驰捏住她一边的凸点,用手指往外扯,指腹捏着转动。

    手劲收不住,重了些。

    他的指腹粗粝,触碰到敏感的rutou。

    姜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身体舒服地微微颤抖。

    云驰在他身后,体温很高。

    热气裹挟着他醇厚的男性荷尔蒙,侵袭她裸露的身体。

    “姜北,我很久没做了。你别对我期待太高,我不一定能控制住自己。”

    云驰的喘息很急。

    姜北被他的手指撩拨得浑身发烫。

    私处流出水,浸湿她身上唯一的屏障。

    身体湿热潮湿,小腹深处有股欲壑难填的痒。

    “我也很久没有了,你轻点。”

    姜北低语,浑身燥热。

    心里也有些急,想他的手指多碰碰她,别只摸上面,也摸摸下面。

    云驰摸了一阵胸,手指往她小腹探。

    粗粝的手茧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游走,伸进她的内裤。

    手指碰到藏着的小点。

    姜北忍不住嘤咛,又担心被人听到,咬紧指节,挡住舒服的叫声。

    云驰手指碰到她的阴蒂,上下弹动了两下,开始打圈揉弄。

    强烈的快感在他手指的刺激下,从阴蒂蔓延到身体,姜北压抑着呻吟,脑袋发晕。

    云驰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停刺激她的阴蒂和rutou。

    她声音越压抑,他揉弄的速度越快……

    姜北腿间湿透了。

    没撑几分钟,甬道开始剧烈收缩,想他把手指放进来。

    “云驰……”

    姜北刻着牙印的手指,压住他放在她腿间的手背,急躁地催促。

    “先去一次。太久没做,怕你受不了。”

    云驰掐住她的rutou,快速搓揉她的阴蒂。

    身下泻出一道小溪,深处急遽痉挛,姜北揪紧枕头一角,耳根发烫,

    这才几分钟,她也太没用了。

    姜北听见身后吞咽的声音。

    不等她回神,云驰一口咬住她纤薄的肩,闷哼着躁动的喘息,将宽厚的一根手指刺入她的xue口。

    带着手茧的指腹抚摸滑嫩的壁rou,壁rou咬紧宽大的指节。

    还未真正进入,云驰就感受到了即将进入她紧致xiaoxue的快感。

    “啊嗯……哈啊……”

    两人不约而同地急喘,呵着气,急躁地想要更加激烈的性爱,来弥补这些年的压抑。

    云驰腾出另一只手,解开束缚的guntang,重新包拢住她胸前的丰满,虎口握住揉捏,不忘用食指逗弄她强调的红果。

    两粒红果颤巍巍,像果树上摇摇欲醉的红樱桃,跟着轻颤的还有她夹紧的双腿。

    “腿别夹起来,张开。”

    云驰拨开她的内裤,用粗壮的柱身撞开她的两瓣臀rou,挤进狭窄的臀缝,像是下达命令,强硬地往她紧致湿热的甬道又伸进一指。

    两指在她狭小的xue道里抽动,沿着光滑rou壁摩挲,在抚摸到一粒小小的突起时,按住快速揉弄。

    姜北血气上涌,浑身晕着迷人的潮红,触电般的快感蔓延:“又,又要去了。”

    云驰放弃攻略上面,扯掉她只有几根线一块布的内裤,抬高她的一条腿压在他腿上。

    手指在她大开的门户,一边抽动,一边揉弄。

    感受到手指上的痉挛,云驰咬住她的左耳,诱哄着:“去吧。”

    几乎是他说完的瞬间,姜北二次高潮了。

    身下流出的水顺着腿根沾湿他柔软鼓胀的根部。

    云驰将竖起的roubang打横,穿过她湿漉漉的腿缝。

    毛发摩擦她娇嫩的臀rou,贴着她张开的xue口,磨蹭鼓起的唇瓣。

    干涩的嗓音满是情欲:“我没准备套。”

    这种时候有没有还重要吗?

