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0

分卷阅读60

    有一事,窦成章不知该写还是不该写,写了便是背约少君,不写却是调诐了主公。

事情是这样的。

萧安谷过完二十七岁生辰后,离回凉州也只有十日了。

窦成章已整装待发,到了第二日,萧婵却邀他到渚宫亭中小叙。窦成章不敢不从,到了亭中只有略施粉黛的少君,什么婢女侍卫皆无一掐人影,连前先引他来亭中的侍卫也悄然离去。

气氛怪异,窦成章畏葸不前,腾步闪至树后,露出一只眼睛偷觑,却正好遘上萧婵顿颔示礼,目指他前来坐下。

碍于主臣之礼,窦成章顶着发麻的头皮过去。

萧婵亲手斟一杯茶送去,用不凉不酸辞气说道:“豆浆军先喝口茶水清喉,待会我有许多事情想问。”

她周遭冷气砭人,窦成章憋得耳赤脸紫,双手颤笃笃地接过,一口饮尽热茶,肺腑暖热,不知是吓的还是热的,背上额上还有四肢都涔出汗来。

“豆浆军,接下来我问什么,你只回是或不是。“

【文里的几句话都是用了礼记.射礼原文的话】

【当然,射礼的目被我改了……】

最近收到的评论都说…有点古,往后写完我会让朋友给改改的,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啊。

虽然知道大家想看小日常,可还是想放上来,这章断断续续的写了好多天了,最后还是删删改改,把最主要的保留了,很快就有rou了,下一章就是,后面连续几章都是了,大rou小roupy和虐rou.....rou吃完就是剧情,剧情之后又是rou...

第三十四章误归期【加更】<【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三十四章误归期【加更】

【之前说的加更今晚0点来不及更大概早上8点......是一章马上py的.....前期rou】

窦成章眼皮跳了跳,只见萧婵垂眸,微露皓齿出言问道,“明日是不是该回凉州了。”

“是……”

“那大家来荆州时是不是提前了两日?”

“那来回一趟是不是剩了四日路程?”

“他是不是不知道?”

他,指的便是曹淮安。

曹淮安给她算好了路程,从上党郡到江陵,约么十三日,归宁二十六日,若她去了扬州外王父哪儿,从丹阳到并州又需多上三日,也就是十六日……粗粗算下来,回到凉州正好是七月中旬……但现在她提前到了江陵,且他又不知,不就能多呆上四日了?

“主公……”窦成章顿时认透她在打何主意,开口就要搬出主公所说,口中言语愣是被一个眼神给瞪进了肚中,只能诺诺的说个“是”字。

萧婵拄着下颌,敛去睅目换上乖净的笑容,道:“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可以多呆四日?”

“这……主公他……定有确限……”

来之前主公明确说了一日都不可以多待,就怕萧婵一再延捱,到时候拿她完全没办法,甚至会落入圈套之中。

萧婵言语辩畅,让人无言辞去驳,窦成章不知该如何回,两下里熬熬汲汲,双手在膝上不停地抓挠。萧婵亲劳玉手给他倒了杯热茶,道:“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豆浆军你说是不是?你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怪罪下来我就将错引到自己身上,绝不会让将军受责的。”

“标下不敢。”

窦成章脸色大变。即使真错在少君身上,他堂堂一介男儿也不能让一个弱女子担不是。

弱女子……少君也算得上是弱女子罢?

女子姑且算得上。

“那我可多呆四日吗?不多不少,就四日。”萧婵伸出如笋般青葱的指头,窦成章未经意看了一眼,自觉逾礼,忙沁下头,将眼定于鼻端,默默的不对一词。

待他眼慢,萧婵笋尖沾点杯中茶水,抹在眼眦下,三两下就成了溢眶而下的泪水,她捂住口鼻,眉黛蒙蒙愁愁,蓄意用嗡鼻声说道:“我还有许多话还没能与阿父阿母说呢……才团圆了几日又要走了,下回回来,也不知是何年马月……唉。”

窦成章世不曾见过女子委屈掉泪的模样,心下慌乱不已,脱口道:“那只能多待四日,四日之后……就得走了。”

方才沁头抹眦的人眉眼一展,口角始粲,褰衣起身,匆匆道一句“多谢豆浆军”,便往兔苑跑去。

看着蹦哒的俏影,窦成章心里暗问:少君可是不喜凉州?故不愿回去?主公若知道,可是会伤透了心罢?

想着自斟了一杯茶,慢慢饮净。

对于此事,窦成章捻眉想了许久,想得鼻凹皆是小汗珠,还是决定不记下来,等主公哪日心情不错时,再亲口告知为好。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是少君自己说漏嘴的。

萧婵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勾留四日之后,不需窦成章提醒就乖乖的回凉州了。萧婵自与家人辞行后,哭得得两眼肿肿,鼻头红红,茶饭不思,再加上宿水餐风,一路上病病怏怏的,rou眼可见的销铄几分

窦成章先将此事记下来后,心口思量,照着情头下去,到了凉州,好好的一个人就是一具白骨了,到时候主公又要唯他是问了,可左想右想也没有法子。

多亏缳娘时时宽慰和哄骗着,终于在第三日时,萧婵恍然解颐,能吃能睡,精神复故乳如初。

窦成章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握管写道:少君忧三日始解颐。

这焦月是昼长夜短,是令人难耐的张火伞时节,只有晚上有些许嫩凉。

萧婵无时无刻手都握一个黑津津的滑腻腻的辟暑犀,身子像颗蔫烟的瓜,烟妥妥的依在车壁上。

接连不断受着炎蒸的折磨,没几日精神复罔罔,但却没有张口抱怨一句。她自知在马车内,可比外头徒步或骑马的将士凉快万分,遂渴暍了也不提,头昏也不说,窦成章也不知,故一路上没有止武一刻。

渐渐的,萧婵觉得目涩喉干,粘汗狂流,胸闷气喘,臀下如坐甑……

然后就懵然中暍了……

窦成章得此消息,不禁目瞪口呆:少君这体性,可是瓷做的?

于是他又握管写下:少君受暑,真乃如瓷一般的体性,碰易碎,不碰却自碎,让人罔知所措。

缳娘见多不怪,取出一贴药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