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七 终章

    四个月后,云驰再次放假,有2天假期,碰巧是周末。

    姜北约了谢晓楠和麦泽洋去B市旅游。

    四人到达酒店没多久,云驰接了个电话,说临时有事,要回去一趟,不能陪她。

    姜北预想过这种情况不可避免,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这可是他们的第二次度假。

    她还期待他能像“下聘”那样效率,趁机向她求婚。

    没想到是她自作多情了。

    想起自己前段时间跟同事说,她快结婚了,姜北觉得难为情。

    “去吧,我会好好玩的。”姜北撇撇嘴。

    云驰吻了下她额头,表情愧疚:“玩得开心。”

    谢晓楠和麦泽洋在旁边咬耳朵,见云驰跟他们道别,敷衍地挥挥手。

    云驰走后,姜北和谢晓楠,外加一个麦泽洋,玩得还算尽兴。

    3月,是B市海边度假的淡季,白天气温在26度左右,沙滩游玩的人没有旺季多,不管是酒店设施还是周边娱乐都不需要排长队。

    一整天游玩逛吃下来,谢晓楠提议去推拿放松,姜北和麦泽洋都不反对。

    三人从沙滩往酒店漫步而行。

    黄昏时分,天空出现大片的橙紫色,道路两侧沙滩,种植着椰子树,晚风吹拂,树影晃动,景色浪漫。

    左右两侧的椰树林,有游客游玩。

    还有模特在拍照,模特打扮精致,戴着面具,摄影师扛着摄影机,看起来专业。

    谢晓楠说大家也拍几张,于是掏出手机,对着天空拍,自拍,拉着姜北合影。

    被冷落的麦泽洋蹲下身,在后面抢镜地比了双V,姜北和谢晓楠不约而同回头,笑着拉他入镜。

    嬉闹间,两侧原在拍照的人,快速向中间跑来,摄像头对转他们。

    姜北担心入镜影响对方,刚想避开,就听有人惊呼。

    姜北回头。

    数百架无人机从身后追来,像碧蓝的浮游生物,盘旋在彩霞下。

    右侧,带着黑猫面具,手拿玫瑰的模特,跑到她身边:“祝你幸福。”

    模特将玫瑰塞到姜北手中,摘下面具。

    姜北看着江淼,不可置信:“你怎么在这儿?”

    江淼俏皮一笑:“听说能见到偶像,我就来了。”

    下一秒,左侧跑来的模特将手里的玫瑰送给姜北:“祝你幸福。”

    模特摘下面具,是江淼弟弟。

    姜北反应过来,看着谢晓楠,笑出声:“你们串通好的,是不是?”

    谢晓楠接过麦泽洋变出的玫瑰,和麦泽洋一起送上祝福。

    无人机从“I LOVE YOU”到“MARRY ME”,最后变成一个大型路标。

    “往前走,他在求婚现场等你。”

    谢晓楠眼睛湿润,不舍好友就这么嫁人。

    半空中,云驰挺拔的身影投射在路标前,站在搭建的粉白色花海,身穿裁剪优雅的西装,正在跟人通话。

    见镜头转向自己,云驰放下手机,仿佛知道她在哪儿,透过镜头看着她。

    姜北心绪潮涌,极大的感动和喜悦冲击心口,一时怔忡。

    谢晓楠玩笑:“你要是不愿意,我带你私奔。”

    这话一出,从树后跑出打算送花的两人顿住。

    姜北主动伸手接花。

    “祝你幸福。”

    面具摘下,是陈子浩和林衡。

    数年未见,姜北没想到他们也在,惊喜地道谢。

    在亲友簇拥下,姜北一路收获鲜花与祝福。

    麦泽洋跟在身后,扯了下谢晓楠,小声地说:“我就说这主意不好吧,跟得道升仙似的。”

    谢晓楠掐了下麦泽洋,要他闭嘴。

    送完花的顾思源猜测:“可能是心里没底,怕姜北觉得仓促,不肯嫁给他,搞出美男计。”

    其余人看向半空。

    此时天未全暗,紫霞背景下,投影效果没有预期清晰,但画面中的男人,容貌俊逸,身姿卓越,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男”。