    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个时候,他们停不下来,也不想停。

    花心感受到突起的筋络,柱身炙热起伏,姜北轻轻晃动着腰身,在他身上摩动,黏腻的液体弄湿柱身,滑动出咕吱水声和拍打声。

    “不用戴,直接进来。”

    姜北去摸他的顶端,圆孔溢出粘稠的液体,弄湿她的手心,高热的被窝里混杂两人腥甜的气味。

    云驰停下耸动的腰,分开她的腿,扶住roubang,guitou对准咬合的xue口。

    原先他想慢慢来,但他guitou刚进入,那道小口就迫不及待地咬住他。

    云驰脊背一麻,理智全失,宽大修长的五指在她饱满的臀腿抓出凹陷的指痕,强劲的腰部力量往前一推,壮硕的棒身完全进入了她。

    炽热粗硬的棒身进入甬道,guitou直抵深处,在她身体里变得更大,将里面的褶皱撑平。

    姜北有些吃不消,难受地呻吟,用手往后推他壮实的小腹:“你进太深了,好难受……”

    姜北语气带点娇气的怨怼。

    他的那里,跟手指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他竟然就这么全进来了。

    云驰像是压抑的野兽,抓住她的手扣在身后,手指撩拨她的阴蒂,在她体内缓慢抽动。

    “你再乱来,我更控制不住。”

    到底谁乱来?

    姜北蹙眉,说不出是舒服还是难受。

    云驰动得速度从慢到快,扶着她逃离的腰,拉近他,一遍遍拍打她rou感的臀部,力道越来越重。

    床脚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姜北乳波晃动,因为害怕被楼下的房间听见,甬道紧张地收缩,压着声提醒他慢点。

    细嫩光滑的甬道摩擦着他的roubang,水流潺潺作响,把他整个腹部都弄湿。

    云驰已经尽量听她的,收着撞击的力道,但她的床中看不中用,根本扛不住两人运动的频率。

    云驰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整个拉起,坐到他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

    她赤身裸体,他衣冠整齐,只有最隐秘、最私人的地方,一样的赤裸、炙热、潮湿、相互纠缠……

    云驰扣住她的后脑,压向自己。

    分别后的第一个吻。

    他粗厚的舌面缠住她的,吻得激进,侵略,深入喉咙,久到窒息……

    姜北整个身体都麻了。

    舌头麻,摩擦他胸口T恤的rutou也麻,还有被他控制力度顶着的深处……

    姜北推着他胸口起身。

    这几年,他变得更结实了,胸口紧实又有弹性,手感极佳。

    云驰有些不舍,舌头追了出来,舔舐她柔软的舌尖。

    姜北抬高身体,两人分开的舌尖,拉出暧昧的丝线。

    云驰眼底闪动邪性的光,手搭在她的腰上,抬高臀部,蓄势待发地顶腰:“更喜欢哪个?”

    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她喜欢哪个姿势,也可以理解为她是喜欢接吻还是喜欢他动……

    姜北脸红了。

    她身体的反应逃不过他。

    不需要他激烈的抽插,仅仅是接吻,她就受不了,又去了一次。

    说好的控制不住呢?她看他倒是控制得挺好。

    姜北有些羞恼,怪到他衣服上。

    “谁准你穿这么多,你也要脱掉。”

    姜北把他的衣摆往上捋,云驰握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继续。

    “你确定要我脱吗?脱了我可不保证不会变禽兽。我不要脸,就算被楼下听到,也没什么。”

    “不、不是……你……”

    眼前的云驰还是刚才那个吗?

    “我没变,是你觉得我变了。”

    云驰撑起身,又一次吻住她。

    他真的好爱接吻。

    接吻对他来说,就像抑制剂,每次接吻,他下半身的失控就会缓和一些。

    姜北心里也怕。

    万一他胡来,那她还怎么平常面对家里其他人。

    姜北坐在他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缠绵撩人的吻。

    云驰手指在她赤裸的背上抚摸,顺进她的臀沟,抚摸上她没被直接触碰过的地方。

    “唔……别……好脏……”姜北身体颤栗,被他手指按压的地方,意外地舒服。

    “不脏。舒服吗?我听说,摸这里,也会让女人兴奋。”

    他到底哪里听说的?

