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39

分卷阅读39

    她本是村妇,虽嫁给秦伯离做了凤凰,但哪能比眼前胎里红的女子。

“秦夫人身上之香,确实是好闻,可惜秦姑娘却是腐朽之味,令人欲呕。”萧婵说着捉鼻回屋,自己浑身脏兮兮粘嗒嗒的,恨不能立即濯香泉。

缳娘忍了许久,扶着萧婵行至门前时忽而拗项道:“确实是秦姑娘之幸,若非翁主今日情怀乐,不想分金掰两的,否则,定让她摔个十来回,摔得头破面舋。”

后来缳娘告诉她,这秦妚曾向萧安谷抛枝。但萧安谷只看了一眼画像,便道:“此女子好丑之心太明,表面上是娇娇弱弱爱哭天抹泪的人,其实是棉里藏针,不可娶为妻,娶妻当娶那东街上的豆腐西施。”

萧安谷一席话不知怎得传入了秦妚耳里,收到爱慕男子的月旦评,在闺房里整整哭了数日,哭得两目如红桃一般。

然后秦妚单方面就与萧氏构隙。

然后萧婵就被欺负了。

后来萧安谷知晓此事后,十二分痛心,道:“meimei欺吾十余年,吾不敢欺她一日,竟不想如今被一蠢女所欺!”

萧婵不好记仇,但对秦妚,听一回名字就更生厌恶一分。

【女二出现啦,放心,和男主没有半点关系】

【女主是过敏了,古代没有过敏的说法,所以觉得花藓是比较接近过敏症状的,或者说是丹毒,但听起来像中毒2333】

第二十一章刁蛮成性(200加更)<【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二十一章刁蛮成性(200加更)

这些时日她情怀恶,不时肆怒,看谁谁不顺眼,缳娘说来女子来庚信时容易怒火攻心,前一刻喜眉笑眼后一刻柳眉剔竖是希松的事儿。

一月一回,要习惯。

才把秦妚的婢女赶出去,烦人的曹淮安又来,萧婵转过身,拿着蹙眉怨眼觑他,道:“说,你今日去哪儿了?”

曹淮安俏声道:“右扶风邀我去府中小叙片刻,你今日身子如何?”

缳娘说了,这时候说话要柔声怡色,切勿波波急急露不奈。哪知萧婵一听他去了右扶风府上,撑起半边身子,以横波微顾,气昂昂的说道:“你竟然去了秦府,你以后不许去,不许你问为何,反正不许再去了……快说你是不是见到了?”

“见到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右扶风的掌中明珠见到了吧,你一定见到了。”

曹淮安想反驳,萧婵却不留口的自言自语道:

“君家身上都是花香,是不是还喝了她亲手把盏了吧,真是口福不浅。”

“也是,秦姑娘是姑射飞仙,礼数雍容,琴棋书画无不工习,不似我无半点闺阁情致。”

“我总归是二归女,在众人眼里就是一介残花败柳,哪能比得上娇花嫩蕊。残花败柳也罢,还质弱不堪,调皮无赛且脾性极差,眼界且窄狭,好食又贪酒……”

说着泪掉软颊。

眉睫之人伤心透了,否则不会给自己月旦评。曹淮安听到耳里,觉得她说的话甚是发松,遂趁脚跷道:“嗯,还蛮不讲理呢。”

“才没有。”萧婵反袖抹泪,驳道,“是你们的’理’与我的’理’见解不同。”

“是了,”曹淮安附和着点首,“凡从夫人口中道出的都是颠扑不磨的话,我哪敢反驳呢。”

萧婵不说话了,沉思默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蛮不讲理。

萧婵自认为自己是讲道理的,只是性子有一丁点儿波波急急,就只是一丁点儿。

曹淮安闻了闻自己的衣裳,恒笑不言,果真处处花香,想了想褪去外衣丢到一旁。萧婵还在沉思默想,曹淮安摸着乌泽秀发,与她细细剖豁。

“右扶风府上满是花香,难免会仆缘到衣上,夫人且都说秦姑娘是明珠,礼数纤合,怎会为男子把盏?不过夫人说的不错,府上的酒挺可口。”

坐久了,腰肢有些酸涩,萧婵复躺回塌上,眼珠不着痕迹溜了一圈,揣摩他说的话似乎并无道理。

右扶风虽疼秦妚,但在治家綦严,错了就是错了,无理可诉。当时秦妚作恶的事情,愣是当面折她过,罚她一日不许吃饭。

秦家不似父亲那般狎溺自己,抛头露面又为男子把盏的事万万不可能的。萧婵心若水落归漕,她看着曹淮安,幽幽说道:“哦……真没见到?那你白去一趟了,多少人眼巴巴想见一面秦姑娘呢。”

萧婵容貌本就殆无比伦,如今还用摄人的水眼山眉胶在他脸上,曹淮安意乱心忙,色念复萌,他想弥补高烧银烛下未完成的事情:解其衣裙侵其嫩体,把一根炙热通通送入,与她来一场被翻红浪……

红粉青娥世间比然,而她不独美丽,更是从内力流露出的一股十足的灵气,比美貌更勾人,否则自己两年前见到她时,怎么会心慌慌与手无足措。

曹淮安想入非非,萧婵可不会让他出神,一直捽袖问他可否悔恨没有看到秦妚。曹淮安咽下津唾,轻抹未干的檀痕,道:“我倒也听说,许多人想见夫人一面呢。”

萧婵拍开他的手,道:“唔……我在荆州时都常常出门,他们看腻,反都习以为常。而且我和市肆的摊主都是相熟的,偶尔买东西,还便宜不少呢。”

虽从缳娘口中知晓萧婵在荆州无拘无束,但成日抛头露面,与人打交道,曹淮安倒是没想过。

他还是那句话,道:“江陵侯心也真大。”

提到荆州,萧婵话也多起来,搭抗着头和他絮搭:

“阿兄在旁有何惧?我阿兄文武双全,整个江陵除了华老头,恐没人是他的对手。诶,华老头说他是并州人呢,不知能不能遇见他老人家。”

“你可知道这华老头能文能武,博通洽识,又能通星卜卦,是一奇人也。”

华老头叫华魁,原先是个写书之人,因他有泉石膏肓,烟霞固疾,写得多数是有关山水之情,草木之趣,不少人看了他的书后也去那些山水地探究一番,凡去之人,无不称赞,所以他的书深受大家的热捧,也入了萧瑜青眼。后来华魁就成了萧安谷之师,不分昼夜亲自课读,不想此人功夫也了得,萧瑜与他交手,十有九回是输的,还有一回是惨败。

”但华老头总爱对我念念叨叨的,责我贪玩愆滞了阿兄课业,可在背后又夸我,说我这个丫头机灵得很,就和我阿父一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