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58

分卷阅读58

    她生气啊。

左思右想几番,萧安谷回道:“茑茑好眼力,你看他四肢建达,眼神颇阴狠,但是,阿兄觉得,他左手边的男子看似孱肌易摧,可经心他之手,筋骨凸耸,面容不刚不柔恰到好处,应当是最好的。”

磕磕绊绊说着,萧安谷一壁厢看萧婵的反应,只见她眉头收放自如,时而附和着点首,话说讫了,也没露一掐怒容,他才敢吐口气。

萧婵听了萧安谷的话,“嗯”了几声,眼儿溜了几溜,忽而拚掌笑道:“谢谢阿兄。”

说完,起身跑进台下百姓聚汇的地方,掷下一枚黄白物,因为不知其名,只能指着萧安谷所说的那人道:“我……我赌他赢。”

赌主道:“翁主所说的那人是张典将军的人,叫吕晁,暂时是这六人里最末的,翁主可是想好了?”

十三年前那场射礼,张典是上射中的摽冠,获得萧三飞的赏识,从一介护卫最后成了一名将军。

萧婵放眉一粲,道:“就他就他,赌注都下了,没有悔改的说法。”

吕晁一副白净之色,押他赢的人不满十指,可当萧婵毫不犹豫的一押,未下注的人转相模习,纷纷押在吕晁身上。

赌主五中窃喜万分:今日可要赚大了。

萧安谷看着台下,抚胸一叹,原来自己是白cao心她的感受了,他的阿妹就是个没有良心的人,明明不缺钱财,还偏偏好博。

唉,好赌啊。

窦成章又将此事嘿记:少君好赌。

标题就是好赌的意思。

【还有1章就回凉州了,因为没忍住,把射礼的过程写了写】

【有人问男主c不c的问题……男主没有女主只会孤独终老,女二搅局什么的不存在……】

第三十三章玲珑多怪<【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三十三章玲珑多怪

离射礼还有一个时辰时,萧婵又被将军张典请回庭台上。

萧婵不情不愿的回了庭台,坐了一会儿,外王父尤厉赶来了。萧婵不乐情绪一扫而空,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蹦到他身边,言语甜净,左一句外王父右一句外王父。

萧婵儿时就喜欢不顾轻重的扑来,如今身量都高了,尤厉近八十岁的老骨头招架不住她热情。才蹦跶了一会,尤厉忙说骨头要碎了,萧婵这才收敛了些,弓身绕到后面为外王父按摩,还问舅舅为何没来。

萧婵就粘在尤厉身边,半步不离,萧安谷未能与外王父说上一个字。

合得兄妹二人的外王父就只是她一人的外王父了。

萧安谷在自家无地位,在尤厉那处更是无立锥之地,凡是好玩的,好吃的,都只有萧婵的份儿,他只能涎着脸看着。

听到萧婵问起舅舅尤常,萧安谷冷不丁的吃酣了。

要说萧婵在四岁之前,还是个乖巧可人的小姑娘,懂得收敛,但自从四岁那年去扬州待了小半年,再回来就变成了跋扈的小姑娘。

萧婵说舅舅尤常总趁外王父不再时来欺,忍气吞声不是办法,只能以暴制暴。

于是每回舅侄展觑,少不了一场你争我打。

尤常并不是讨厌萧婵,反倒喜欢的不得了,粉妆玉琢的小姑娘,怎么能讨厌得起来。

萧婵是来逭暑的,府上最凉快的地方,就是尤常的南院。

尤常也不琢磨,当即就把南院让了,还亲自去城门接小姑娘入府。

既然这般喜欢萧婵,又为何要欺负她呢。

尤常也是万不得已,第个个人都温柔似水的宠着,自己也这般宠的话,保不齐小姑娘一抹眼就把他忘了,这是得不偿失。

于是尤常就换了种方式,天天欺负她,看她眼泪出来了先是仰天大笑三声才去哄。

说欺负也算不得欺负,尤常是这般认为的。

不就是头乱她的头发,推倒她堆好的东西……

如此而已。

自己欺负,那是拿着分寸的,别人欺负,那就不一定了。

尤常有个嬖妾,叫做小柳。她生得美艳无匹,但脑子里只有一根筋儿,横着胆,也学他欺负萧婵,常常是百般刁难。

萧婵那时还不懂得状告,就躲在房里闷声哭泣,受了泼大的委屈,自然是睡不稳,食逆口,不久就嚷着说想兄长想父亲,吵着要回江陵。

尤常不知就里,前几日还说要在此过五岁的生辰,他连礼物都备好了,怎么就说要走了呢?但第二日,他便知道了。

尤常亲眼看到那位美艳无匹的小柳用尖长的利爪指着萧婵的额头,涂得红不楞登的嘴巴直吐恶言。

萧婵埋头剔指,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好不可怜。尤常见状,气得嘴乌目吐,一个箭步往前,抱起哭得岔气的小姑娘,然后抬脚把小柳踢进了池中。

小柳在池里冒了几冒,好不容易爬上来就被赶出了府。

尤常语重心长的告诉萧婵,若受人欺负了一定要说出来。

萧婵泫然欲泣,挦着舅舅的头发点点头,转头就把自己受舅舅欺负的事情告诉了外王父。

当晚,尤常讨来了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

萧安谷听到这些事情,亦是气得火冒三丈,他捧在手心尖的姑娘,却被人欺负。

萧婵额上有一个淡淡月牙痕,就是那个小柳留下来的。

但既是如此,萧婵似乎很喜欢舅舅,分别的时候两眼泪汪汪,嘴里说着舍不得,还问他愿不愿意到江陵避寒。

直到射礼开始,在乐头上的萧婵才乖乖坐回到位置上。

鼓一敲,射礼开始。

武长青被萧瑜任为司正,在庭下盥洗后持觯直行,朝四方作揖,而后整顿一番面容才升庭言祝词。

萧婵一直盯着武长青看,文质彬彬的模样,她有些不习惯。

【司正:监礼者,指挥者(大概就是主持人吧)担任这个的是三好学生,武长青从小就是坏孩子,所以萧婵很吃惊】

【持觯直行:举着酒杯,脚下走直线】

持觯之礼做完,司射将那参赛的六人结耦,分为上、中、下三耦,每一耦为两人,各为上射与下射。

【结耦:结队的意思】

【上、中、下耦:三队,一对两人,一对里的两人分为上射和下射,就是分前后射箭】

张钱步为上耦下射,吕晁为下耦上射。结耦之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