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高辣小说 - 我眠君且归在线阅读 - 分卷阅读80

分卷阅读80

    一条条红迹,就在她痛得松齿痛呼,曹淮安才停止动作:“好了,这、这药不能入口,你吃东西的时候小心些。”

厥后,一室哑静无声,曹淮安坐下继续看书,萧婵一改往时窘默,或是挨着他坐下一齐看书,或是在他准备捻管写字时给主动研墨铺纸,亦或是唼唼哫哫说些杂话。

曹淮安额筋坟起,脸色涨红,耳听她启莺声,鼻嗅她散灵香,眼看她晃笋指,胯下便想做那事儿……但想到辟暑犀,很快恢复冷面:“你找我,到底有何事?”

萧婵嘴角咧着,喜色发越,先献上软口汤,亲劳玉手给他倒茶:“我兄长要娶妻了,大抵是新年前夕,十二月那样,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曹淮安自然懂,她想在过年前夕回一趟荆州。

曹淮安不语,萧婵等得不耐烦了,便扯他的袖子穷诘:“那你到底同不同意啊,我好写信回我阿兄,不过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兄长大喜之日,怎么可以错过呢……"

曹淮安沉下脸,岔开她的话,道:“你眼里除了你的萧家,还有别人吗?”

对于他莫名的怒火,萧婵有些不明就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嫁给了我,就这么委屈吗?自始自终,可有意识到自己已是曹妇了,已是我妻了?”

与别人眉来眼去,还对别人频频献浅,却对他这个夫君佯佯不睬,这且罢,如今什袭男子赠的辟暑犀,竟然还扯谎说是兄长所送。

此番举止,不啻是给他带上了屎头巾。

“曹淮安,你今日是有病吧,做什么威势相加?”萧婵委屈涌上心头,恼巴巴的骂道。

威势相加?曹淮安阴笑了一声,对她的娇矜习气,他放纵得至矣尽矣了,可她似乎习以为常,日复一日的蹬鼻子上脸。

“我如约,允许你一年归一次,但何时归,由我定。”

“你的意思是不允许?”

萧婵气得彻耳通红,今天在凭白在他这里碰了两回一鼻子灰,她自幼被惯出来的娇性怎么受得来这委屈。想着,眼眶不禁泛酸,眼泪就如断线的珍珠扑簌簌地往下掉,她吸吸鼻子,反袖子抹了把泪:“曹淮安,你个王八蛋,我就算横着也要回去,有本事便杀了我。”

萧婵骂完,把案几上的册子扫落地之后像只无头苍蝇往外跑。

她跑得急,还险些绊了门槛,曹淮安当时就有悔之意,起了身,却没有追去。

啊…明天零点没更新就是凌晨两点多更新。

第五十二章噩梦来【前虐】<【1v1剧情rou】我眠君且归(豆姑梁)|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第五十二章噩梦来【前虐】

【上了一天的课脑袋昏昏,不知道自己在写what,溜了溜了】

曹淮安眼睁睁望着她跑没了影,整个了静止了一会,才慢条斯理的拾起散落的册子,若不是右手受了伤,她定是掫了案几而不是扫落册子。

萧婵跑了几武,蓄意放缓了脚步,以为曹淮安会追过来,眼梢一溜,后头却无人影。

没有追过来啊……

想到此心里烫烫的,委屈和潮水一般涌到胸腔里,她重新落了几滴粉泪才回到寝室。

缳娘和宛童都不在,萧婵舒了口气,她可不想让缳娘知道自己为这点小事哭得噎声噎气的。哭了一场两目有些酸胀,萧婵将帕子沾湿叠成条状熨在眼皮上,湿热舒缓了酸胀感。

室里似乎残留着浓情的气息,昨日曹淮安在榻上与她咬耳说着yin语俏言,采透了她的花蕊,不过一日,便革了脸面数落她的不是,萧婵觉得味道蛰鼻,抓了一把生龙脑丢进香炉,晃了晃脑袋,不再费神想曹淮安。

生龙脑散的清香沁入鼻端,遮住了浓情的气息,也唤来了困意,萧婵打了两个呵欠,伏枕即眠。

短暂的一场小眠,她接连做了几场梦,先梦见了儿时那条缠身的逆鳞巨蛇,巨蛇忽的变成一个妇人,容貌与她逼肖,妇人看着她,忽而甜淡一笑,道:“婵儿要乖些。”

梦境一转,又是那个看不清容貌自斩臂膀的男子,男子斩臂之后朝着她颤声道:“茑茑,快些走……”

叫她的乳名?

是阿兄吗?

那日闹了不愉快之后,曹淮安收拾行装往营场练兵去了,一呆就是十来天。营场将士过得胆战心惊,他们心里苦,苦不堪言。

曹淮安心血来潮时会让将士作牵钩之戏,输的一方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嗔詈:“区区几人都赢不了,上了战场,你们的能挥得动刀枪吗?一群废物。”

然后被骂“废物”的一方,就要一遍又一遍翻过营场后方那座望不到顶的山,这是在打熬身子,翻了一日的山,次日两腿酸得登东厕都蹲不下去。

主公喜怒无常,孟魑急得团团转,一直琢磨让主公熄雷霆的法子,但想了半日也没有一点头绪。

周老先生早就看明白了,曹淮安乃是室于怒而市于色,他看着急得团团转的孟魑,非难地一笑,捋着打绺儿的胡子,道:“将军待会儿听老夫说到‘匕首’,便把匕首送上,切记不可快,不可慢,主公若说要扔掉,将军听令便是了。”

孟魑没问为何,只顾点头。

周老先生又让孟魑将鞍韂齐备的马儿拴在营帐外,小兵见人来欲打通报,却被孟魑一个恶狠狠的眼神阻止。曹淮安正摆弄一把残旧不堪的伞,忽然耳听到周老先生的声音,忙把伞藏在身后,随手拿起案上的册子翻起来。

“少君自幼便是坏脾性,如今倒是收敛了许多,主公莫与她计较。”

周老先生说完一席话后微微弯腰打上一躬,曹淮安听了这话莫名的忆起萧婵曾提起的一个人,目光一抬,下死眼的盯着周老先生,问:“先生可知,华魁吗?”

“不知,主公为何相问?”

周老先生仍是含笑面庞,心里慌乱不已:失策了,臭丫头什么事儿都往外说。

“没什么,只是曾听少君说过这个叫华魁之人能文能武,博通洽识,又能通星卜卦,倒是与周老先生有些相同,以为是师出同门。”

曹淮安说完继续埋头看册子。

周老先生擦了擦额上的汗,心道:能不相同吗?他可就是那个华魁啊。

好在曹淮安只是随口一问,并不深究,周老先生酝酿了一会儿,使出杀手锏:“主公该回去一趟了,没记错的话,今日是少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