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5

分卷阅读25

    :胸

27.【坚牡】男子性成熟

28.【天者】先天性XX短小,甚至没有XX

29.【漏者】就是精易泄

30.【怯者】举不久

31.【白yin】就是见色XX就滑精,软了

除此之外,还有“犍者”【就是被割去XX的人,和去势是一个意思】和“变者”【两性畸形】

32.【天、漏、犍、怯、变】是男子XX的五大疾病

暂时想起来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会补充

第十二章原来是小葱拌豆腐呀<【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十二章原来是小葱拌豆腐呀

听了这话,萧婵无讶色,继续?起面条,手梢湿湿,没有?稳,面条一并掉在案上,油渍四飞,缳娘见状,用帕子掇净。

萧婵继续埋头食面,道:“想是雨太大回不去,给他一把伞便是。”

“方才给了,但并未走。”

“都说武将喜劣天练武,我阿父还喜欢椎河水之冰,然后赤身跳入呢,随他。”

“君上衣裳有血迹,不知是不是缳娘眼花。”

“现在乌漆嘛黑的,定是缳娘眼花了。”萧婵放下筷子,“我也吃饱了,撤下案食吧。”

萧婵吃了半碗面汤,里头的蔬菜与rou被吃得一干二净。

她很贪嘴,但一次却又吃不多,这碗面汤已经算得上是吃得多的了,以往的吃食,像是原封不动撤下去一般。

缳娘“诶“了声,“君上晚饭时也未归,想是与翁主一样未进食,这豆粥……”

话音未落,萧婵夺过豆粥就吃,缳娘笑道,“翁主,过于饱食,对身子不好……君上因是知晓误会翁主了,但灭不开脸面,不如……”

“缳娘,待会儿再来收拾吧。”

萧婵叹了口气。

“好,那缳娘就先走了。”

萧婵推开窗,只见曹淮安站在离寝屋数十武外的一处暗陬里,负手而立。自顶至踵无一干处,被雨水浸润的头发曜然,胸襟斑斑血迹也被雨水冲淡了不少。

萧婵支颐而粲,道:“君上大半夜不睡觉,来我这挨光之妇居外,定然不是赏雨观雷,难不成。也想与我来一宵快活吗?不过今日肩疼,君上请归罢。”

二人眼神交逢,曹淮安抹了把脸上的水。

萧婵初睡起未修容理衣,此时娇蝉疏疏散散,半拖裙摆,又倾身支颐,更添娇姿。

风雨中的曹淮安,肌肤虽冷,内心却火热。他吃了一个时辰的闭门羹待,未有怒色,想起早时致怒之由,自然是懊悔不已。

“夫人为何不早说呢……”

萧婵每日登阙,非是看情郎,而是那屋中窝匿着逃犯。

她两眼似能看千里,初次登阙,就瞟见一男夫把黄白物给守城的兵士,附耳说上几句。兵士收了黄白物,放男夫进城。

男夫举止鬼祟,径直走进茅屋中。心下生动疑,她便时时盯看着,可惜门窗紧闭,不能窥见半毫。

频于晚快边时,街上近空荡,屋中燃起高烛,但似有争执。

窗子忽开,男夫被推至沿边,喉间有五指掐着。五指之主是约莫六十上下的老人,老人藜面睛窅、头白豁齿,拭眦一看,很是面染。她将身子匿在石柱子后,见男夫目睛翻白,五官扭搐,左脚奋力踹向老人腹后又从速将窗子关上。

阙上楼卒多是徐顾着城外动静,阙下守士又不知有多少人被收买,再说那屋子左邻右舍,在平地上难以瞧见方才之景,只有她瞟见了。

半个月前,牢中一重犯逃窜,画像布满城中,可惜四觅无着。她小忽里忆想起来,那老人正是画上的逃犯薛嘉良。

薛嘉良授人之命放火烧粮仓,曹淮安大怒,已下令秋后枭示众再踣尸于市曹。想是近来风头松了,要瞅空离开姑臧。

城门入夜而关,嗝报才开。

晨时梁寿必定亲自把守,只有午牌轮岗时才是最松懈的,逃犯无符传,但另一人已售赇午牌后的兵士,必要趁曹淮安不在凉地时逆走。

危险之处也是安室,薛嘉良择近城门藏匿,缉捕者也没能想到他如此破胆。

于是第二日她早早动脚去阙上,并让宛童在城中寻一人在城里造乱,但还不迭造乱,则出现啸指之人,她爽性将计就计,借此让梁寿调兵重守,将阙下的将士换了一批。

萧婵想过将此事告诉梁寿,但梁寿急急波波的性子,不免会打草惊蛇。

萧婵也看透了,只要她去阙上,梁寿便会格外谨慎。

春风料峭,阙上无窝风所,即使蒙面围纱,也吹得她裂肤蜕皮。

好不容易捱到曹淮安回来,还被冤枉了。

那日,她方食完果脯,与梁寿说了几句话,不及蒙纱曹淮安便回来了,误打误撞瞧见她俩狎处。本待要告诉曹淮安薛嘉良一事,但他一心指准她使性子耍脾气,还臆想她与梁寿有私盐私醋。

她自然有气,便顺着他所想,将男女瓜葛移到薛嘉良身上,蓄意拿话来激。

曹淮安真被激怒了,掉臂而去,避雨在那檐下,不料获到薛佳良,当场抽出刀来挥下脑袋。

薛佳良眉睫才交,就做了刀下鬼。

他烧了将士粮食,罪实难逭,死百八十回都不够的,萧婵也不怜悯他。

曹淮安后知后觉知道真相,幡然悔悟。

从赵氏手中劫走,是本意。

赵氏欺人太甚,曹淮安暗中派人挑拨夫妻之间的关系,二人生隙,萧家与赵家也生隙,没有萧家在后,赵氏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劫来自娶,一开始并没有此想法,只是看到萧婵之容,想来与她结为夫妇,还能让萧家为己后盾,如此看来,好像也不错.

萧婵启眸粲然道:“早说的话,君家会信我?而不是觉得我满口胡言?反正在凉州,我就如尘栖弱草,君家怎么待我是好是坏,我又能如何?只能耍耍脾性儿了。”

曹淮安道:“那你大可与梁将军说。”

“不行啊,君家不是说了,不可交搭无艺吗?而且我想让君家亲自去,这样我便能更好的谈条件。”

曹淮安不答,他尚摸不透她的性子,也猜不准她所谓的条件,脑子与寸心乱如麻。

萧婵自顾说道:“条件很简单,只要允我一年归宁一回,这是人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