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15

分卷阅读15

    躁,他今天很是温柔。

他温热的唇舌贴在她颈窝里流连,像细雨般缠绵;鼻尖的热息直撩得她打脚底心窜起阵阵酥麻。

比起每次都将她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强悍,她其实更喜欢他床笫的温柔,让她有种被需要、被珍惜的感觉。

也让两人显得格外亲昵。

“嗯……”池妍嘤咛出声,被秦墨撩得情动,侧过身子,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回头同她索吻。

他瞥见那欲滴的红唇,侧头便吻上去,一面同她唇舌交缠,一面将手探入她胸前。

泳衣的系带早被他用唇舌扯开,他用双手插进其间一拉,两团玉乳便争相跳脱出来,晃动在水中荡着,像凝脂,又像细嫩的豆腐。

他把她两团丰盈分握在手,十指收放,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很快便让那敏感的尖端红肿地颤栗起来。

四周都被热水的蒸气所围绕;他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她;温度灼人。

本来就极其敏感的双乳被他这样伺弄着,爽麻无比,连带下腹都酥酥麻麻的,不住溢出热液,弄痒了她空虚的花xue。

“秦墨……”带著愉悦的战栗,她忍不住摩擦双腿,臀部有意无意地去蹭往他愈发肿胀的炙热。

婉转又色情的邀请。

他于是松开她的唇舌,释放了胯间兴奋昂扬的家伙;将她翻了个身,褪下她的泳裤。

手抚上了那娇嫩的花瓣分开,他蓄势待发的部位guntang地抵着她,圆硕的guitou挤开她窄细的甬道,缓慢又坚定地往里送。

他一面动作,一面安抚地亲吻她的脖子、锁骨、胸口。

轻柔的触碰带来令人战栗的酥软;她花xue不由自主的分泌出越多燥热的花液,他便借着那润湿,磨蹭着一寸寸地挺进。

水里涩涩的,温水不断冲淡她分泌出来的润滑,其实并不如平日那般好抽插。

当他涨硬的性器终于带着细微的水流整根挺进时,她敏感得一阵收缩着,双手攀上他的脖子,紧抓着他。

“圈住我腰。”双手托住她的臀部,他借着水中的浮力,轻易地把她抱起。

她依言分开双腿夹在他腰侧,他抱着她走到一个靠边的位置,便挺腰动作起来。

guntang的roubang将她塞得满满当当,他的双手从她的腰间向上抚着,臂弯搁在她的腹部,双掌紧握着她胸前两团娇挺的乳球;缓慢平和地退出、进入。

池水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着,偶尔溅得绽放开来,同池壁发出沉闷的碰撞。

xiaoxue在水里吞吐著巨大,每一次进出带著一些水;她被过大的亢奋刺激得不能自持,发出极度满足的轻叹,圈紧了他的腰肢,下身不由自主地吸蠕。

“放松些。”水流在周边环绕着,他粗重紊乱的呼吸扫过她的耳际;又痒又酥。

“唔……啊……”她的敏感都被他炙热的rou刃强烈地刮擦着;xue里面的液体全部被他挤压了出来,黏腻地伏在透明的温泉里,yin靡不堪。

他今日动作格外温存。

他用他粗硬的rou刃耐心地将她软rou一圈圈cao开;她能清晰的感知他恰到好处的每一下顶入,撞击着她的敏感点,将她cao的湿湿的、透透的。

温和的水波荡漾,空气中弥漫着玫瑰精油的芬芳清香。

他刻意放慢的节奏折磨得她溃散;指尖用力扣进他结实的臂弯,挺腰迎合着他的律动;双乳随着动着在像个水球一般不住颤动。

身体越来越热,热过四周温热的水流。

池妍无力的攀着秦墨,模糊的视野中只有他诱人的身材:宽肩窄腰、一双腿修长紧实,线条完美,肌理匀称。

他英俊的面孔布满着要放纵的欲望;背脊的肌rou线条随着剧烈运动而起伏,混身散发出浓烈的雄性荷尔蒙,在每一个顶入时伏在她耳边低喘。

灼热的气息就回荡在她耳边,比媚药更致命。

这场水中的性爱,持续了许久。

直到池妍腿都快抽筋了,秦墨才低吼着喷发在她体内。

她拥着他汗水的身体,埋头在她脖颈喘息,之前的不愉快早被两人抛到脑后,他拨开她湿漉漉的刘海去亲吻她的额头。

世界骤然安静得仿佛只剩彼此。

————————

好多妹子们好奇两人之前怎么相处。

其实基本上就是针尖对麦芒那种,池妍脾气不好,秦墨脾气也不见得好;两人都吃软不吃硬;再加上有些误会,所以磨合了到池妍失忆都没修成正果。

不过池妍的失忆应该算是转机,等大小姐学会更好地拿捏秦墨了,也就差不多该恢复记忆了。

华尔兹VS脱衣舞

两人在房间厮混了一下午。

同行的其他业主也有部分在酒店订了房准备打发周末时光:钓鱼、打牌、骑马……但秦墨再没带池妍一起去凑热闹。

物业组织活动,为的是帮大家拓展人脉。

秦墨放着这样的机会不用,池妍问道,他也只说明说:“认识一下就行了,以后也不一定有来往。”

他反倒问池妍:“你同叶霖那女伴很熟?”

很熟?其实说不上,不过是她现在失忆了没什么朋友,正好肖玫凑上来罢了。

“不算。”池妍,“怎么了?”

“她看上去和你不是一路人,你同她最好少些来往。”秦墨道。

怎么不是一路人,大家不都是金丝雀?

再说了不过是一起做做SPA、喝喝下午茶的交情罢了,难道还要求三观多契合?

池妍觉得纳闷,不过却也没辩驳。

玩了一个周末回来;池妍在微信班级群里收到了论文初稿交稿通知。

群里三四十号人,池妍见过几个,但都对不上号;好在秦墨居然是认识池妍导师的,提前打了招呼,池妍的论文交得还算顺利。

又是一个周六,秦墨受邀参加一个舞会,想到之前的不愉快;他没带池妍。

宴会主办方考虑有些嘉宾可能独自前往,于是一早准备了好些个会跳舞的美女做嘉宾们的备选舞伴;秦墨不好拒绝其好意,也同某位美女跳了支舞。

池妍同肖玫在外逛街,收到秦墨发短信,说会晚些回去;她本以为他照常又要加班,结果却在朋友圈刷到了他同人跳舞的视频。

池妍的微信好友有大概三四百号人;虽然丢了记忆,她一个都记不住,但每天都会刷刷朋友圈寻找些蛛丝马迹。

通过他们发的内容,她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哪些是老师同学、哪些是艺术同行,哪些是售货导购,哪些是曾经酒吧的同事……

至于亲朋好友,池妍猜测自己是没有的,因为车祸以来,除了班级里派过一次代表,再没有任何人探过她,或打电话发消息关心询问她的情况。

节日的祝福倒是有一些,但一看就是群发那种,不然就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