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71

分卷阅读71

    佳人在身下承欢,曹淮安还是觉得她离自己好远。

她没有对他喊过一声夫君,即使是一同坠落到极乐境界时也没有喊过。

一回都没有。

两人就像一对露水夫妻。

赵方域的事情总有一日会败露,所以在此之前必须笼络萧婵的心,让她全心全意爱上他、仗赖他。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曹淮安忽地捏过萧婵的脸亲了个嘴儿,恶狠狠道:“你若心里没有我,我会刳你心然后把它捏碎。”

但他不知,两人之间的绊脚石除了赵方域,还有一个顾世陵。

【我也不知息肌丸是啥颜色,瞎写写吧。】

第四十四章君糊涂<【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四十四章君糊涂

曹淮安见状,绕到身后去拍抚她后背,对外头一连迭声道:“快将吕舟唤来。”

待哕完,他把人抱到榻上去歇息。

萧婵捽住曹淮安的衣袖,口出酸声控诉:“你竟想谋杀我……还是用此卑鄙的手段,我今日是看透你了,曹淮安!”

曹淮安直道没有,萧婵不听,一直泣诉他的不是,念叨着这不恣,那儿难受,把身上的啾疾都说了一遍:

“我牙疼。”

“我手痒。”

“我头昏。”

“我心痛。”

她脸上汗津津的,脂粉红白分明,惨绿愁红,曹淮安心疼,心想着待会要把出主意的方仁给碎尸万段。

屋内的恶酸味不好闻,缳娘清理了地上的污秽物又将窗子打开散去异味。

吕舟是凉州的医工长,他本在歇息,一听主公急召,履也没着,提着药箱奔来府上,礼行了一半便被曹淮安摆袖打断,“不必多礼,快去看看少君如何。”

帘子已放下,只有一只手露在外。

吕舟伸二指切脉,脉弦紧,隐约是脾胃不和的迹象,但他不敢十二分确认,便问:“能否一察少君容颜?”

曹淮安颔首,揭开半边帘子。吕舟轮眼一看榻中人:

蜷缩而不能正偃,眉头紧皱,两目脱神,脸上汗出如油,状似中毒。

吕舟又问:“可否一探少君肌表?”

“可。”曹淮安回道。

吕舟迅速一探额头,翕翕发热,再探掌心,却冷如冰块。

脉弦紧,脾胃不和,又有手足逆冷之疾,吕舟特意嗅了嗅那碗汤汁,腥味蜇鼻,顿时醒腔个九分。

“主公不必担忧,少君并无大碍。”说着取出一颗药丸递给曹淮安,并叮嘱着七日之内清淡饮食即可。

药丸散发着一股苦涩的气味,曹淮安接过手,如玭珠一般大的药丸萧婵自然咽不下,他便中半拗开。

曹淮安叹了口气,与在榻上昏昏欲睡的人儿说道:“来,把药吃了。”

萧婵看见他便有气,死活不肯张嘴吃,曹淮安只好转交缳娘。不消缳娘开口,萧婵自己张口将药丸吃入,药丸一沾津唾便自化开,还有些酸涩,很快便冲散了喉中的恶心感。

看见她眉头松开曹淮安才舒了口气。

萧婵一眼都不愿见作俑者,抬手便把帘子放下,曹淮安只好随吕舟出去,于半途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吕舟问:“我方才来时,看到厩里竟有一头母牛,敢问主公这是为何?”

曹淮安便把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通,吕舟听后,掀髯哂笑:“主公啊主公,汝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主公且知道少君是南方女子,又怎还把这腥膻湩乳给少君饮?别说是南方女子,就连北方的女子也鲜有饮惯这腥膻之物的。”

北方的人,尤其是西北之地,常把牲畜的湩酪当浆水来饮,曹淮安饮了数十年,自认为满口甜香,怎知萧婵反应会如此大。

“这……我并不知……”他摇头道,“现在倒好,她总嚷嚷我下毒害她,当着我的面都这般,暗地里还不知怎么谩骂我了,唉,我将成为她的怨府……方小子误我也。”

“主公对少君体恤入微,少君心里定是知晓的。”吕舟笑道,“方仁所说也非在诳主公,喝湩乳确实有奇效,可惜少君喝不惯,硬逼着喝只会欲速不达。我有一计,也可达到主公心中所求。”

“先生请讲。”

“将豆子和水而磨,得出的浆水可益肌肤之颜色,缓身体之百沴,自然也可缓少君手足逆冷之疾,其功效不必湩乳差。”

曹淮安恍然大悟,他怎么没想到这个?萧婵喜吃豆腐,那用豆子磨成的浆水自然也爱饮。

“先生所言极是,我这就命人去准备。”

“诶,此浆虽好,还是等五日之后再给少君喝,不可cao之过急,少君才刚哕完,中府胀气,这几日恐都不想吃东西了。”

“好,先生所言,我记下了。”

吕舟看着主公竟露出孩童一般的心性,又道:“主公莫要忘了,还要将磨好的浆水放温后酟上糖啊……“

萧婵吃了药,丝丝两气躺着,吕舟给的药丸只缓了口中的恶心感,一想到那湩乳就有物欲从胃莞倾出。缳娘拿来橙丁解恶心,她一口气吃了许多,但那腥膻就是挥之不去,总觉得连头发也是此味。

方仁得知此事后,吓得目瞪心骇、周身乱颤,曹淮安未先来算账,他已先去请罪。

方仁两膝一跪,说得涕洟流漫/他早失怙恃,数年来脚跟不定,终有寻得安处落脚,可不能就这般被赶走。

曹淮安喜愠不显,出口薄责一番便展袖要他下去,往后将功补过,不可再有过错。方仁一听,忧容易上笑容,抹去涕洟,叩地谢恩。

曹淮安心里挂念佳人,脚步一转去了寝室。

萧婵无所事事把玩辟暑犀,一见到他,两眉一肐揪,将辟暑犀扔去。曹淮安伸手接住,辟暑犀冰凉透肌,吕舟说她有手足逆冷之疾,怎还能用此物?如今落他手里她就休想拿回去。

“你还来干嘛?我已经知道了,那晚腥臭的汤汁是你吩咐的。”

没砸中他,萧婵顾反松了口气,但恼怒还未消。

“唉,我并不知你喝不习惯,看你成天活泼乱跳的,不想是个外刚内脆……”

此话传到萧婵耳里,曹淮安就是在分豁自己的过错,方才就应该把他的头砸出一个血坑。

“我看你是蓄意的……我不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