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0

分卷阅读20

    想要听听他的声音,可她说不出口这样的话;于是半晌后她才道:“嗯,有点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于是,她同他说起找工作的事。

论文交了过后,池妍这段时间一直很闲。

当然她也想要找份工作,然而却一直不知道要找什么工作;虽然本市艺术家工作室、画廊繁多,谋份助理或者画廊导购之类工作倒也不成问题,但往后的发展呢?

策展人?真正在策展领域做到最高位置的,都是艺术史、人类学或者考古学PHD学历,像艺术管理这类实用型学科由于学历或专业常识上的局限,往往走不了多远。

艺术品经纪人?首先这需要不俗的艺术修养,需要有发掘潜质艺术家的眼光,以及同各种脾气古怪的艺术家良好相处的能力;同时还需要在财富阶层拥有良好的人脉关系……

对她而言,这不比成为一个优秀的策展人更简单。

艺术都是烧钱的,所谓眼光,得有大把金钱铺路。

而她现在不光没钱,她甚至没人脉、没师承、没记忆……她真的要走这条路吗?

池妍把自己的考虑都同秦墨说了,问秦墨的意见。

也许艺术这个领域对秦墨同样陌生,他默了良久,才道:“你好像只说了可能会遇到问题,却没有说自己真正想做什么。”

“……”池妍。

想做什么?不该是先权衡客观条件么?他的意思竟是她主观的意愿更重要?

可她也弄不清楚——失忆前的池妍到底为什选艺术这个专业,又到底想做什么。

池妍沉默。

电话那头的秦墨猜出了她的茫然,也沉默;许久后又问道:“要不要留个学?”

留学?池妍挑眉。

那是之前的她有过的计划吗?或者只是秦墨的主意?

按说她现在迷茫,继续进修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他作为金主,花钱包了她,却送她去国外;他这是不是太大方了一点?

又过了几天,秦墨出差回来了。

飞机抵达是晚上,秦墨叫了方恒去接他,回到公寓已经接近半夜。

池妍帮秦墨整理行李,结果发现了里面多了盒子,还是很女士品牌的那种。

“给你带的礼物。”秦墨道。

池妍于是将袋子打开,里面是居然一瓶香水。

从国外特地带回来的?不过看那品牌,她确实没有在国内见过过其专柜。

轻柔的香气,前调的玫瑰淡雅流畅,接踵而至的麝香散发着nongnong的温暖,覆盖了玫瑰的冷艳,然后是草莓、荔枝的果香……微酸的气息,花香调和辛辣调和谐散发,让人联想到一种野性和叛逆。

味道她倒是挺喜欢的。

趁着秦墨洗澡,池妍喷了一点;等他洗浴出来的时候,坐到床上时,她主动上前接过他手里的毛巾:“我帮你擦。”

池妍跪坐在秦墨身后。

又黑又密的头发,带着水滴柔软地贴在秦墨的耳朵、额头上;池妍双手抓着毛巾,小心地在秦墨头上游移,一点点帮他把水擦干。

秦墨闻道身后人身上的香水味,抓住池妍的手,将人带到自己怀里。

照面

池妍跌坐在秦墨的大腿上,被他以一种暧昧的姿势抱住。

四目相对,空气了顿时有了一种躁动的气氛。

“喷了香水?嗯?”

“试……试试香味。”

秦墨于是将头埋在池妍颈间细嗅。

他宽大又温暖的身躯紧贴着她,刚洗过澡的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味道,萦绕在她的鼻尖,闻得她一阵发热,口干。

秦墨哑声道:“很适合你。”

然后池妍只觉得大腿一阵灼热,他的手指已经从她睡裙的边沿钻了进来一路往上。

他低头亲吻她,唇顺着她的下巴缓缓落在她的脖颈、锁骨上,轻轻地啃噬;手握上她胸前的绵软,色情地揉搓。

睡衣领口宽松,她低头便可她可以看到他大掌抚摸在上面;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唇舌、手掌的灼热;整个人很快就软了。

他于是将她放倒在大床上;推高她的睡衣,露出那一双丰满圆润rufang。

赤裸的身体像牛奶般光滑,他用大掌覆上雪白的乳rou,推握着,含住那煽情的吸咽。

吃了一边,又松口又吃去她另一边。

他恣意玩弄着那嫩白的乳rou,很快便将她娇嫩的乳尖吸得又红又肿,他便用手指夹着那突起越发大幅度的揉捏,用牙齿轻轻咬、舌头顶着那突起来回刷弄……

电流一样的酥痒随着双乳漫延到到身体每个角落,秦墨色情的蹂躏下,池妍白皙的身体上泛起红晕,下身不住溢出热液,又滑又腻。

“秦墨……”她开口乞求他,声音颤颤的,同她身体一样软绵。

“嗯?”秦墨自然熟悉身下这具躯体,他伸手探入她两腿间轻轻地拨捻,修长的手指很快便被她腿间的花蜜沾湿。

只是——那晶莹的液体里还有几缕红色的东西。

“你……”秦墨停下动作。

池妍看到他的手,忽然反应过来:“那个……好像提前了。”

“……”秦墨只好将人松开。

池妍憋见他结实修长的两腿之间早已囊鼓起来的某处,猜想他现在铁定不好受:“需要我帮你吗?我……可以换个方式。”

她眨着水亮的眸子看他,潮红着脸,睡裙的领口大敞,颈间、胸前满是他蹂躏后留下的红痕。

秦墨目光停在她丰艳的红唇上停留良久:可要是平时就罢了,如今旷了近半个月,他可没把握保持手下的分寸。

“不用。”秦墨道,然后起身去了浴室。

池妍于是去找了张小天使给自己垫上,回头却见秦墨放在床边的手机正响个不停。

“电话——”

她冲浴室喊了一声,拿起手机准备给秦墨送去;然而来电已经被挂断,上面只显示出一串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

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电话。

池妍站在浴室门口,听着里面哗啦的水声里逐渐夹杂了些性感的低喘,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退开。

然后就在她将手机重新放回床头的时候,她看到屏幕又亮了。

这次是短信。

发信人就是刚才那串陌生的号码,而信息的内容很简短:谢谢你今天送我回家。

像是对刚才那通没人接的电话的说明;但这种欲盖弥彰,给自己自尊心找台阶下的做法——

怎么看,怎么像是女人惯用的伎俩。

企业一起出差的女同事?不,同事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同老板说话。

坐飞机回来遇到的朋友?可,朋友不会连备注都没有不是?

那是有人发错了?可这概率也太小了吧。

…………

一瞬间,池妍脑中闪过无数猜想又一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