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1

分卷阅读21

    我以为夫人喜欢的是傅粉郎君。”

萧婵拿眼梢踅他,不时鼻息微微,道:“我喜的是生得好看的男子,似君上这种,自是更喜。”

语歇,勾住他颈,款摆柳腰,要他插动。

曹淮安压下她的娇躯,刹时四腿相贴,腹儿相偎,xue膫相连。曹淮安急忙动起来,于是肌肤相擦,喘息交织,乱响一片。

“嗯啊……啊啊啊啊……”

“慢些……快些……嗯啊……”

两颗圆球似的乳儿随之晃动不定,曹淮安道:“婵儿浑身都小巧,为有这对乳儿,是大的。”

萧婵身儿一抖,十指挝挠他背,挝挠出一道道红痕,就在春潮涌动之际,他却定腰不动。萧婵睁眼瞅他,只听他道:“夫人这腰脂,不盈一握,摸之软腻似无骨,妙哉。”

曹淮安摸着腰肢频勾唇挑眉,萧婵心里席来一阵不祥之感。

果然,曹淮安抽出膫子,翻身躺侧旁,附耳唼哫,撺掇她跨上肚皮来行事,她佯打耳睁,以足钩起被褥盖至脸。

曹淮安扯不开,复压上身,隔褥说软言。

“夫人又要为夫快,又要为夫慢,自己坐上来,可快慢自如呢,哪儿痒,就往哪儿顶。”

“今日我发现夫人比西子媚丽,夫人这般掩着,是想自赏?”

许久,从褥里头传来的嗡鼻头之音:“君上不是说过不知西子何面貌?又怎得翻口了。”曹淮安的手从脚边侵入,

萧婵顾得了上方,下方顾不得,足趺有一指研摩,足底亦有一指爬搔。她害痒,蜷趾缩足,不时笑出声,力渐散之时,就被他乘势掀褥委于地。

萧婵在里头闷了许久,早就涔出香汗。她看了一眼地上,忸怩道:“何故将它掼于地,惹了尘坌怎么睡。这床褥睡得曼暖,没有它,我会很冷的。”

萧婵使了力出声,腿心有东西流出,不迭夹紧双腿,曹淮安看到xue儿翕动,又沉腰进入。

“有我是在,夫人即使是幽阴之质也不会受冻。”

说着遂掮腿至肩,双掌撑于两侧,款款送之。

萧婵浑身绷紧,连那处也不禁锁紧,曹淮安低吼,抱着她一翻身,登时成了女在上,男在下,她忙把身挣起,腰肢被大掌所箍,动弹不得。

“床帏上,也得换种姿势适味,且夫人不也说过,想要将为夫压在身下吗?”曹淮安抓着她的腰肢,让她一起一落,自己半起身,看着行事。

这姿势,萧婵必须大张着玉腿,小小的xue儿如何吃进去的,曹淮安看得是一清二楚。

他娶的妇人,cao起来,真是妙不可言。

看的不过瘾,曹淮安再拿指去刺。

萧婵四肢委委,瘫下身,与他脸儿相偎。

曹淮安说的对,在上方,她哪儿瘙痒就往哪儿顶,反正膫子够粗长。

起初萧婵还需要曹淮安帮衬,后来尝到了滋味,腰扭得欢快,不久在他眼皮底下就xiele身,交合处湿得一塌糊涂,都是涎滑。

萧婵和以往一样,羞得躲进他怀里啜泣。

曹淮安没有笑她,拍着香肩,道:“我家婵儿好棒……夫君很喜欢,水姑娘,唔,再来一回。”

曹淮安似乎很喜欢这个姿势,一次过后,又弄了一次才罢休。紧要关头,他出声问她是否庚信刚过,见她点头,于是全射在里头。

过后他拿温水来拾掇,又亲自挑选一床嫣红似火的被褥,抖开铺整。

入睡的前一刻,曹淮安出口称赞道:“夫人腰功甚好……为夫,很舒服。”

萧婵迷迷糊糊也道:“夫君弄得婵儿,也很舒服呢……”

第十章见溺不援<【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十章见溺不援

昨天的点击率居然快800惹

隔壁的也有600了

惊喜之余,就是脑袋一片空白,剧情都憋不出了哈哈哈

最近好想写虐文,忍不住开了坑……在电脑里,想虐的时候就写里头去,这篇文整体走向还是甜的吧……

从开坑到现在,好几个小伙伴一直在,写文的动力就是如此简单了。

谢谢各位看官(?˙︶˙?)

荆州萧氏的掌上明珠二归,大家吃惊。

不知是何方先威势相加。

不过也不关他们的事儿,反正两家成了婚,惹不得就是了。

弥月之后,曹淮安脚跟不定,或去并州案户比民,或去到凉州边境巡视……

萧婵住在武威郡的姑臧城里。武威郡也属河西四郡,在石羊河流域附近,戍边将军孟光州当年提出弃三保一后,恒帝迟疑,朝官争辩不休,他怕一抻再抻,四郡团团丢失,自领兵到武威郡撄城驻守,并建坞壁息师,能容数万人。

孟光州的自作主张,却保得武威郡免受外敌侵扰,遂恒帝也没穷究到底,爽性让他戍守武威郡。其长子孟魑一直在曹三飞下习领,孟光州死后,孟魑将武威郡归曹氏所管,自己当了曹淮安帐下的一员将军。

曹雍曾在在河西四郡设关隘驻御墙,曹淮安又命修沟堑,筑烽燧,建畔宫,让凉州成为一处安室。

姑臧王府上不甚多人,除却下人,便是舍人,萧婵着实闷慌了,就往那离王府四里的门阙去,少时待一刻,春慵若犯,则能待小半日,但大多时都是半盹寐。府中胞厨见状,寻思着备整甘旨装盒担让少君带去。

盒担有果脯rou干,酸甜具备,爽口钻腮,能解馋缓饥。

萧婵一日能食去八分。

阙上能见城外山川之景,又可将城内忙碌之景尽收眼底。久而久之,百姓都知阕上有一倾国之姝,探之,原是少君。忙里偷闲之际,也会臻凑阕下窥看一眼。

有人编歌谣唱道:天上之仙,裴回人烟,而地上之人,妄想飞天。

一日,萧婵如往日那般来阕上观望,不期有一龙钟之人朝上啸指,阙门守将梁寿一听,拔剑直指啸指者,气诘道:“你是何人?安敢如此胆大戏少君?”

语竭,扬尘追去。

一声吟吼,一声剑音,百姓生惧,欻欻散去。

梁寿趁手捽住啸指者,往膝窝里一踹,他即刻双膝着地。梁寿举剑,照着后颈要落剑,萧婵在城上出言阻道:“等等,想他是无心,将军暂息怒火。”

梁寿剑不收,道:“少君有所不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