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的。

萧婵颇为嫌弃,嚷嚷道:“这味道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了。”又小抿一口,道,“这药酸得流泪,方尝一点甜就苦得心慌,瞬间尝遍酸甜苦味儿?而且还有好些碎渣,缳娘,明个儿还要喝这药吗?”

“翁主小小庚齿,还懂得人生的酸甜苦的滋味?自己的身子不顾惜,这也是自作自受,医匠说了,身子要慢慢调理,这药至少喝半月,一日三回,不可间断。”

缳娘不敢与她说的是,药中的渣滓,其实是虫子的残肢。这碗药,几乎是由虫子笮成汁而成的。

那虫有长条的断截的,章理斑斓的,粗头粗肢的……看着都骇然,

若让她知了,后果不堪设想。

萧婵拈鼻,仰颈倾饮。

“其实,我已好久不曾病了……”

缳娘道:“所以呢?”

“所以这回生病情有可原,都说说人太久不生病的话,一旦病了就是个大的。”

“所以翁主便不睡不吃,衣裳不添,以空腹怄气的方式来唤病神?可不知缳娘有多担心?”

萧婵自知有错,捂住腹部岔开话,道:“缳娘我好饿,想吃东西了……”

喝了几日如啮檗吞针的药之后,又喝了数日的干姜与附子熬成的汤水,萧婵病体才瘥。

萧瑜离去前,曾想再见萧婵一面,但她自午后便一直睡,令人担心不已。

缳娘为了让他安心,只说她昨夜浅眠,几乎未睡,现在是在补眠而已。

知晓原因,萧瑜心稍落,写了封信,让缳娘交给萧婵,当夜便回荆州去了。

萧婵正在看书信,瞟见门外的人影,眼皮也不抬一下。

曹淮安咳嗽几声,道:“翁主清恙如何?”

萧婵叠好信,辞气不凉不温,直接开门见山。

“我虽为江陵翁主,但素来不谙礼数,琴棋书画团团不通,性不温调,天生娇蛮跋扈,非是能成为谐妻者。况曾嫁作人妇,可是一疵愆之壁……如此看来,无有可取之处。君上却不同了,君上气候分明,雄韬才略,立功无算,不该与我一介弃妇为偶。请君上审思,娶了我易遭人訾议。”

萧婵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什么不谙礼数、性不温调、天生娇蛮跋扈,在曹淮安眼里,可都是机灵的悄模样。

她还说自己是疵愆之壁,这又如何,自那日之后,就算是倚门妇,他也要了。

曹淮安勾唇一笑,道:“我中馈无人,翁主无需承人脸色;女子改蘸,为何有人訾议?再说能取翁主仙容,三生有幸。”

“婚姻不可徼,毕竟‘揿牛头吃不成草’,佳偶应当由天成。今你情我不愿,则是冰炭不相容,易为两败俱伤。”

“翁主当知子女该遵父母之言。即你阿父将你许我,应当蹑运才是。”

萧婵鼻唇转青,微带薄怒道:“定是你使势相逼我阿父。”

“我未曾使势,仅将心中对翁主倾慕之意道出而已,可莫给我乱冠上罪名。”

“那君上说说,为何倾慕我?”

“我乃短浅庸俗之人,悦翁主如月姊之容,喜翁主有朴质薄胆,与翁主相处几日,故生倾慕之意。”

曹淮安又悄声说道,“但最爱翁主的细腰。”

萧婵耳朵烧了起来,破口大骂:“竖子!”

曹淮安点头应之,道:“我非偓促者,翁主心里有何不快,一并摅愤。”

萧婵很不不争气的被气哭了,两眼汪汪,指着他鼻尖大骂:

“你这是强委禽妆!“

“你是混蛋。“

“我不要嫁给你。”

“你个大色胚!”

第四章云情之女(微h)<【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四章云情之女(微h)

自那日膫子在嫩xue上蹭了一番后,曹淮安常有宵寐之变,虽然两年前见了一面之后,他也常如此。

常想将她欺压在身下猛刺狂cao。

心怀yin,梦有色。

次日醒来,膫子坚挺炙热。有一回半夜忽醒,用手也无果,只好潜到萧婵房里。

曹淮安怕她醒来,在指腹上涂了迷药放其鼻下。

几个呼吸之后,人已沉昏昏。

烛火未烧尽,曹淮安觑得亲亲切切。

初时看到那吹弹可破俏脸蛋儿与精雕细琢的婀娜身姿,膫子立即就软了。

但软了没多久,榻中人的一声嘤咛使之复跳挺,比初时更烈,直让人想进到一个紧紧窄窄之地抽动一番。

曹淮安移烛上前,掀开褥,撩起裙,手提弓足向上掰开。美景展现,曹淮安眼中都冒出火来,两片粉瓣微凸,中间一道红缝连着下方一个xue孔儿,嫩里嫩气的,还有些亮润,较之第一次看,格外鲜嫩欲滴。

曹淮安看得眼涎口干,一指挖入,紧暖无比,而后揉一揉凸起之核,兴许梦里人觉得sao痒,嘤咛了一声,泌出了些许汁液。

曹淮安索性将衣裳一并脱了,露出粉颈香肩,酥乳纤腰。他夹住乳尖儿在指尖捏弄,弄到微微硬立,又五指叉开,将双乳衔住。

这对酥润润的乳儿似水,在掌里没有个形态。

上下交攻了半刻,曹淮安并起玉腿,将膫子在腿根缝上穿梭,穿梭之际,不时的滑过红缝,甚至顶开花瓣。

一来二回,膫上也沾有了水光。

急缓交替,榻上也微微作响。

穿梭了半炷香,曹淮安扶住膫子,抵着红缝射出。

曹淮安没有急忙擦去精水,而是分开花瓣,让白稠缘缝流进了小孔,再从滴淌下来。

这么看来就好似自己真的射在里头一般。

正看得津津有味,烛火烧尽,通室一片黑暗,曹淮安这才借着外头的微光,用帕子蘸了温水,一点一点擦去痕迹。

他快等不及了。

他想在粉xue上千捣万射,汁儿横溅。

待到新婚夜,他要掰开玉腿狠狠插入,把粉xuecao肿,cao得她一张伶俐的嘴上只能发出喘息与呻吟,cao得她往后千事万事都顺着他……

如此想着,那膫子不由分说又挺了几分。

萧婵第二日醒来,觉得腿间有些不舒适,便去沐浴。沐浴时往腿根里摸了摸,摸出湿腻腻的东西,但没在意。

曹淮安隔三岔五就往她房里头钻,有时候也不做什么,就静静的看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