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5

分卷阅读35

    他定然是负冒萧婵美色,以献花为由来攀话,曹淮安不想再听有关他的事情,出言打断她,朝外头道:“备些温甘拓浆来。”

“我不想喝甘拓浆,我要喝橘枳露,缳娘,我要喝橘枳露……甜甜酸酸的。”

扯着嗓子嚷了许久,直到缳娘应声才罢。

甘拓浆和橘枳露皆是解酲之汤,较之前者,后者清甜兼酸挤挤的,一碗落肚便能缓宿醉。只要萧婵一有沾酒念头,缳娘都会提前备好,今日也不例外,早就吩咐宛童备好了。

萧婵闲着无事,便问:“喂,那玉玺是不是在你这呀?”

“没有。”曹淮安回道。

萧婵一脸不信,“可都说在你这儿呢……但是你太凶了,他们打不过你,只能远远觊觎。”

当年随父亲到皇宫时,曹淮安见过一次玉玺,没什么新奇的。

人人为一颗玉玺争得你死我活,曹淮安甚不屑,以为得了这东西就能统一九州,都是咫见之人罢了。

“唉,要是玉玺早点出现,就能河濂海夷了,父亲也不用日夜提心吊胆的了。”萧婵叹着气,“那些诸侯就如狼豺虎豹,江陵是父世郡,丢了有何颜面见祖宗呢。”

“若夫人得了玉玺,会给谁。”

“当然是给你啊。”萧婵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才不要父亲成为众矢之的,曹氏兵强马壮,江陵就这么一块佌猥地,而且都是伤残老兵了,全部攻进来,三日就破了,破了城,我就要成俘虏了。”

当年萧氏攻司州关隘,城上往下浇沸水,砸巨石,将领躬冒矢石沸水,有的脑袋被砸得血流如注,仅剩一丝残息也要登上城门。登上了城门,见敌兵举刀就砍,志枭逆虏,那其他诸侯之兵,就是来驳脚而已。

萧氏之兵勇猛,如今敛锋藏锐,也难蒙蔽众人之眼,守着立锥之地却能自封,十多年多年过去了,兵力定是只增不减。

老弱残兵?三日就破?只是一句笑话罢了。

把玉玺给他,他就是众矢之的了。

唉,曹淮安的四两红rou都是萧婵,但在萧婵的四两红rou里,坐窝儿没有“曹淮安”三个字,真想剖开来看看,里头到底装何物!

曹淮安闭眼默念:

夫道本于刚,爱妻要有方。

吾妻庚齿小,不与她计较。

怒气尚未消,泡个冷水澡。

饮了酒之人,神智还未惺,看人听事都不与常人同。萧婵见曹淮安唇齿蠕蠕动,口里念念有词,怒道:“曹淮安你方才是不是在骂我?我听见了,你说萧婵无礼爱计较,不如丢冷水里浸泡。半死不活那最好,反正也无人知道……曹淮安,你真的好残忍,还好我会浮水,你是泡不死我的。”

曹淮安默念了三个来回,已如佛一般理性,犯不来与她分辨,只抓住了最后一句话,问:“你会浮水?”

仔细想想,她好像确实会浮水。他跳下去相救时,她已经冒出头来了。

哦,也就是说自己当时就是猴子救月了。

萧婵十分傲气,回道:“是啊,你知道怎么扎猛子吗?首先,四梢的筋骨活动一番,然后把气一屏,头往下一扎,会溅起水花,一定要快、准、狠!”

她说完,还问了一句:“学会了吗?”

曹淮安:“……”

合得他就不该问小瓮精问题。

小瓮精,一根筋,脑不清,耳不灵。

【瓮精就是酒鬼的意思小瓮精,就是小酒鬼啦】

在等解酲汤来时,萧婵想一出是一出,又撩起裙摆把那鞋袜一一褪净,烛光之下双弯赤露,尽显小巧白净。

“啊我要洗脚,方才被蛇碰着了,怪恶心。”

“等你酒劲过了就要沐浴了,再忍忍。”

曹淮安拿起衣裳裹住双弯,生怕她着凉。

“可是脚要用香草洗,否则蛇的味道残留着,还是会招惹其它蛇的。”她拉尾腔说着,“它们的味道可难闻了,冷腥冷腥的,尤其是张开口时,就觉得好似有冷风劈面吹来……”

曹淮安管她提什么,只一昧的答应,好不容易支糊过去了,她东摸摸西摸摸,从袖口摸出两个羌桃。

“啊,对了,母亲说凡事都要讲礼尚往来。你今晚给我开了这么多羌桃,我也给你开一个可好?”

曹淮安不迭阻止,萧婵已把一刻羌桃塞到牙边,两排瓠犀齿上下相合,圆溜溜的羌桃立即碎成两瓣。曹淮安嘴角抽搦不止,拿过来看,碎核上湿润润的,还有一点红色,显然是她的香唾与口脂。

萧婵匹手夺过挑出果rou,放到他嘴巴。

“你快吃,你不吃我就扔了。”

曹淮安只好张口吃下,咀嚼之际,听“咔嚓”一声,她笑眯眯的又开了一个,只不过今回碎核刮过根龈,齿衄了。

萧婵齿吃痛,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下来。

曹淮安拿着指腹帮她擦去粉泪,语气中带着愉悦,“嗯?尖牙利齿?”

他说完,萧婵哭得更利害了。

两眼流多少泪,曹淮安就擦了多少。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都多大了还哭。”

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得。

“可是好疼……嘴巴疼,嘶——肚子疼。”

腹部也生疼,丫裆处蹷然有热流涌出,此时并膝而坐,仍不止,也不知是食过饱还是别的,哕逆之感自脐冲至喉间,若吐若下,腹肠绞痛难忍,腰膂酸涩。

“砰”的一下,萧婵直直眠倒在塌上,口出酸吟不断……

【所以女主为什么肚子会痛呢?】

【终于有人说女主作了,有点开心是怎么回事?估计后面不会像前面辣么“不听话”了吧。】

第十八章女子姅变<【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十八章女子姅变

曹淮安准备的一番措辞宛转成一句“怎么回事”?

萧婵面尘脱色,在榻上疼得直打滚。

曹淮安若影若无中嗅到一丝血腥味儿,看向丫裆处,不想竟有血迹,他不知为何,只是卷舌不语。

缳娘自始至终都在门外窥瞰,闻屋中动静,想也不想就排闼直入。

萧婵一见缳娘如见母,哽咽道:“缳娘,肚子好疼……好疼啊,我方才一定是被蛇给咬了,现在毒开始发作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缳娘本是满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