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驯主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5

分卷阅读35

    她之后,还将脚伸到她面前:“给你踩两脚?”

“你——”池妍如今一只脚还肿着,怎么听怎么觉得秦墨在嘲讽她,抓起一旁的枕头就朝秦墨砸了过去,还想再骂点什么,肚子却很没气势地咕咕出声。

时间已是晚饭点,池妍被秦墨折腾了一下午早就饿了。

秦墨抓住池妍砸过来的枕头,也不恼,只提议道:“先去吃晚饭吧。”

池妍本来说谁要跟他一起吃饭,可看着他被自己咬破的嘴皮,忽然改变主意,答应了。

餐厅是池妍挑的。

就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川菜馆。

池妍被秦墨抱着进去,一落座便让服务员拿了菜单麻利地点了一桌子的菜;而当菜一个个上来的时候,秦墨看得太阳xue直跳。

剁椒鱼头,水煮rou片,辣子鸡、麻婆豆腐……池妍平日也能吃辣,但为了皮肤着想,面前这般重油重辣的,她平时还是忌口,而今天点这一桌子,明显是冲着他来得。

他倒也不是不能吃辣,当眼下他舌头和下唇都被她咬破了,这菜要吃到嘴里,那味道怕是刺激得很。

“菜都上齐了,两位慢用。”放下最后一个毛血旺,服务员退身道。

秦墨其实完全可以叫住对方,让再上两个清淡的菜式的,当他最终没有这么做。

他今天强吻池妍三次,还气得她崴了脚,他知道池妍现在指不定怎么气呢,他要不让她把这气撒出来,今天她和他大概都别想好过。

看着一桌铺满一层红彤彤的辣椒、花椒的川菜,秦墨最终没动筷子,只饿着肚子看池妍吃。

池妍倒是不客气,筷子欢乐地夹着,还不忘挑衅的看他,意思是——她现在满口辣椒,他敢再吻她试试。

秦墨真想让她照照镜子。

这一桌子川菜把她嘴唇辣得通红,衬得她的皮肤愈发白皙水嫩,她脸颊绯红得像上了胭脂,眼睛也湿漉漉的,这模样也有威慑力?

一顿饭吃得秦墨憋得慌,好在饭后池妍气消了不少,当他再提送她回家的事时,她没有拒绝。

回去的路上,池妍坐的是副驾驶座。

秦墨有心同池妍好好聊聊,奈何池妍气还没完全消下去,没两句便再度开启了嘲讽模式——

直到秦墨忽然将车停了下来。

这就恼羞成怒了,又要来?

池妍眼见秦墨停了车,忍不不住摸着座椅退了退,生怕秦墨又要怎么;不过,这次秦墨并没有吻她,只是将她打横抱起,朝着不远处的某家鞋店而去。

池妍的德行,秦墨是清楚的:尽管身高已经一六五,却还总嫌自己矮,每每都要借助高跟鞋找存在感,她的鞋柜除了运动鞋,就只剩高更鞋,还全是六厘米以上,细长跟那种。

秦墨以往没理由干涉,如今池妍脚崴了,他是不能再看着她穿那么高的鞋子的。

将人直接抱进店里,秦墨提了要求,售货员很快便殷勤地捧来了一溜鞋子。

池妍却没有挑。

今天种种,她觉得已经很暧昧了。

他本意是要同秦墨划清界限的,让他送她回家,只是因为她现在没有合适的朋友可以拜托帮忙,而秦墨既然是罪魁祸首,不奴役白不奴役。

这已经是她能接受的最大妥协了,而秦墨现在居然还带她来挑鞋子——

池妍看着那售货员拿过来的鞋子,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拿下去,自己不想试。

售货员见状,为难地看了一眼秦墨,结果下一秒,秦墨便蹲身下来,接替了她的工作。

——————————

看到好多妹子在问,这里统一说一下:送珍珠的话,点击“我要评分”那里就是了,每人每天有两颗珍珠

妒火

秦墨蹲下身,帮池妍脱下脚上的鞋子。

他将她的脚搁在他膝盖上;然后从导购堆过来的单鞋里随便选了一双款式简洁大方的,先是按压着试了试皮质和鞋底柔软程

度,然后便帮池妍试穿起来。

池妍想要缩脚,秦墨以为她是嫌弃自己的审美,稍稍用力抓了一下她。

“别臭美,你也穿不了几天。”他伸手按住她的脚控在掌心里,再缓缓轻轻地为套鞋.

池妍的脚的尺码36,但秦墨带池妍来的这家店牌子尺码偏小半码,池妍一贯都要穿它家37的码才行。

也不知道秦墨是怎么记得的,吩咐人拿来的尺码竟然刚刚好。

他的掌心温热,这么包着她的脚,连带着她脚上的肌肤也跟着升了温。

她低头就能看到他结实的肩背,他滑稽地蹲缩着,眼眸低垂,看不清神情,但却有种莫名的专注与温柔。

一时间,池妍忽然不知该说什么。

相处这两年,其实秦墨待她也有很多温柔瞬间:譬如他知她爱干净,每次事后,不论多累他都会抱她去洗澡;每日早上,只要

无事,他都会起床为她做早餐;过马路的时候他会习惯地将她护在身侧;她生气狂刷他的卡时,他虽然rou疼,却也从没说过她

一个字……

秦墨这样人,思维太直,其实并不太善于辨别女性细微的情绪变化,但每次他察觉她生气,他都会迁就忍让;他嘴巴不会哄

人,那些实在的行动却也让人动容……只是那样的动容往往让人变得更贪心。

而女人的心到底太小,或者是她的心太小,小到容不得一粒砂子。

只要一想到他心头某处一直留存着另一个女人的位置,哪怕明知两人再无可能,她依旧嫉妒得不能忍——

何况现在,云岚已经离婚了,两人的没可能又变成有可能了。

“感觉合脚吗?”帮池妍套好鞋,秦墨问池妍。

池妍却将蓦地脚从秦墨手中抽出来,转头对一旁的店员道:“就这双吧,还有其他颜色吗?帮帮我拿多一双。”

“这款还有卡其色和灰色,您看是要哪种?”

“随便——”池妍,”就灰色吧。”

同一个款式的鞋或衣服买两颜色,一般是秦墨这种懒得在穿戴方面浪费时间的人才会做的事。

池妍一贯臭美,秦墨本还想问池妍要不要再挑挑,不过想想,她本来就不爱穿平底鞋,再挑于是敷衍,也就没说什么了。

起身拍了拍膝盖,秦墨就要去买单;池妍却先一步拉住他,“我自己来。”

“不过两双鞋而已。”至于分得这么清楚吗?秦墨想问她。

但池妍神色坚持,他不想为这事同她再起争执,只能默默收回了掏钱包的手。

池妍于是从自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店员。

秦墨一开始还没细看,等店刷了卡找池妍签字的时候,秦墨才发现,池妍那张卡居然是某家银行的黑金卡,而池妍的签名签的

是——余嘉遇。

“你刚才刷的是余嘉遇的卡?”两人再次回到车里,秦墨才问她。

池妍料想他也看到了,点头“嗯”了一声。

秦墨的心跳仿佛突然停了一下。

他知道以池妍的消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