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5

分卷阅读25

    ”

“数学、理综。”

“……理综?我学的是理科?”池妍不解,“等等,我不是艺考生吗?我学问成绩那么差?”

“也不是。”秦墨却道,“那个时候你的志愿并不是报考艺术类院校,至少我教你的时候,还不是。”

“你也教过我?”

所以那个梦居然是真的?

池妍诧异的看着秦墨:“以前的事,我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墨蹙眉:故事大概要从他毕业第二年研发出Envi,四处拉投资无果,将目标锁定到池妍的父亲身上开始。

——————

上次说数据差,有点不想写了,你们都留言告诉我说是因为我更新太慢,追不动数据才不行。

但其实,收藏是从第七章冤家后面开始掉下去的,之前七章的时候收藏就有近1600了,然后后面……不说了,我的热情就是后面被一章章打击的,越更越慢的。

可能是我不配写虐文吧。演技派、仰慕者,还有这篇都是……明明构思啊,描写啊感觉也不比其他文差啊,但留言啊,收藏啊……真的特别泼人冷水。

这文,我不收费了,后面缘更吧。

我争取快点把声色的番外更完,然后开新文。

往事

秦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池妍的样子。

十七八岁的年纪,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穿着裙子从楼梯拾级而下问他:“你是云老师的同学?”

那个时候他二十三岁,早已经大学毕业,也不想撒谎,于是自报家门:“你好,我叫秦墨。”

池妍直直看了他半晌,大概也有疑惑,但什么都没说,只招呼他坐。

那时候的池妍,年纪虽轻,但举止端庄沉稳,整个人都透着大家闺秀的优雅。他以为她就是那个样子的,谁知后来却逐渐发现——她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端庄娴静……

过去的事,秦墨并不想具体摊开来同池妍说。

她曾经做过好多事,站在他的视角上来看都算不上正确;可那也只是他的视角;其中是否有误会,她又到底图什么……他也不清楚,因为她从来都不肯跟她说。

他以前是不想同池妍争持,后来是不能同一个失了记忆的人计较,于是不爱提过去。

如今池妍问起,他只好将能省略的都省略了,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所以大家很早认识了?”池妍听完,简单地总结道,“以前我家挺钱的,你为了接近我爸所以做了我的家教,但……并没有如愿拉到投资;后来大家也没有联系,直到隔了几年又遇见了,是这样吗?”

“嗯。”秦墨。

“我爸……”池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我已经没有亲人在世,那他……”

“六年前,你爸生意破产,自杀了。”秦墨声音略沉重。

池妍捂嘴。

失去了记忆,她对很多事其实都是漠然的。从秦墨口中听说自己原来曾是大小姐,不过不幸家道中落,她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

但听闻自己唯一的亲人居然是自杀这种方式离开世界的,池妍还是觉得难受。

秦墨小心地去看池妍的表情,伸手轻轻抓住她的手。池妍忽然想起另一段梦境,犹豫了会儿,又开口道:“那么,当初……就是六年前;大家有发生过什么吗?”

秦墨的眉头一下子蹙了起来,许久后才道:“有。”

他说:“那是你高考结束后,有次大家都喝多了……大家睡了。”

“你那时……你前女友呢?”

“那时候我同她已经分手了。”

“……那后来呢?”

“后来,你让我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再后来你父亲出事,你不久后也失踪了。大家再次遇到是在酒吧。”

秦墨简短的一番叙述,池妍用了好久才消化。

关于六七年前他同她的过往,他只用一句“睡了、她让他当做无事发生”便概括了;而当晚,池妍却梦到了那场酒后乱性的后续;事情同秦墨说的有点不太一样。

她梦到发生关系的第二天,她在他怀里醒来,描摹着他的眉眼,同他说早安。

然而秦墨的脸色并不太好,在睁眼看清周遭的一切后,眉头蹙得死紧,表情震愕。

“怎么?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要我一点、一点地告诉你吗?”池妍凑过去,调戏般地在他耳边吐气。

他一把抓住她试图作乱的手,直直盯着池妍,他几番开口想说什么,却如被哽住了一般没能吐出半个字,直到他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

“喂——”像是为何缓和尴尬的气氛,秦墨转身去接电话。

池妍早瞥到那来电名称是“岚”,于是一面穿衣服,一面不动声色地瞄秦墨,见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冷淡逐渐变得紧张,于是起身朝他凑近。

秦墨却伸手拦住她,在又交代了几句后挂掉电话,然后同她道:“大家的事,我晚些再同你说,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

他说完便起床找衣服穿。

“你那女……前女友打来的?”池妍问。

秦墨没理她。

“她又出什么事需要你帮忙?”池妍又问。

秦墨还是没理,只继续穿衣服。

池妍于是先他一步抓了他散落地上的外套,这次他终于开口了:“衣服给我。”

“不给。”池妍将衣服收在自己背后,从床上跪坐起身平视着秦墨,“喂,是她抛弃了你诶,你就有没有点儿脾气吗?她一个电话打来,你又犯贱地赶着往上贴。”

她避开他伸过来的手,灵活地在床上躲来躲去,秦墨几番想要夺回外套无果,终于忍不住用力地拉了她一把。

结果她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床上,再爬起来时,肚子疼得利害。

“你怎么了?”察觉到池妍的不对,秦墨松了抓在外套上的手。

“我……我肚子疼。”

“怎么会肚子疼?”

“我不知道……”池妍只能感到肚子一阵阵地抽搐着,无力地抓着秦墨的衣袖,“好疼。”

“……我找人送你去医院?”秦墨将信将疑,语气却缓和了下来。

池妍却只制止:“别——”

“你陪陪我就好了。”虽然不知道肚子为什么疼,但池妍猜想大概和自己月事快来了而昨晚秦墨有有些过分激烈有关。

于是用力抓紧了秦墨的手,希翼疼痛慢慢缓和下来。

谁知秦墨闻言,脸色又变了。

“既然不去医院,那我就先走了。”他说。

他说完就要掰她的手,他越掰,她掐得越紧;他终于忍不住吼她:“你能不能别演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从没见过秦墨发怒的样子,池妍盯了秦墨半晌,终于松手,挪开身体。

秦墨看了她一眼,穿上外套头也不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