    姜北手中的花越来越多,远远地,看见三位父母和云驰爷爷、mama站在粉白花海前,各执一束玫瑰。

    姜北倏地泪眼,一步步走向几位长辈。

    云驰爷爷递上玫瑰:“丫头,以后要辛苦你了。”

    “不辛苦,谢谢爷爷。”

    姜北知道云驰爷爷是在对一名军嫂表达谢意。

    而她是以云驰伴侣的身份回应。

    顾瑾紧随其后:“你是他这辈子的浪漫,希翼你能继续陪在他身边,祝你们幸福。”

    “会的,谢谢阿姨。”

    江丹青递上玫瑰,轻轻环抱住她,哽咽落泪:“无论你做什么决定,爸爸mama都会支撑你。”

    “谢谢mama。”

    泪眼朦胧中,姜北目光掠过舞台两侧3米高的“阿吉”、“小米”,穿过花海和写着“I LOVE YOU”的气球,最后停留在舞台尽头的云驰身上。

    三个大屏,中央屏幕是两人的回忆,他桀骜恣意,眉目藏笑,她纯真,面对镜头,略微拘谨,右侧是此刻的云驰,微皱眉,焦急在说着什么,左侧是她,被父母拥抱后,带着承载祝福的玫瑰,一步步走向他。

    一句”姑奶奶”后,云驰把手机交给工作人员,信步向前,步伐坚定稳健。

    中央的屏幕切换成了晃动的镜头,随后出现燕京著名的医院。

    安诺在走廊上追逐穿白大褂的江如珩:“江医生,到你了。你姐的重要日子,你就说两句嘛。”

    江如珩停住,回头看镜头,清隽脸上,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

    这是今晚的变数之一。

    云驰捏紧手里的戒盒,心狂跳不已,手心沁汗。

    “一句也行。”得了一句“姑奶奶”的安诺咕哝。

    江如珩转身,看着镜头,声调冰冷没有起伏:“小北,你要不愿意就拒绝。”

    众人倒抽气。

    云驰强忍回头的冲动,考虑着要不算了,反正也不差这么个人。

    可看着注视屏幕的姜北。

    还是希翼这场求婚能够没有缺憾。

    镜头微微晃动,出卖拿手机的人内心的紧张。

    江如珩声音如故:“你是我的家人,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希翼你幸福。”

    姜北泪眼弯弯,说:“谢谢,我会的。”

    江如珩肯定没听见,听见也充耳不闻,他转身离开。

    安诺漂亮的脸对着镜头:“jiejie,祝你和云驰幸福美满,拜拜。”

    画面一转,屏幕是云驰爸爸:“姜北,非常遗憾,我没能亲自到现场见证你们人生中重要的时刻,希翼你可以不嫌弃云驰,成为他今生的伴侣,跟他同舟共济,相互扶持。”

    录像结束,伴随两人的定情曲,画面再度转回两人的照片。

    照片,大多是在云驰“行李被偷”期间拍的,还有他毕业时,他们的合影……

    云驰走到姜北面前,单膝跪地,在打开戒指盒时,手微微发颤。

    这一幕被摄影刻意捕捉,放至大屏。

    台下哄笑。

    云驰深吸一口气,即使有八九成把握,声音仍控制不住细微颤抖:“姜北,你愿意嫁给我吗?”

    姜北看着云驰,笑眼泛泪光。

    这还是她头次见他这么紧张。

    “我跟我同事说我快结婚了,你让我等了四个月。”

    姜北抬起右手无名指:“我愿意。”

    云驰笑如暖阳,取下鸽子蛋钻戒。

    姜北扑哧一笑。

    为他审美。

    以前也没见他审美这么壕。

    云驰将戒指戴到她的无名指。

    两人对视一眼,他竟不可遏制地哭了。

    姜北也忍不住落泪。

    原来他还是这么爱哭。

    姜北把花放在地上,云驰顺势拉下她的唇。

    哗然声起伏。

    与他们无关。

    此时此地,他们只有彼此。

    一吻结束,姜北俯身,擦掉他的眼泪,轻声呢喃:“生日快乐,云驰。”

    云驰抚过她的面颊,声音虽轻,却令人确信:“我爱你,姜北。”

    云驰31岁生日那天,为自己求得了这辈子最难以实现的愿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