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4

分卷阅读64

    意加了力道,还惩罚似的往上一拔。

“嗯啊……疼啊……”男子与女子疼感不同,尤其是萧婵,她细皮嫩rou的,粗粗加了些气力便粉泪承睫,轻呼一声疼。

打了一巴掌给一颗糖,曹淮安指点触乳端,道:“你倒也知道疼!”

萧婵瞟了一眼曹淮安的胸乳,左边有些红肿,左右不同,她又起了坏心思:捻他右乳。手才然伸出,便被扣住了。

曹淮安道:“夫人还想捏?”

心思被人拆穿,萧婵作张作致地露出兴味索然的模样,道:“那个……我……不想要了,好累了,也有些饿了……”

才抽插了百来下而已,味未了,欲未释,曹淮安哪会放过她,膫子在xue里时轻时重的捣弄,还用手捻珠核。

“真的不要了……嗯哼……”

“谎话精。”

萧婵在双重攻击下魂魄升天,xue儿不禁锁紧,而后泌出了一股热流,让里头愈加顺畅温热。萧婵逞下脸,欲哭无泪,曹淮安还热攒攒地吻她软颊,笑不唧儿道:“夫人是不是也很想我了,只是不愿说。”

“没有……”萧婵两手推着他肩膊,不知瞧见了什么,拨去羞容,“扑哧”一声,绽开笑靥,增其美艳。

曹淮安直起身,一掌往她腰间索趣,问:“嗯?夫人为何发笑。”

竟在这档口分神,他有些好奇了。

腰间生痒,萧婵盈盈喘笑,身子闪闪缩缩的,“我只是在笑君家原来也是一副白嫩嫩的皮囊。且看脖子往下之躯,较之脸上,可是一身白rou,以前必定也是个白嫩男子。”说着,还拿指尖摸他喉,“不过黑黝黝的肌肤,倒是更适合君家,君家以后把脸罩住,身子多晒晒罢。”

那道肤色分界线迫着,方才将手推他肩膊时,衬得她肌肤格外白皙。曹淮安听后,妥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胚,正如她所说,真乃黑白判判。

曹淮安喜她含颦带笑无羞色,又恼她分神想别的东西,于是猛撞了一下,把姿质瞧觑,二指伸到交合处一捻。

“嗯啊……”

萧婵低吟着,听得曹淮安喉咙干得冒烟,不禁咽了咽口水,“夫人不是喜欢傅粉郎君?”

萧婵拿眼梢踅他,鼻息微微的说道:“我自然是喜欢的啊……”

细皮嫩rou的男子羞涩时两颊泛红,可视得一清二楚,就像窦成章一样,也好欺负。

随口一句喜欢,曹淮安便吃酣,一气之下他抽出膫子,用顶端在淡红的缝里上擦下磨,萧婵心痒难耐,扭起了腰肢。

儿马再安静,曹淮安也不能尽兴,小小一处地方,怎能大展他的武艺,索性往地下一跃,扯下外衣披在了地上,然后将萧婵抱下,轻轻放在地上。

萧婵躺在地上全身发紧,曹淮安掰开两股,剥开翕翕然的瓣儿再次送入膫子。

儿马识相离去,到溪边饮水去了。

没根捣了百来下,曹淮安犹不觉累,折起玉腿,双手抱腮臀,从“丹xue凤游”之姿转成“临坛竹”之势,此番姿势,每一次插入似乎要贯透xue儿。

萧婵一双的砾透亮的眸子渐渐变得朦胧迷离,最后粉面通红,闭目受用,模样也是有几分情趣。

因吃酣,曹淮安一改往常的温柔,膫如摧花般的捣弄xue儿,手如搋面般揉搓乳儿,嘴如哜汁般吮吸粉颈,各类声响响成一片,不绝于耳。萧婵刚捱不住,抵住他的耻骨,只道:“慢些……嗯……慢些啊……”

曹淮安凑近头,哑声道:“cao哭你哦……”

糙话逼耳,萧婵忽地白腹一收一缩,四肢瘫软,一声长喘,汩汩春水缘股而下。曹淮安愣住了,垂垂止了动作,看了看交合之处,湿哒哒的,连下方的衣服都有了水渍。

萧婵罔知所措,便微泣起来。

曹淮安含笑看着她,道:“嗯……第一次……”

第一次因他的逗弄而来了潮水,他继续抽动了百余下,最后抵在深处松了精关。

翻云覆雨之后,萧婵冰肌稍暖和,还粘煎着香汗,不远处有溪水,曹淮安抱着她到溪次边清理,他摅下一块干净的布,沾湿之后把一具白rou从头至尾擦了一遍。

佳人泣声未绝,泪吊腮边,鼻头都哭红了,只因为方才一句糙话。这下轮到曹淮安不知所措了,初风头水吐糙话却惹佳人不快,他非是蓄意的啊。

“莫哭了,你再哭,可是遂了我意。”

是了,他说要弄哭她,若还哭就是遂他意。萧婵啮唇止泣,尽平生气往曹淮安胸膛上抓出无道指痕,可他皮糙rou厚,没有半掐痛觉。

萧婵披着外衣坐在岩石上,腿心红红肿肿的,方才的酥麻感还在,有些奇妙……

曹淮安落下的衣物发簪一样不少的都拾了回来。两人相向穿衣,男子服饰简单,三两下便穿戴齐整,女子服饰繁琐,单是一件心衣都穿了许久。

曹淮安穿好衣服之后也不看她,自顾到溪次站着。萧婵拾掇讫了,看着那抹背影心里又生了气,于是迈着凌波微步至他身后,脚照准尻骨一抬,把他踹进了齐腰的溪水里。

“去死吧。”

【啪前一掐啪后一踹】

【rou的订阅好高--我的剧情扑街.....】

第三十九章现人彘<【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三十九章现人彘

萧婵看他在溪水里狼狈的模样,掩面笑出了声。曹淮安还在回味方才之事,一个眼错不见,也没谙乎萧婵会给他来这么一脚。

狗急了跳墙,若佳人急了,可以把一具登登笃笃的身子轻而易举地踹到溪里。

曹淮安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她笑了,虽抬袖掩面,却不掩春缬余娇,难得喜神回来,他也不去计较这一脚了。

萧婵笑完之后转了一念,兼纵带跳的到踏雪乌骓马旁,打账要丢下曹淮安一人策马离去,脚才踩上铁镫,曹淮安便幽幽说道:“这曾是熐蠡之地,十多年前匈奴荐食凉州,我军与他们在此有几次血战,死了数万将士,皆假瘗于此,所以夫人脚踩的任何一处,都有尸骨,而且此处还有许多……幽阴。”

周遭空气变得冷森森的,砭人肌骨,萧婵起了一身疙瘩,沁着头,心里分辨着曹淮安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十多年前,凉州一地确实被匈奴人荐食,国土如rou被脍截,最后是祖父领甲击退的。那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