    “不要……这里……不行……”

    姜北觉得好羞耻。

    云驰看着她的表情,含羞带怯,有些拿捏不准。

    这事他也是在男寝听到的,但他没试验过,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舒服。

    看姜北心理上抗拒,云驰收了手。

    姜北松了口气。

    但体内怎么变大了。

    云驰托着她脑袋,目光幽深地看她:“站着或者抱着,选一个。”

    云驰的眸色本来就深,此刻掩着浓郁得yuhuo。

    姜北不敢想抱着,他会做得多激烈。

    选了站着。

    云驰掐着她的腰,抬高她的臀。

    刚才的撑胀感,瞬间变成了失落。

    他抱她下床,把她放到床边的墙壁,抬高她的一只脚,扣在腰上。

    “这下,没问题了吧?”

    急躁地闯入。

    她回不回答结果都一样。

    这一点,果然没变。

    云驰抬高她的下巴,俯下身吻她,连接的地方像是要把她撞坏,势如破竹,横冲直撞。

    姜北忍不住皱眉,强烈的触电感流向四肢百骸,她撑地的脚趾抓地,身体的微凉全变成了暖意。

    十多分钟的耸动后,云驰把她换了个边,压在墙上,旁边书桌上的立式镜子反射出两人交合的姿势。

    她侧身扶在墙上,一只脚被他架高朝上,毫无隐私可言的xiaoxue对着他,他的巨物在她身体进出,忽隐忽现。

    云驰留意到她的视线,嘴角扬起坏笑,臀部耸动变慢,看着镜子里的乌紫物在她花心里一点点插入又一点点拔出。

    “北儿,你也没变。”

    他闪着幽光的黑眸,看着镜子里的她,放荡不拘地笑。

    姜北血液炸锅,赶紧偏开视线,不敢再跟镜子里的他对视。

    云驰见她不看了,又加快抽动的速度,摩擦身体的快感。

    维持这种高难度动作一段时间后,云驰抓紧她晃荡的rufang,俯下身吻她:“我要到极限了。”

    她太会勾人了。

    妩媚又纯情,谁能拒绝得了。

    “嗯,我也要去了。”

    姜北搂住他,伸出舌跟他接吻。

    数分钟后,云驰扶住高潮的姜北,抽出roubang,用衣服包裹,快速撸动,喷射出浊白的jingye。

    “今天没准备,明晚大家继续?”云驰抱起姜北,朝浴室走。

    姜北勾住他的腰,夹在臀部的roubang仍是充血状态,没有消下去的趋势。

    “我还想要。我可以吃药。”

    下一秒,云驰仍旧兴奋的roubang已经重新插进她勾引的xiaoxue:“还能站稳吗?”

    “云驰。”姜北怒音喊他。

    只是两人现在的姿势,气势上没什么威吓力。

    “嗯?”云驰边走,边往她深处顶撞,应得有些漫不经心。

    姜北含住他的唇,小腹故意夹紧,感受到他全身肌rou紧绷,才放开他,坦诚又有点羞赧:“你别瞧不起人。这几年我也有在健身。”

    云驰走近浴室,把她放在洗手台前面,捏正她的下巴,让她看着镜子里面泛桃花的自己:“那大家看看,你今晚能不能站稳。”

    凌晨三点,天空墨蓝,空中薄雾笼罩,一道模糊的身影,抓着围栏,敏捷地从二楼阳台,利落地降在地面。

    云驰拍拍掌心的灰尘,隐在一个遮挡的墙角,等门口打扫的环卫工人离开。

    云驰大约等了10多分钟,环卫工人推着三轮车走了。

    云驰见周围没人,在夜色的掩护下,跑向庭院,越过护栏,回头看姜北的房间。

    “还说别小瞧她。”云驰轻笑。

    他走的时候,她只迷迷糊糊应了他一声,也不知道醒没醒。

    云驰压低帽沿,双手插衣兜,朝自己那栋房子走去。

    前方,一道清瘦高挑的身材从迷雾中迎面走来,跟云驰擦肩而过。

    “云驰?”

    云驰认出了人,但不想暴露自己,假装不认识,继续往前走。

    江如珩正从医院做完手术回来,他回头,看着那道相似的背影,怀疑自己认错了。

    只是长得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