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27

分卷阅读27

    着身子出来了,一点也没遮挡。足音渐近,萧婵滚到榻央,不许他上来。

曹淮安推了推她,道:“乖了,让我睡吧。”

萧婵轻而易举的就被推到了榻里头,她脸烧得通红,嗡声道:“你……走开。”

“大家本就是夫妻,而且我也沐浴了……你有洁疾,难不成还怪嫌自己洗过的水吗?”

说罢,曹淮安把烛火一熄,钻进了被窝里。

萧婵心苗揣着小兔子似的,上下蹦跳个不停,然后不知怎么的,闻到一阵清香,整个人毫无知觉的就睡去了。

曹淮安洗去手中的蒙汗药,心里涩涩的,既为夫妻,亲昵乃常事,而他竟然要不择手段才能一亲芳泽。

不多说了,如今一刻千金难买,还是快快动手罢。

曹淮安本就是赤裸,萧婵也只是着了一件衣裳,三两下就卸去了。

看着日夜都心心念念的白嫩rou身,曹淮安情兴大动,一边亲嘴,一边挼弄酥乳,萧婵昏迷之中有凉意,伸手抱住他。曹淮安满心欢喜,嘴上亲得更起劲儿了,很快,脑子一混沌,就把白渖一并弄在了圆脐上。

他要问问母亲,何时才能行房才是。

一室yin靡的气息,曹淮安走前开了窗子,把经宿不散的味道散去。

次日天气放晴,没有要再下雨的征兆,曹淮安一早就去郡城巡视了。逃犯已抓,目的也达成了,萧婵没在去阙上吹风。

早上醒来身下湿腻腻的,胸也有些酸胀感,很不舒服,于是萧婵几乎在塌上躺了一日,或是冥想或是看书消遣。

一晃到了三月上巳节,城中男女大多都出城前往水次祓禊。宛童不知从何处摘来了香草,据说上巳节这天,用此草沐浴可禳灾去晦。宛童想着萧婵不得出府,在寝中衅浴也是好的。

萧婵可不这么想,她今日还非出城不可。因为是上巳节,城门守卫没有以往严苛,曹淮安也不在府上,此日不出,更待何时。

萧婵褪下嫩艳之裳,更一身素衣,又围上面纱,只堪堪露出一双眼睛。

一路畅通无阻,但方靠近城门就被人给喊住:“少君要出城?”

【没错,我的小可爱女主又要作了】

【其实我很喜欢女主,因为设定是漂亮的小jiejie】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昨天的点击率……这么高……一天相当于十天天的点击率,吓到我了--】

【不过我倒是想看看留言,还有珍珠投喂,对不起,我得寸进尺了。】

【然后可以日更3-4千的编辑要消失了,快开学了,字数就码不了这么多惹……但是应该不会断更了吧,我这几天写些存稿。】

【看文愉快!】

第十三章俏心肠(2)<【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十三章俏心肠(2)

萧婵手疾眼快,往旁边一闪,但还是被撞到了肩膀。

虎豹可是彪形之汉,前几日被曹淮安捏伤的肩膀未瘥,如今又被这么一撞,萧婵感到隐隐作痛。

嗯,看来这个人,是个练家子。

虎豹被推了之后,直直额角撞石,鲜血赤津津狂流,他颤抖得抹了一把伤处,一手皆是血,顿时目眦尽裂。

这个模样吓得夏花骨寒毛竖,搀扶着张怀月的手不断收紧。

萧婵揉着肩膀,眼挫里瞧见了梁寿。梁寿换了衣裳,是一副寻常百姓装扮,眉目青阳又兼凌人盛气。

“此处有人惹事生非,梁将军准备坐以待毙吗?”她转动着肩头,发出一声痛吟,“唉,有些疼……莫不是要碎了罢,君上知道了,可又要心疼了,到时候问起话来,该怎么说呢。梁将军袖手旁观,导致本翁主受了伤吗?”

虎豹撞到了萧婵,梁寿自然是看见了,他也没说不管,只是萧婵把话一搁,不啻是威胁。

梁寿亲眼见过主公把杀父仇人的血一滴滴放干,还饮了一口,而后将其头颅用刀一点点割落。他当时还是个小兵,见了这场面,三日食不下咽。

后来那具断脰尸在军营里挂了浃日,而头颅在城门上挂了三日。

直到满城恶臭,才罢。

那时候梁寿才知道,原来主公真如传闻一样,惨刻无情。一直到攻打幽州掳走少君之前,主公才然把一个违军纪的小兵行了渥刑。娶了少君之后,戾气收敛了许多。换作从前,薛嘉良定然会死得这般脆快了。

想到主公兴师问罪的时刻,梁寿一阵恶寒,他可能是下一个无头鬼。于是梁寿两眼一瞪,原本气焰高涨的虎豹登时蔫了气,带着其余人灰溜溜跑了,围观的众人也一并散开。

夏花对她们道了一声谢,扶着自家姑娘走了。

看着虎豹的慌逃的背影,萧婵若有所思,掐指一算,往后能为她利用。

众人散去之后,梁寿才道:“少君也该回城了。”

萧婵不搭理,且走且道:“才出来半个时辰……日头还高挂着呢。”

“可现在人愈来愈多了……”

人多混杂,易生事。

“有梁将军在。”

“可……”

“将军武功盖世,难道不能护住一介弱女子?”

梁寿:“……”

萧婵来了水次,也不下水,就立在一旁静静看着。她把宛童挤往梁寿旁,梁寿碰到女子香肌,脆怯躲开。

宛童这小丫头那几日在阙上与梁寿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于是乎,春心就萌动了。

梁寿此人纯渥英俊,宛童会看上他,也在理,别看她平时油嘴滑舌的,但遇到郎君脸皮薄如纸,若觌面则目慌逃不敢上前道上一句话,短短几日,热突突的成了一个相思娘。

萧婵一直记在心里,所以才有了出言邀梁寿之举。

这二人不开窍啊,活生生是要月过中秋。

但是二人好像也没什么进展,眼看出来的差不多了,萧婵便道:“时候不早了,采些香草便回去。缳娘你与我一起到前头去,梁将军便和宛童一起到另一头去罢。采些茎嫩叶绿的,不能带一点泛黄发蔫缺口的……”

此地香草随处可采,但要采到嫩绿无瑕的,需花上一些功夫。

萧婵别有肺肠,梁寿看出来的,但不知肺肠是红彤彤还是黑漆漆,于是试探道:“少君可先回城,臣过后带兵士来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