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66

分卷阅读66

    的酒香,闻得萧婵馋口流涎,她咽了口唾沫,试探地问道:“好喝吗?”

曹淮安皱着眉头摇首,萧婵见他这副模样,有了底,登时觉得憋闷,她从窎远的荆州一路护着坛酒到凉州,并非为了转开曹淮安的视线,而是想卦卖一番酿酒的才能。

看他的反应,想必是此酒怪味难忍,早知道就让阿兄喝一口了。

“既是这样……那还我罢,我下回再送你别的东西……”

萧婵灰溜溜的要拿回酒坛,曹淮安紧拿着不放,道:“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而我还未言其味如何,夫人怎么就妄下定论?这可我是第二回,喝过如此美妙的酒。”

第一回,是新婚的合卺酒。

听此话,松了口气,萧婵直起腰板子,神气满满,道:“那你分一杯给我尝尝。”

曹淮安没另寻玉杯,而是将自己所用的杯子斟了半杯送过去。萧婵眼里只有酒,没经心这些,接过来分三口饮净。

酸甜适度,喉韵甘美,还想再喝一杯。

“看来我酿酒手艺不赖啊,也不是空有美貌了。”

萧婵如愿以偿的卦卖了一番,接着二人低斟浅酌,尽情对饮。

眼睫之人饮了数杯,兀然自醉,醉眼朦胧,变得娇娇柔柔的,倒把曹淮安的情兴唤醒,他别开眼,yuhuo强压下去,很快又抖上丹田来。

曹淮安肚里落了不少酒,亦有些浅醉,心里边一闪念就伸手将她揽入怀,抱在膝上坐了。膝上之人体态生硬,一双醉眼睖得滴溜圆,举着酒杯不知所措。曹淮安将酒斟满她手中的白玉杯,然后低头将杯中酒呷干,待他呷净那白玉杯也随之落地。

萧婵只把那无处安顿的手抵在胸前,她闭目屏息,心里劈里啪啦乱跳,紧张得腆胸缩颌,浑身都是硬邦邦的,像个木头。

曹淮安不由得一笑,低头将唇覆去,做了几回蜻蜓点水之势,乘着酒气想再深入一些,但门外传来一阵急促促的足音骤然打断了他的想法。

曹淮安离开香唇,萧婵羞得眼神儿左右四顾。

孟魑敲了敲门,道:“主公,并州乐平太守来信,道那河水啮岸,良田俱毁,房屋倾塌,居民死伤无数……这……”

不到万不得已,孟魑也不愿来叨扰主公,还是在金乌落山之后,这时的千金一刻难浼啊……

“知道了。”曹淮安勃勃春兴阑珊,皱起眉寸,将萧婵打抱到榻上拉起被褥盖上,说道:“今晚好好睡觉,等我回来。”

说罢提步就走,萧婵脑子浑噩,出言喊住他,道:“诶……喂……”

曹淮安排住脚步回过腰问道:“怎么了?”

萧婵斜倚在榻上,脸上的薄晕似朝霞,言声在喉中上下酝酿了一忽儿才忸忸怩怩的道:“你方才喝了不少酒……要小心……小心一些……”

萧婵想说:小心脑子昏昏,从马上摔来下来。

一听佳人关心之语,曹淮安登时折步回去,捧起粉颈照着那半开半合檀口猛亲。

曹淮安亲得轻柔,萧婵不经意松齿回应。曹淮安但恨不能继续行事,忽地萧婵嘤咛一声瘫软在榻上,两眼一黑昏睡过去。

第四十一章巧撞红【微】<【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四十一章巧撞红【微】

并州乐平郡是海徼之地,是以常年涛浪不休,风雨不调,偶尔吞几艘来往船只,没几具尸骨深葬海底,已是习以为常之事。

摊上这事的,只能说是时运不佳,天命如此。

海徼之地常有涝灾,现下虽是汛期,但曹淮安每年都让当地太守修坝筑堤,只是几场急雨理不该酿成这般大灾。

里头一定有别的事情。

果不其然,那乐平太守原来是个贪财忘义的小人,修了几年的堤坝却从未生灾,觉得白花花银子付诸东流,废财又耗力,索性就把银两独吞独享。

不修坝则有未形之患。

曹淮安马不停蹄的到了乐平,暂且先解百姓于倒悬,正想寻这为钱财而置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太守问话,但却被告知他昨日被大水冲走,尸首都没留下。曹淮安听了大笑了一声,正好,无需他动手区处。

太守一职无人,徐赤马上派了一名官员去上任。

此人正是徐赤之妻的弟弟——庄问。眼下的并州,除了乐平郡,其余郡城之防务皆有曹氏所管,所谓“亲者执兵”,现在乐平太守一职为空,曹淮安又怎么会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徐赤不信自己连一个凿眼都插不进去。

忙完乐平的事情,曹淮安又被祖母留了一段时日,一直到十一月才回来,那壶属于他的醅酒也被萧婵一天一杯喝得差不多了。

曹淮安不在的时候,萧婵三天两头又往阙上去。

对于少君来阙上观风,守城的守城,揾食的揾食,他们已是见多不怪了。萧婵在阙上常能看到那几名街中子弟滋事,但每每一出现,梁寿必亲自将他们驱散。

萧婵想到了江陵的街卒,其实若能将他们提拔一番并利其骨体强干,往后定能成材的。

萧婵来阙上,一是闷逐心神,来此不过是拔闷,二则是为了宛童。

宛童对梁寿的喜欢只增不减,但不论她如何送秋波、挑眉目、说俏语,梁寿且都是佯打耳睁,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三番两次都是这般,她脸面也挂不住了,哭哭啼啼地问道:“梁将军可因我只是一介臧获,故而是白眼相看?”

梁寿听了,耳根红烫,急嘴急舌道:“姑娘误会。”

“那何故不理睬我?”

“男女有别,多言易惹人风言,且……”

话未落地,宛童忽地跐起脚亲了他一口,她内骨子也是个羞赧之人,亲完之后便匆匆离去,留下窦成章一人在原处凌乱。

萧婵只是窃笑着,看来相处十七年,宛童也学会了撒泼赖皮。

十一月的凉州寒意凛然,宛童亲了梁寿一口,便再也不肯去阙上了,萧婵害冷,能不去阙上吹寒风她也乐得清闲。

凉州比幽州还冷上三分,冷得齿牙不住乱敲肌肤不断生栗,萧婵早已换上了夹绒之褥,寝内的薰笼里烧起了辟寒香,缳娘还为她铺上了氍毹,跣足于地也不会有冷意。

三日前,府中总管洛叔便告诉她,曹淮安将归。

嫁来近一年,萧婵与洛叔没打过几次照面,也没说过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